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合作組織 中國俄羅斯聯手抗衡美國重要機制的歷史和現狀

·6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用視頻方式參加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第21次會議。
9月17日,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用視頻方式在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第21次會議上講話。

包括中國、俄羅斯、印度、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在內的阿富汗周邊多個鄰國參與的上海合作組織剛剛舉行了成員國元首理事會第21次會議,阿富汗局勢成為會議的重點議題。

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舉行的上合組織峰會上,中國、俄羅斯、印度等國首腦向會議發表了視頻講話。與會各國達成共識,為了地區穩定各國將「推動阿富汗局勢平穩過渡,引導阿富汗搭建廣泛包容的政治架構」。

今年是上海合作組織成立20週年,也是美國入侵阿富汗20週年。巧合的背後,有怎樣的歷史和現狀?

中國因素

上海合作組織於2001年6月15日在上海成立,創始成員國為中國、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六個國家。

上合組織的前身,是中國與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和塔吉克斯坦為解決邊界問題建立的五國元首會晤機制。

上海合作組織自稱,對內遵循「互信、互利、平等、協商,尊重多樣文明、謀求共同發展」的「上海精神」,對外奉行不結盟、不針對其它國家和地區及開放原則。

2017年,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組織成為成員國;現有觀察員國四個:阿富汗、白俄羅斯、伊朗、蒙古國。

2021年9月上合組織啟動了接收伊朗為成員國的程序,另外新增了三個對話伙伴國,使對話伙伴國數量增加至九個:阿塞拜疆、亞美尼亞、柬埔寨、尼泊爾、土耳其、斯里蘭卡、沙特、埃及和卡塔爾。

迄今,上合組織八個成員國領土總面積約3436萬平方公里,超過歐亞大陸面積的五分之三;人口超過30億,佔世界總人口近一半;國內生產總值佔全球20%以上,是世界上最大的區域組織。

另外,在世界擁核國家中,除了中國、俄羅斯這兩個傳統核大國之外,印度、巴基斯坦也開發了核武器,使上合組織有四個擁核國家,佔世界總數的一半。

上合組織也是唯一一個在中國境內成立、以中國城市命名、總部設在中國境內的區域性國際組織。

中俄聯手

上海合作組織成立的2001年年初,美國共和黨總統小布什走馬上任,一方面將中國視為戰略競爭者,表示「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台灣」;另一方面與俄羅斯的關係出現改善的勢頭:小布什與俄羅斯總統普京2001年6月在斯洛文尼亞首次會晤,建立起工作和私人關係。

上海合作組織建立之時也正是美俄關係熱絡之際。因此有觀察人士認為,中國希望上合組織的成立,能夠遏制美國在中亞地區的影響。

正如上海合作組織宗旨所說,除了「維護和保障地區的和平、安全與穩定」;還要「推動建立民主、公正、合理的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不過這一秩序並不是美國主導的秩序。

實際上,美國曾在2005年申請成為觀察員國遭到拒絶。

過去20年來,上合組織成員國數量有所增加、功能在不斷擴大,從最初不被西方和外界重視的一個地區性組織,演變成如今美國撤軍後影響阿富汗局勢的重要國際組織。

9月17日,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第21次會議在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舉行。
9月17日,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第21次會議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舉行。

2017年,在印度和巴基斯坦成為上合組織成員國後,英國謝菲爾德大學政治經濟研究所曾發表美國學者立克·羅登(Rick Rowden)的文章:上海合作組織,你從來沒有聽說過的國際組織(The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the biggest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you've never heard of)。

文章寫道:從最粗略的意義上來說,上海合作組織的核心是以俄羅斯和中國的戰略合議為基礎:俄羅斯有槍 ,而中國有錢。他們攜手,尋求共同主導(英國地緣政治學家)麥金德(Sir Halford John Mackinder)所稱的歐亞非「世界島」。

「隨著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加入,以及土耳其和伊朗的伺機而動,上海合作組織最終可能成為西方必須考慮的力量。」

本次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會議上,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建議與會各國「堅定制度自信,決不接受『教師爺』般頤指氣使的說教」。

上海合作組織的成員國、觀察員國和對話伙伴國中,除了土耳其是北約成員國,其餘各國都不在美國核心盟國範圍之內。而上合組織中牽頭的中、俄兩國,近年來因為都與美國關係緊張,頗有結盟抗美之勢。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國際戰略問題研究員、上海合作組織國家研究中心理事趙鳴文曾撰文表示,從成立開始,上合就宣佈自己不是軍事集團,上合的建立並不針對任何國家和集團,是一個開放的地區性合作組織,但「不可否認,上合所尋求的構建多極、公平合理的世界秩序,與美國希保持其長期主導的原有世界秩序戰略相悖」。

軍事演習

上合組織雖然不是軍事集團,但上合組織自2002年開始至今展開了多次聯合軍事演習。

2002年10月10日至11日,中國邊防部隊和特種部隊參加了在吉爾吉斯斯坦的第一次上合組織反恐軍事演習。這是解放軍首次與外國軍隊舉行反恐演習,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出境演習。

2005年8月,中俄首次舉行聯合軍事演習,此後中國和俄羅斯多次參加以"和平使命"為名的上合組織聯合軍事演習,其中2007年,上合組織所有成員國首次參加聯合軍演。

另外,中國與俄羅斯兩國海軍自2012年開始每年舉行海上軍事演習。

2020年, 美國基辛格事務所常務理事、曾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俄羅斯事務高級主管的托馬斯·格雷厄姆 (Thomas Graham)曾撰文稱:在美國決策者看來,上海合作組織與其說是一個嚴肅的共同決策論壇,不如說是一個「清談俱樂部」, 因為俄羅斯一直努力想將其轉變為一個類似北約的組織,而中國對此加以抵制。

2021年9月17日在杜尚別舉行的上合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會議公布的《二十週年杜尚別宣言》再次表態:不謀求建立政治軍事同盟或超國家經濟一體化組織,但同時「反對通過集團化、意識形態化和對抗性思維解決重大國際和地區問題」。

觀察人士注意到,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決策層對上海合作組織缺乏重視,也使得西方媒體對上合組織的行動缺乏關注。

上合組織舉行峰會之時,正值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簽署防務協議,法國痛失數百億美元潛艇合同的時候。西方輿論聚焦內部矛盾,關心此舉對北約軍事聯盟有何破壞作用,卻忽略了美英澳此舉針對的中國正在聯手俄羅斯與周邊國家商談美國撤軍留下的阿富汗前途問題。

對中國而言,成功化解阿富汗危機對其「一帶一路」的政治意義,應該不是金額可以衡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