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家醜,只怕外揚的國家

·5 分鐘 (閱讀時間)

在西安封城的這段時間中,有很多來自普通人的困苦讓人尤為揪心。這些狀況,我們在兩年前的武漢已經見過很多,在去年的瑞麗也不幸聽聞,不曾想在年末的西安又一次上演。

一個千萬人的大城市,在一刀切的嚴厲措施中,事前無謀劃,事後無補救,導致無數普通人陷入柴米油鹽的困頓,本不該通過網路求助這種情況來解決,但不幸的是,它就是現實。更為不幸的是,這個現實還反芻了一些中國式的魔幻情節。

微博上有三個普通的西安人分別針對買菜難發牢騷,希望大家關注解決。熱心的網友轉發之後,被幾個外媒注意到,相關記者隨即聯繫發帖的網友,希望跟進核實。但無一例外,均遭到拒絕。其中兩個人氣壯山河叫外媒「滾」「走開」,僅有一個人的回復比較客氣,但也極為高亢:

「感謝你們的關注。因為西安的的疫情爆發太過突然,一切工作的統籌協調都需要時間,才會造成買菜困難的問題,現在我們的問題已經差不多得到解決了,有我們黨在,有我們的團結一心,我們中國沒有熬不過去的困難。」

這明顯師承老胡的文筆不去央視和環時真的有點可惜。這三個人還把拒絕外媒採訪這個事當成自己可資炫耀的拳拳愛國心,自己補刀曬出來。雖然你想救我,但對不起,家醜不可外揚。

但這裡有個悖論,是這些義正辭嚴的西安線民想不到的:你既然知道「統籌需要時間」,而且「沒有熬不過去的困難」,那麼,就應該相信政府相信黨,安安靜靜的等待組織的安排和救援才是正路,根本就不應該上網叫苦,你這不是事實上在給國家抹黑嗎?你這牢騷也發了,外媒也注意到了,反過來展示自己「不給外媒遞刀子」的民族大義,你這不是典型的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嗎?

西安單日確診創新高,許多人挨餓受凍,糧食必須依賴外界運送。(湯森路透)

給你一根吊頸繩你都不忘記謝主隆恩,這才是忠臣孝子的標配,這哼哼唧唧兩面好處都想要的投機分子,真是不配。《明史·列女傳》有個有趣的故事,說的是永樂年間浙江定海縣有一家婆媳雙寡,家境貧寒,眼看就要餓死了。當時的尚書蹇義正好路過,就問媳婦:「為什麼不再嫁?」氣息奄奄的媳婦說:「餓死事極小,失節事極大。」把男權社會賦予她的守寡責任看成無限崇高的終極使命。不想遞刀子的人都該向這個小媳婦學學,安安靜靜的餓死等著立牌坊才是正路。

在當下的環境中,可能敢於關注這些上網發牢騷、求救的西安普通人的,除了民間少數有良心的自媒體,可能也就只有外媒了。但很不幸,路邊社們顯然不懂得我們的國情,以至於熱臉貼上冷屁股,打得到處腫。

他們很難理解的某些國人特有的心態就是:不怕有家醜,只怕會外揚。

大部分國人由於長期處於集體主義教育的氛圍,對自己作為一個真實的個體,在現實的社會中處在什麼樣的位置,應該追求什麼樣的個人權益,其實是一團漿糊。所以往往導致先天性的自我利益認知錯位——就是把自己代入宏大的背景中,個人集體化,家國一體化,以此獲得歸屬感和榮譽感。把從來不屬於自己的面子視為己有,把根本沒享受過的光榮視為驕傲,因為這些恰恰是小人物在現實生活中感受不到的。

作為施害者,那些關起門來搞家庭暴力的人,害怕家醜外揚是正常的,因為害怕罪行敗露;但是作為受害者,居然比施害者還要迫切掩蓋血的事實,這是比家暴本身還要悲哀的。

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韭菜命,鐮刀心。在自己的身家性命沒有受到威脅的時候,他們其實從來不在意家醜,甚至可能覺得理所當然。用家國大義追在方方們的後面喊打喊殺。只有當被封印在社區中朝不保夕的時候,才會迸發出動物的求生本能,但前提還是不要外揚。

此前有網傳聊天截圖,一個市民為了回擊西安物資供應不足「謠言」,宣稱自己社區的物資充足,白菜才1.5元一斤, 「我們並沒有買不到菜」、「您不要再黑西安了」。他所在的社區,在永松路三號院——市府機關社區。

顯然,肯定不是每個西安人,都能住在永松路三號院。大部分人,更可能生活在永遠不知道有多遠的那條路上。

更可悲的是,普通小市民這樣出於認知錯位的慷慨激昂,在歷史的大潮中,往往以無數悄無聲息、無處喊痛的家庭悲劇作為結尾的。

其實你不會有遞刀子的機會,因為除了來自個人的覺悟,誰也救不了你。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出,原文出處。

更多上報內容:

【新冠肺炎】西安單日新增90例本土確診 區委正副書記遭免職

新年第一天中國本土案例創新高 西安防疫動用百名志工「接力」遞送蔬果被罵爆

西安多家上市企業因疫情停產 業績嚴重受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