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在隔離就是在往隔離的路上!走廊尖叫、身心崩潰 機師:我們比大家更怕染疫

·4 分鐘 (閱讀時間)

日前一名國籍航空外籍機師不幸於檢疫後離世,祂曾在生前抱怨不停在執勤、檢疫中無限輪迴,機師工會也因此發起「黃飄帶行動」,持續呼籲主管機關、航空公司正視機組員身心健康。也越來越多機組員站出來發聲,吐露這快兩年來的檢疫生活,有機師更直接在窗戶上,用黃飄帶貼成一個監獄的圖樣,象徵自己被困牢籠。

圖/TVBS
圖/TVBS

機師工會成員一到隔離飯店外,窗內那頭馬上有手伸出來打招呼,用浴巾、枕頭、黃飄帶通通有,非常熱情回應!因為檢疫中機師們無法踏出房門,整天只能盯著外頭的世界。

記者王暐婷:「我們可以看到在畫面上頭,這是機師居檢的飯店,他們在窗戶旁邊掛上了黃絲帶,這是在呼應桃園機師工會發出的兩項訴求,也就是居檢期不派飛,以及每個月至少有三天非居檢、非值勤、非自主健康管理的喘息期,他們掛上了這個黃絲帶,希望表達的是無聲的抗議。」

窗戶上清晰可見黃飄帶貼成的標示,一橫一豎交織成監獄的模樣,還有一個人抓著欄杆,上頭寫pilot,監獄裡的人就是機師;另一個窗戶,Homesick,想家了。

機師陳建財:「有部分的組員因為他排班的關係,我們會看到所謂的地獄班表出現,就是他前面已經出去10幾天了,然後回家兩天三天,然後再來又來個10幾天這樣子,其實這對組員來說是一種煎熬。我們家小的比較黏我啦,他常常問爸爸這一趟要多久才會回來。」

機師自錄影片,周末的百貨公司不時有活動,這一周還放著煙火,看這著民眾聚集闔家歡樂,對他們來說卻是奢求。因為他們不是在隔離,就是在隔離的路上,5+9無限輪迴、身心煎熬。雖然因極為少數的機組人員,讓航空業成為社會大眾眼中的「防疫破口」,但機師說,他們真的比大家更怕染疫。

機師陳建財:「我們很努力的在守住這個防疫的前線,可是我們卻一直得不到後方的支援,我們聽不到、應該說聽不到網路上一點點同情的聲音,這是讓我們其實覺得心力最交瘁的地方。」

機師陳先生:「最主要的,對機組人員這一年來的苦,就是我覺得人權被犧牲嘛,對人權被犧牲之外,那當然我們的健康,我們的生理心理的狀態也被犧牲,所以我們失去了很多與家人相處的時間,與朋友相處的時間對不對,我們就不是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幾個月前呢已經有外籍組員,在公司檢疫宿舍的走廊上,跪在地上放聲大哭了這樣子。」

圖/TVBS
圖/TVBS

日前一名國籍航空外籍機師不幸在檢疫後離世,生前曾抱怨不斷在執勤、檢疫中無限輪迴,機師工會因此發起「黃飄帶行動」,呼籲主管機關、航空公司正視機組員身心健康。

圖/TVBS
圖/TVBS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官陳時中:「那至於他們有些訴求,因為牽涉到排班的情形,所以請民航局跟華航本身來了解說,排班怎麼樣能夠跟他們的訴求能夠相契合。」

華航回應,開放24小時諮商平台,提供機組員專業協助;長榮則表示,若有需要,可申請特休或有薪病假,民航局也將持續協調。只是除了檢疫問題,有的機師則是因為班機減半,收入受影響,到量販店應徵時薪160元的職缺!

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理事長李信燕:「那或許是在廉航的機組員的部分,他們是因為收入真的受到很嚴重的影響,那或許有可能有這種情況發生。」

疫情影響全球將近兩年,為了提供必要空中交通運輸,機組員守在國門崗位,為了防疫不斷隔離,這樣的苦,只望能被體諒。

《TVBS》提醒您: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疾管署持續疫情監測與邊境管制措施,如有疑似症狀,請撥打:1922專線,或0800-001922。

更多 TVBS 報導
幫Delta機師看診「關14天」 醫怨:拒看診機組員
長榮機師北市足跡「只有這2處」!黃珊珊:沒搭大眾運輸
獨/機組員檢疫頻抱怨!長榮急發內部聲明「7日起住飯店」
長榮航空機師染疫基因定序出爐!研判在「這國」被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