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滅番仔火 點亮70年代記憶 火柴的消失與重生

林上祚╱調查採訪
中時電子報
 ▲台火公司。(本報資料照片/黃國峰翻攝)
▲台火公司。(本報資料照片/黃國峰翻攝)

中國時報【林上祚╱調查採訪】

從日治時代第一家火柴廠台灣燐寸株式會社開始,火柴曾是柴米油鹽的必需品,它對七○年代以前出生的人並不陌生。但隨著工廠一間間關門,台灣的火柴產業,從曾經燦爛,一度灰飛淹滅,火柴的記憶,也漸被封存。為了留下這常民記憶,台中、台南文史工作者,如今都在爭取成立火柴博物館,希望透過推出火柴牛奶棒、火柴公仔等文創商品,留住這一段曾經溫暖人心的記憶。

「十年前電視劇《台灣霹靂火》裡『送你一支番仔火跟一桶汽油』經典對白,使『番仔火』再度引起媒體報導。」前台火廠長余仁昇說。

打火機崛起 老工廠一路垮

余仁昇在一九七一年起加入興華火柴,「早年火柴是民生必需品,每家雜貨店都有賣火柴。」當時家用瓦斯無法自行點燃,得靠火柴點火,加上軍公教人員每個月有配給菸,公賣局每賣一包菸,就會送一盒小火柴,等於是公賣局賣多少菸,台火就生產多少跟火柴,余仁昇說,「當時生意很好做」。

然而隨著打火機的崛起,火柴工廠一間接著一間關閉,「當時的火柴是一箱一千二百盒,批發價五、六百元,一盒只有五角,打火機推出的時候一支十元,剛開始還能競爭,後來打火機愈來愈便宜,檳榔攤還用送的,讓火柴註定走向末路。」

生產火柴無利可圖,火柴工廠紛紛走上土地開發,台火台中廠在一九九五年停產,余仁昇匆忙之間,只保留一些老照片、桌椅與公司章印鑑,以及台灣歷年流通的火柴盒。六年前,台中南區南和里前里長江鳳美,主動找上他,後來並且陸續帶領中興大學歷史研究所學生進行口述歷史整理。

研發文創品 設置永久展區

台中市南區區公所人文課課長江振瑋認為,台灣三分之二的火柴曾經在台中製造,「番仔火社」對南區居民來說,不只是個地名,也是很多父執輩畢生工作的地方,因此在今年初提出「台灣火柴故事館形塑計畫」,並開始招募志工。

台火台中廠原址橫跨南區永興里與南和里,原本只是涵蓋兩個里的社區營造計畫,在培訓志工過程,意外地吸引到其他縣市火柴收藏家注意,主動借出,因此展出的火柴盒,收橫跨日治、光復到晚近的「自由之火」、「猴標」與「狗頭牌」火柴。

為了不讓整個營造計畫,流於對過去歷史的緬懷,台中南區區公所積極委託民間單位研發火柴文創產品,僑泰高中老師魏慈文研發的火柴牛奶棒就是其中之一。永興里社造協會也結合鄰近的木頭觀光工廠「老樹根魔法木工坊」,製作火柴公仔與火柴棒造型路燈街道家具。

機緣巧合地,三年前八八風災泡水的台南「勝利火柴」排梗機最近也已修復完成,雙十節已在高雄科工館展出,時間點與台中「火柴故事館」開幕時間幾乎重疊,由於高雄科工館火柴主題展,並非永久展出,台中方面希望在展期結束後,能將相關文物,一併在台中文創園區設置永久展區。

高雄市科工館收藏研究組研究助理黃振中表示,台南永順火柴所在地台南東區東安社區,目前也在推「番仔火的故鄉計畫」,勝利火柴原廠址就在台南仁德家具博物館隔壁,附近也有奇美美術館,很適合設立博物館,只可惜風災受創後,勝利火柴公司還是覺得原廠址出售較划算,因此高雄科工館方面,對於二地火柴文物聯展,抱持樂觀其成看法。

爭閒置國土 續燃台火光輝

黃振中指出,勝利火柴的兩台機器,是排火柴梗機器,八八風災整個浸在泥水裡面,高雄科工館花了很大力氣修復,機器上面現在還看得出水漬,勝利火柴在二○○四年,曾接受多家電視台訪問,這些錄影帶都留了下來;此外,台火的生產機器,目前則聽說放在嘉義,他說,「這些機器的留存,對日後成立觀光工廠很重要。」

最近,永興里信仰中心永興宮廟埕人行道旁,火柴棒造型路燈與休憩座椅啟用,火柴頭造型的街燈在傍晚開燈後,昔日溫暖的感覺彷彿重現。永興里里長陳松鶴表示,台火舊址已經改建,永興里方面在爭取將一塊三十多坪的閒置國有地,興建火柴主題館,他說,火柴是台中南區社造重要的元素,「它點燃社區居民昔日共同記憶。」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