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食物、生鮮雜貨能外送,「Gogobar 酒快送」也瞄準懶人、獨居者市場崛起!

·4 分鐘 (閱讀時間)

近年來,台灣外送服務普遍,只要拿起手機滑一滑即可點餐,不用30分鐘,餐點直接送到家門口。但是,你有沒有這種經驗,點了一桌鹹酥雞或是麻辣鍋,卻有種「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的感覺——少了那杯冰涼的啤酒!

酒類販賣在法令上有許多規定,雖然 2016 年政府曾一度想鬆綁法令,開放網路訂酒超商取貨,但被倡議團體以保護兒少族群免受酒害為由喊卡。

不過,山不轉路轉,這也激發新創團隊的創意,Gogobar 酒快送團隊以「外送酒品」媒合服務為商業點子,服務模式為平台在網路上媒合店家和消費者,由店家派專員送酒到府,並審核年齡是否過關,才將酒交到客戶手上,既能遵守法規也能滿足消費者想要線上買酒的需求。

Gogobar酒快送_配送時,會確認購買者的年齡身份
Gogobar酒快送_配送時,會確認購買者的年齡身份

瞄準「懶人」、「獨居」經濟而生的酒類外送市場

事實上,在國外,酒類已經是從雜貨外送裡冒出頭的新星。去年,美國因為疫情限制實體活動,超過 30 州都放寬酒品外帶和外送的規定。數據分析公司 Earnest Research 分析信用卡和轉帳卡交易指出,外送 App 平台上 2020 年的酒類銷售額較前年翻了超過 3 倍。

(延伸閱讀:防疫期間酒吧去不了,「居家喝酒」帶起這些商機

一位 25 歲的美國醫學院學生寶拉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時表示,她在疫情間嘗試訂購酒類外送後,就完全被這個服務黏住了,因為可以買到附近超市找不到的酒款,「總是有庫存」是她變成忠實客的原因。

而各大外送平台,也相中商機搶食這塊市場大餅。Uber 在年初以 11 億美元收購酒類外送公司 Drizly,並計畫未來把 Drizly 整併進自家 App 裡;DoorDash 則與支付業者 Square 合作外送酒類。

在台灣,一手打造「Gogobar 酒快送」的執行長吳志彥認為,外送是未來的趨勢,食品如此、生鮮雜貨也跟上腳步,他已經看到類似的服務在中國市場已然普及,因此欲將其複製到台灣。

Gogobar酒快送_執行長吳志彥(左),技術長李紹傑(右)一起攜手合作
Gogobar酒快送_執行長吳志彥(左),技術長李紹傑(右)一起攜手合作

吳他也觀察到台灣飲酒市場的改變,「原本的市場是,在家裡喝的人佔三成,高達七成的人會出去喝,但這幾年來,變成是四成是在外面,六成在家裡。」也就是說在家裡喝酒的人愈來愈多了。

而酒外送正是瞄準居家飲酒的「懶人經濟」而生的產品,當人們都「懶得出門」時,在平台上有超過 500 種以上酒款供挑選,還可以因應聚會、派對、送禮等場合,提前預約送達時間,打造「即時酒窖」的概念。

另外,吳志彥也提到,現代人愈來愈喜歡「獨處」,如果上酒吧或酒館,免不了要與人社交,使用 Gogobar,把酒送到家,讓不愛熱鬧的人也能在家獨酌。

這次台灣面臨嚴峻疫情,人們居家防疫,加速「外送酒類」的趨勢推進,Gogobar 的業績跟著飆升。根據該公司 5 月份的數據,App 的下載數較同期相比成長了 19%、會員數也約成長 15%,整體營業額則飆漲約 75%。

傳統菸酒專賣店式微,需要外送媒合平台協助轉型

adam-wilson-6UIonphZA5o-unsplash.jpg
adam-wilson-6UIonphZA5o-unsplash.jpg

「我之前看到一個數據,說傳統菸酒專賣店,倒了 400 家,因為他們無法跟上時代轉型,無法與時俱進。」吳志彥說,成立 Gogobar 的目的不完全是為了營利,而是想要幫助整個酒類零售業,踏上轉型之路。

(延伸閱讀:透過螢幕逛酒莊,同時品飲紅酒!「虛擬品酒」會是疫情後日常嗎?

過去,傳統酒類專賣店在連鎖店和超市、便利超商的夾擊下,市場受到嚴重衝擊,吳志彥指出,這些傳統業者大多認為,他們有熟客、有街坊鄰里會捧場,然而面對連鎖店精緻的陳列、專業的介紹,相形見絀。

「這是菸酒專賣店的微利時代。」吳志彥認為,客人會親自上門買酒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店家應該要走出門,去面對客人。不可否認的,店家會因為要付出更多人力成本、平台服務費而減少獲利,但是只要越積極跨出店門,每一次微薄的獲利也能積少成多。

吳志彥認為,Gogobar 透過平台媒合消費者和店家,替傳統酒類零售業者鋪好了轉型的路,就等愈來愈多人踏出這一步與 Gogobar 合作。

未來商務提醒您:禁止酒駕、飲酒過量,有害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