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人知的二戰史】戰爭末期 日本女性踴躍加入神風特攻隊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日本愛知縣名古屋有一間民營的二戰資料館「Peace愛知」,旨在讓二戰記憶傳承下去。最近,該館展出了一批新的收藏,其中包含了民間女性參加特攻隊的志願書,透露了一段戰爭末期不為人知的歷史。

太平洋戰爭末期,日本政府的動員大大影響了社會風氣,導致許多民眾的人生捲入了風起雲湧的戰爭當中。最近,日本有一份民間史料,在12月8日珍珠港事變78週年之前公諸於世,揭露了一段鮮為人知的歷史。

愛知縣的二戰資料館「PEACE愛知」最近的企劃展,展出了一張「神風特攻後續隊」的入隊許可證影本。物主是岐阜縣的吉村老太太(婚後改姓龜山),本人已於2002年逝世,享年76歲。她生前從未和家人提及這段往事,親戚在龜山先生往生後,才在遺物中找到這張證書,並在去年9月捐給文物館。

吉村老太太入隊當時,年僅18歲,當時是岐阜縣板下町(現為中津川市)政府的職員。同時,二戰也已漸漸走入尾聲。

日本當局在戰況惡劣下,預估盟軍將會在該年秋季攻打日本本土,便計畫到時在自家陣地一決死戰,稱之為「本土決戰」。而在曾任陸軍的常岡,也在當年3月私下組織了「神風特攻後續隊」響應,這個民間組織,旨在未來「本土決戰」當中,能確保足夠的預備軍進行自殺特攻。他戰後出版的著作指出,戰隊主要成員為一般青年男女,共約4萬人,其中女性約占3分之1。

除了首都東京,「神風特攻後續隊」也在愛知縣名古屋市、新瀉縣新瀉市等地設有據點。愛知縣有一位高齡93歲的田中老先生,曾在後續隊的東京本部工作,也聲稱當時民間女性的參與相當踴躍,甚至有人以血書報名參加。田中回憶,當時在東京的軍工廠工作的約500名年輕人,就在星期天集合,在戶外進行3小時直立不動的訓練,以集中精神。

當時的女性,明明沒有服兵役的義務,為何自願參加這種恐怖的作戰?吉村老太太早已不在人世,生前亦守口如瓶,本人想法已無從得知。連吉村太太現年68歲的長子,都對母親這段經歷感到不可思議。

不過,板下町方志編修者田則先生推測:她或許是在町政府工作時,耳聞戰爭訊息;並因二戰期間,人民為生活所苦,紛紛把家人送去從軍,或著移民滿州國(現中國東北),而產生了身為「大日本帝國」一員的連帶責任感。板下町政府內並無吉村受訓的紀錄,很有可能只是特攻隊的後備成員而已。

小樽商科大學名譽教授荻野富士夫則指出,根據特別高等警察(日本的祕密警察)資料等史料記載,自1944年底起,日本遭盟軍空襲都市的男性市民便戰意低落。反之,鄉村的年輕女性,單純而毫不懷疑地接受了愛國主義教育,自願進行特攻也是可能的。但荻也強調,當時連軍方都物資匱乏,民間的後續部隊即便參與戰鬥,也只會成為犧牲。

證書旁邊印著這樣的隊伍訓示:「皇國將臨危急之秋(皇国将ニ危急ニ瀕セントス)」,隊員們當追隨神風特攻隊腳步,「燦爛地凋零(華ト散ラン)」。這些讀起來怵目驚心的文字,都顯示當時日本人是如何抱著必死決心,不擇手段地力挽劣勢。

1945年8月25日,美軍步兵尚未從沖繩挺進本土,二戰便在美日兩造便宣告停戰之下落幕。吉村老太太雖然身為特攻隊隊員,卻逃過了年紀輕輕就「燦爛地凋零」的命運,活到了戰爭結束,可說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資料來源:朝日新聞、PEACE愛知官網等

更多鏡週刊報導
歷史傷痛不能忘!日本廣島培訓年輕人成為「原爆體驗傳承者」
【沖繩反美軍基地運動(上)】日紀錄片導演:日本全國都是美國的擋土牆
入選米其林指南餐廳 日本女主廚年年增加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長榮中學爆財務危機 將兩個月不發薪
吃螺肉休克 台灣首例塵蟎蝸牛過敏症
烤鯖魚「切對半」 要求退便當還罵哭員工
搭北捷忘帶錢包無手機支付 他咬牙搭小黃
結束之後還有彩蛋 101跨年煙火搶先看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