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北京一萬 只怕高雄萬一

劉培柏
中國時報

日前高雄某中學傳出同班同學15人出現上呼吸道感染症狀,有人伴隨有嘔吐。14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表示從其中4人之咽喉拭子檢體驗出鼻病毒,而新冠病毒和流感病毒都為陰性,確診這群學生感染的是鼻病毒,即一般的感冒病毒,然後就結案了。

鼻病毒為人類鼻腔內常在的病毒,致病力極小,常為呼吸道疾病的伴發配角,罕見單獨引發重症。防疫中心對新冠病患常有一採陰,二採陰,三採才陽的病例,而檢驗過程中絕不會另作一般感冒病毒的檢測。若一採新冠陰性,再作鼻病毒或其他一般感冒病毒的檢驗,相信檢出這些病毒的機率很高,難道就可作為其為鼻病毒或一般感冒病毒感染的確診依據嗎?筆者認為防疫中心檢測到鼻病毒,就斷定其為罪首,在新冠疫情仍籠罩的陰影之下,一採就完全排除新冠病毒的可能性,實有商榷的必要。

北京市在本月11日前,已超過50天沒有確診病例,而近4天來卻出現了79例本土病例,這些病例都和當地一家農產品批發市場有關。該市疾控中心由病毒基因全序列分析,發現是來自國外的「歐洲株」。官方已關閉該市場,將對其周遭4.6萬居民進行核酸普篩,並管控北京市人員出入,慎防可能爆發的全國性第二波疫情。中國對此批發市場「群聚感染」事件的處置,能立即有這樣積極大規模的防疫行動,台灣防疫中心實應汗顏。

筆者認為值此新冠疫情仍風聲鶴唳之際,應對高雄15位學生病患「超前部署」,有二採咽喉拭子的準備,同時採集血清作新冠抗體測定,兩周後再採配對血清測定作比對。高雄曾有疫艦染病官兵趴趴走,最近又有很多遠洋漁船返港停泊,更有多件查不到感染源的本土病例,誰能拍胸脯保證社區沒有傳染源呢?不然防疫中心要民眾遵行的防疫新生活運動有啥作用?

鼻病毒所造成的感冒症狀,一般為鼻炎、打噴嚏、眼結膜炎、鼻咽過敏、畏寒、持續2至7天不適,常會自然恢復。罕見發燒,少有咳嗽,或消化道症狀,而沒有致命的病例報告,也少有群聚感染案例發生。由這些學生呈現的症狀,筆者猜測應有其他病原同時感染發病,而非單純的由鼻病毒造成。

北京再度爆發新冠群聚感染,引發國際間的關注。台灣目前仍鎖國,禁止大陸人士入境,由大陸返國的同胞也要居家檢疫,因此這波北京的新疫情應不會直接威脅到台灣。但相對北京的嚴陣以待,防疫中心不願再繼續追蹤研析高雄學生群聚感染事件,可能是為避免防疫成果節外生枝。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防疫中心若真要超前部署,高雄群聚感染事件不應就此草草結案。(作者為前台灣省家畜衛生試驗所所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