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滿環保團體拿商標做文宣? 澳洲能源巨擘AGL控告綠色和平

·4 分鐘 (閱讀時間)

擅長發想創意廣告、呼籲各界重視環保的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如今也踢到鐵板,因散佈商標改作的諷刺文宣宣傳氣候變遷議題,遭澳洲能源巨擘「AGL」一狀告上法院,雙方律師團將於6月2號正式進入法庭辯論程序。

最大溫室氣體排放者自誇有做環保

《半島電視台》報導,提供全澳近三分之一家庭所需能源、年發電量超過11000兆瓦(MW)的AGL,在澳洲全國電力市場(ANEM)的市場佔比便高達20%。然而,AGL在能源產製過程卻相當倚靠火力發電,以2020年度數據來說,其再生能源發電僅佔10%,其餘85%皆透過燃煤發電。

即便AGL近期大力鼓吹被澳洲證券交易所(ASX)列入「負起環保責任」(environmentally responsible company)公司名單,自我吹捧力挺再生能源、為再生經濟領域投資鉅額,也因其過度包裝讓綠色和平抓到痛點。

綠色和平澳洲太平洋分部(GreenpeaceAustralia Pacific),從五月初透過社群廣發針對AGL公司的諷刺廣告,痛斥AGL是個不折不扣「全澳加重氣候變遷的罪大惡極者」(Australia’s biggest domestic contributor to climate change)。

綠色和平:這是「合理使用」

綠色和平文宣引據澳洲乾淨能源監管單位數據,顯示AGL在2019-2020年間溫室氣體排放量便高達4200萬噸。國家溫室和能源報告計畫(NGERS)的研究也指出,光是AGL一家公司就得替全澳8%溫室氣體排放量擔起責任。

廣告中再以AGL logo,搭配「世世代代不停製造污染」(generating pollution for generations)、「還是澳洲最大的氣候污染者」(Still Australia’s biggest climate polluter)等文案廣為宣傳。

組織律師顧問布拉克(Katrina Bullock)便說,AGL其實從未反駁官方數據,過去對各家媒體頭條上以「澳洲最髒污染源」(Australia’s dirtiest polluter)形容的臭名也不聞不問,這次卻特別挑起綠色和平以品牌商標做文章的毛病,意圖壓下輿論聲浪。

布拉克也說,在澳洲商標法範疇內,除非將公司商標用做商業用途才算是侵犯著作權,而綠色和平僅是為了環保社運進行諷刺性、評論性的改作,並未從中營利,在著作權上應被視為「合理使用之例外」(fair dealing exception)。

AGL真的在乎盜用商標?

提供綠色和平法律諮詢、Maurice Blackburn法律事務所聘用律師瑞貝卡(Rebecca Gilsenan)也說,這就是個「SLAPP訴訟」(反公民參與策略訴訟,簡稱賞耳光訴訟)。

瑞貝卡表示,企圖藉由訴訟期間的鉅額辯護費用、迫使輿論終結的「SLAPP」訴訟,可能在別國相當盛行但在澳洲確實不常見,但「AGL真的在乎別人用了他們的商標嗎?」

AGL發言人則反駁,回應「AGL無意扼殺輿論」,「只不過是想在澳洲法律規範下捍衛我們的權益罷了」,並表示在綠色和平發起活動隔天就已致信勸告,提前預警活動持續下去便會採取法律途徑。

「SLAPP訴訟」最佳範例?

澳洲上一起SLAPP訴訟發生於2005年,由澳洲最大林業貢斯Gunns發起,指控20餘人、組織破壞公物及攻擊職員,企圖阻礙公司發展紙漿事業、最終導致獲益虧損。不過事發五年後,貢斯在維省法院遭遇卡關,最終撤回控訴,還得替被告人負擔法律費用。

當年被告人之一的綠色和平組織澳洲分部長布朗(Bob Brown)便說,他們單純是想做環保。

目前只有澳洲首都領地(ACT)法院有權限能干預SLAPP訴訟。無論綠色和平槓上AGL這場法律戰最終由誰得勝,在澳洲都已成為話題,若綠色和平能夠以「合理使用」名義脫身,將成為往後相關案件的最佳先例,民眾及許多環境組織也能相對以往敢於批判時事。

更多上報內容:

持續環境大消毒 環保局全力阻斷病毒擴散

英首相搭直升機參加推廣環保自行車活動 挨轟鋪張浪費

感謝督促 環保局積極改善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