【上報人物】佳士得、鴻禧美術館都要他 來自UK的中國古瓷大師史彬士(上)

陳德愉
上報

專藏中國文物擁有3萬多件藏品的鴻禧美術館,素有「台北小故宮」之稱,美術館館長史彬士,是位來自英國的古董鑑賞專家。他告訴我,自己離開家鄉,來台灣工作已經30年了,「我本來一直以為,退休後會回到故鄉。」不過,就在退休前,他改變了主意,「2年前我決定,我要終老在台灣了。」史彬士說。

卸下館長、研究員的職務後,史彬士現在在鴻禧美術館擔任顧問,我去訪問他的下午時段,本來是他學習太極的時間,史彬士雖然接受採訪沒時間上課,不過,仍然很有禮貌地起身送老師出去,「我學一段時間了。」他笑著說,一派紳士風度。

1979年,史彬士第一次踏上這個小島,那時候,台北還是一個充滿農村氣息的小城市。這位在國際拍賣界享有盛名,於中國古董鑑賞已有48年資歷的西方人,完全料想不到,自己最後竟愛上這個小島,終老於此了。

下午約訪史彬士,恰逢他學習太極的時段,但他保有紳士風度笑說,「我學一段時間了。」(張哲偉攝)

史彬士告訴我,他是怎麼樣來到台灣的。

「常有人問我說,你必定是年輕時愛上中國文化了吧?」他笑著說,「但是,我的回答是,我是憑著單純的機緣與好運,一連串的巧合讓我接近到這個領域。」

化學組轉攻土地經濟 再變身中國瓷器達人

史彬士高中時想要成為科學家,所以進入英國杜倫大學主修化學,不過,他的家族在英格蘭中部經營土地及拍賣生意,所以在長輩們的要求下,他轉學到劍橋大學研究土地經濟。原本,他以為自己以後會回到家鄉,成為一個土地資產管理人。此時,一個意外的機緣找上他。

史彬士專研「中國CHINA(瓷器)」,曾走訪北京(上圖)及西安(下圖)等地。(史彬士提供)

「那陣子,倫敦佳士得正進行業務擴張,在找新人,佳士得的主席是我叔叔的朋友,便來問我的堂兄,可是他對拍賣毫無興趣,叔叔轉而推薦我進入佳士得。」那時候史彬士以為,這只是一個暫時的工作而已。不多久,佳士得的中國部門有個位置出缺,「對新加入佳士得的成員來說,最困難的,就是進入專業部門。」史彬士說,他雖然對「中國CHINA」毫無研究,但是父親一直有在收藏「瓷器CHINA」,所以他對如何持拿、鑑賞瓷器有一點心得,就憑這一點,他得到了這份在古董拍賣界,所有人夢寐以求的工作。

籌設香港佳士得暴紅 吸引「傳奇」找上門

古董鑑定的第一要件,就是要看得夠多,「佳士得的工作人員都非常專業,我透過持拿文物,以及接受前輩指導,在2、3年間,就有能力辨別、定年、及估價了。」

1973年,史彬士正式成為倫敦佳士得的拍賣官,他告訴我,經常有訪客拜訪佳士得位於倫敦地下室的倉庫,有皇家貴族也有佳士得的VIP。1976年,史彬士擔任倫敦佳士得的主管,開始擴展東亞地區市場,「剛開始是跑日本與香港,接著是台灣及新加坡。」1983年他設立了佳士得香港辦公室,「在富麗華飯店裡,只有我和一個秘書。」他們就這樣迎來第一波亞洲市場的大爆發。

「我們1986年第一次在香港舉辦拍賣會,並在隔年舉辦更大的場次,都非常成功。」「我還記得,在1987年那場拍賣會的前一天晚上11點,當我結束了整天文物檢視的工作回到飯店時,大廳裡還有3組人拿著他們想拍賣的文物在等候我。即使我回到房間,手機仍然響個不停,直到凌晨3點。」

那是史彬士拍賣生意最火熱的時候,甚至傳奇也會找上門來。

史彬士遙想1986年首次在香港舉辦拍賣會,盛況空前,一年比一年成功。(張哲偉攝)

景德鎮13萬件古瓷「5天完售」 轟動收藏界

「1985年,有一次我剛從倫敦飛抵香港,才走進飯店的房間,手機響了,對方是哈查船長,一位專門打撈沉船的專家。」

「他說『別打開你的行李,馬上坐最近的一班飛機到新加坡來。』」

「到了新加坡後,我們坐著小船到一艘停在外海的大船上,他拿出一些瓷器問我『這是什麼年代的?』,我回答『18世紀早期與中期。』。原來,他打撈到一艘載了13萬件中國外銷瓷器、黃金的沉船,這艘船原本是要駛向阿姆斯特丹,卻在1752年因為觸礁而沉沒。」

「雖然這些瓷器是生產於景德鎮,但是多數是於南京出口的,也因此,我建議哈查船長將它命名為『南京號』,這就是它今日被熟知的名稱。」

最後,史彬士完成了這13萬件瓷器及黃金原本的航程,在阿姆斯特丹舉行一連5天的拍賣會,將它們全數拍出,轟動全球收藏界。

史彬士說,在拍賣界那些年從未休過一天假,每天都在工作,連在飛機上也是。(張哲偉攝)

在轟轟烈烈的背後,是史彬士犧牲了自己全部的個人生活,「那些年,我沒有休過一天假,每天都在工作,或是在飛機上。」他尤其受不了香港的生活步調,「太快了。」史彬士說。

1989年移居台灣當館長 破解高仿山寨古董

就在這時候,一位香港的古董商張忠憲帶他來到台灣,並將他介紹給台灣收藏家張添根、張秀政與張益周父子,他們正在籌組一個中國藝術的私人博物館,尋找在藝術市場上有工作經驗的研究員,於是史彬士在1989年搬到台北,進入鴻禧美術館工作。

「我很幸運,早期進入古董拍賣事業,那時候的仿冒品技術沒有現在這麼好,現在的拍賣人員必須接受更大的挑戰。」

許多古董商人告訴他,「江西景德鎮最好的仿冒品,是從1992年開始的。」「在1992年之前,真假是很容易辨識的。」

而且,這30年來,假貨販子的能力也不斷提升,「為了應付假貨氾濫的情況,全世界的買家都非常重視古董文物的來歷。所以現在賣假貨的人,會去拍賣場標下低價的真古董,把標籤取下,貼在他們高價的假古董上,又或者是,在歐洲有許多小型的展售會,他們會去大量買便宜的真古董文物,把標籤貼在他們要賣的假貨上。」,為「假貨」製造「真的履歷」。

鴻禧美術館也到過中國湖北省展覽「物我觀照」(上圖),下圖為史彬士參訪湖北省博物館。(史彬士提供)

有時候,這些販子們在製作假貨上的積極也令人驚嘆,史彬士曾經拿到過一件送來給他鑑定的瓷器,「上面貼滿了標籤。」(接續下集)

【上報人物看更多】●來逛故宮一住30年 古董鑑賞師史彬士要當台灣的老伴(下)●張作驥出獄變暖男 最怕放母親守家孤獨死(上)●家有韓粉爸 斜槓醫師作家林韋地的身分漂流(上)

更多上報內容:

【開箱】冬季限定!7-11 獨家販售超香濃「明治 50% 巧克力雪糕」

《大家論壇》多邊視角:拋棄孤立主義 全球基金可拯救1600萬人

【內幕】中常會通過挺蘇震清案 卓榮泰14日在總統官邸已提議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