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感染怕挨打 疫情下的童工悲哀三部曲

·4 分鐘 (閱讀時間)
疫情下的童工悲哀三部曲。示意圖。 (圖:foter)
疫情下的童工悲哀三部曲。示意圖。 (圖:foter)


一場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重創全球,當多數國家在為疫苗接種、以及後疫情時代的經濟復甦傷腦筋時,在貧窮的非洲國家卻有越來越多「小小販」走上街頭,他們不怕病毒只怕賺不到錢回家挨打。

童工悲哀三部曲

國際勞工組織(ILO)表示,全球童工人數在COVID-19疫情爆發前,原本已從2000年的2.46億人降至1.52億人。然而這場致命病毒導致學校停課、就業流失、貧困加劇,讓數百萬孩童面臨未成年勞工或流浪街頭的風險。

在全球童工率最高國家之一的中非共和國,這個人口500萬的非洲國家,雖然只記錄了大約7千起確診病例和100人染疫死亡,情況並未格外嚴峻,但經濟因疫情而雪上加霜,導致更多孩子過早承擔謀生重擔。

中非共和國約有五分之四的人口,過著每天不到1.90美元的極度貧窮生活,加上2013年前總統博齊澤(Francois Bozize)遭叛軍推翻後戰亂不斷,全國估計至少有4萬兒童流浪街頭。

不怕感染怕挨打

而這場疫情讓學校關閉,原本還能上學的小孩無處可去,在家又餓又無聊,導致街頭小小販越來越多。11歲的阿迪亞斯(Abdias)每天都會帶著一籃煮熟的雞蛋在首都班基(Bangui)的街頭兜售,烈日下他幾乎不吃不喝,因為如果賺不到足夠的錢回家可是會挨打的。

一臉稚嫩的阿迪亞斯沒戴口罩也沒有保持社交距離,他說,「我有聽過COVID-19啊,他們說這是危險的病毒。但我們不怕它,因為他們說,這殺不死非洲人」。

像阿迪亞斯這樣還沒長大就賣力幹活的孩子,在他的國家還有很多,班基街頭甚至還有7歲的攤販。拯救兒童基金會(Save the Children)今年的報告指出,中非共和國5至17歲的孩童中,約有超過四分之一(27%)是童工。

法律現實差距大

其實,在這個國家僱用未滿16歲的兒童是非法的,除非獲得勞動部豁免,而且根據兒童保護法,最高可判處5年監禁。此外,政府也禁止強迫勞動和武裝團體招募兒童,並保證5至18歲孩童享有免費受教權。

然而,疫情大流行加上衝突戰亂,全國有四分之一人口流離失所,難以貫徹法令。促進婦女、家庭與兒童保護部長帕納(Aline Gisèle Pana)說,孩子應該在學校,而不是在街上做生意。但不幸的是,父母不懂兒童權利,兒童也不懂自己的權利。

聯合國的數據顯示,從學齡前到中學程度的孩童,光在中非共和國就有近140萬人受疫情停課所影響。保護兒童組織─國際培幼會(Plan International)的班基負責人卡塞克(Justin Kaseke)說,貧窮和社區缺乏問責制助長了童工現象,而COVID-19則使情況惡化。

讓教育翻轉命運

由於疫情衝擊讓父母的日子更難過,更負擔不起家庭開銷,孩子也不得不提早獨立。13歲的盧米埃(Lumiere)已經輟學,目前在市集賣衛生紙,一天賺不到0.4美元。他說自己去年還是個7年級學生,但今年沒有入學,因為沒有人支持他。

部份研究顯示,貧窮每增加1%,童工就會增加0.7%,聯合國去年就曾示警,COVID-19危機恐使全球童工20年來首度不減反增。都說教育可以翻轉人生,這些貧窮的孩子提早踏入社會,不只失去珍貴的童年生活,更嚴重的是喪失扭轉命運的機會。一場疫情在全球肆虐、掠奪人命的同時,也讓無數兒童走上貧窮、失學、世代難以翻身的悲哀三部曲。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校正回歸恐讓台灣疫情走向不明 為何台股續噴漲?
澳洲墨爾本再現5例本土病例 重新實施群聚限制
民調顯示藻礁公投支持者減少 反萊豬差距持續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