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良馴地走入黑暗》

《不必良馴地走入黑暗》 今天上午十一時,因為Covid 19自美國回台,正在東海擔任客座教授的鋼琴家胡瀞云到我台中家。 她即席演奏了三首音樂。這是其中之一,舒曼寫給妻子克拉拉的「奉獻」。 胡瀞云彈奏醉人的樂曲時,一堆訊息突然湧入,NCC宣布關閉中天電視台。我看了一眼,平靜地放下手機,繼續昤聽,沉醉其中。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e night. 世間變化本無常,窗外的風吹動樹梢,微微搖曳。人不要良馴地把自己推向黑暗。 胡瀞云彈奏李斯特改編1840年舒曼寫給妻子的音樂,那一刻帶著我走回180年前的純真、寂靜。我的心伸入了大樹,隨著風搖曳,好像曾經我們共有的夢,依舊在此相逢。 人,最大的孤單是:沒有音樂。 那些外界的干擾、你不必隨之起舞。 做好自己的事,準備好未來必經的波動,在絕美動人的琴聲中,萬物只是身外之物:萬聲只是耳外之聲。 謎一樣的人生,不到最後,誰又知道真正的答案? 舒曼寫完此曲,「妳是我的快樂,也是我的悲傷」「妳是我的天空,我身在其中」⋯⋯16年後,舒曼尚為盛年,已然過世。 戲劇性的變化,本來就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當下的轉折,過個十年,二十年,回頭再看,可能答案完全不同。 琴弦豈止如雲,在空中飄浮,我的心情竟然完全融入琴聲中,不被打擾。 謝謝胡瀞云如天使般的出現,她是台灣繼陳宏寬之後,第一個在以色列魯賓斯坦鋼琴大賽中差點拿下冠軍🏆的女鋼琴家。2008年,那一年第一名從缺,第二名給了才剛剛從茱莉亞音樂學院畢業的胡瀞云。 琴聲的到來,如海浪,不斷地延續人對生命的期待,舒曼的愛似乎沒有止息,穿越180年的時光,那是愛的記憶,那是愛的燃燒。 那是上天美好的安排,在這個有點特別的日子。 入夜,琴音仍繞樑,祝福自己,祝福同事們,祝福所有人。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e 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