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生的關鍵

本報訊
·2 分鐘 (閱讀時間)

今年首度出現人口負成長,面對少子化危機,民進黨立委提案修正《性別工作平等法》,擬將產假自8周增至14周。這項修法看似有助刺激生育率,實質上是治標不治本,政府若不願解決青壯世代不願生、不敢生的最關鍵原因:高房價,拋再多補償性作為,都只會是無法切中要害的花拳繡腿。

立法院日前通過房地合一稅2.0。部分媒體一度說這是「核彈來襲」,但事實證明,這次修法不僅未能緩解房價問題,反而成為房市的打氣機。

根據最新統計,以北台灣為例,今年第一季新成屋、預售屋平均成交價全面走揚,基隆、新竹改寫歷史新高價,台北、新北及桃園則創下反彈以來最高點,北市每坪均價更暌違5年重返9字頭。

有業界人士不諱言地說,「只要市場結構性因素無法改變,漲勢將延續下去」。所謂「結構性因素」,其實就是8個字:利率不升、房市不降。即便政府已刻意拉高交易稅率,但只要貸款利率讓囤房趨近零成本,房地合一2.0勢必難以有效逼迫降價,甚至會讓售屋者將因政策多出的成本轉移到房價。

或許政府總能找到理由說明低利率不是高房價的元凶,但深居高閣的官員們若到房屋市場走一遭,十之八九都會聽見代銷、房仲告訴你「利率這麼低,現在不買只會更貴」。

政治獻金與政商間的既得利益,確實讓朝野有默契地對打房這件事敷衍了事。只是,從荒謬的房價所得比來看,面對眼前畸形的房屋市場,政府有責任以更強勢的手段,修正遠超乎青壯世代負擔能力的房價,如果只想靠房地合一稅、提高產假天數這類花拳繡腿搶救生育率,這不僅是緣木求魚,更是在打假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