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他喜不喜歡,他的退休都會被解讀為不滿或擔憂!」該怎麼看馬雲退休?

王子承
信傳媒

馬雲將在明年九月辭任阿里巴巴董事會主席,後續將由現任阿里巴巴CEO張勇接任。(圖片來源/俄羅斯總統府)

上週五,《紐約時報》先是引用了馬雲的採訪,披露馬雲即將在他54歲生日也就是今天(9月10日)宣布退休、並辭掉阿里巴巴董事會主席一職。在今日果真應驗,經由阿里巴巴收購的《南華早報》上刊出消息,指出馬雲將在明年9月辭任阿里巴巴董事會主席,後續將由現任阿里巴巴CEO張勇接任,馬雲將繼續擔任董事會成員,直至2020年阿里巴巴年度股東大會。

《阿里巴巴:馬雲的商業帝國》作者Duncan Clark則認為,馬雲仍可能維持其在阿里巴巴的影響力。Duncan Clark表示,不管馬雲願不願意,他都是中國私人公司健康程度和遠景的一個象徵。「不管他喜不喜歡,他的退休都會被解讀為不滿或擔憂。」

Lead Edge Capital創辦人Mitchell Green表示,馬雲的讓位對阿里巴巴營運影響並不大。因為阿里巴巴早就是由張勇、副主席蔡崇信和財務長武衛運營多年。

而當退休消息確定後,中國阿里巴巴相關上市公司今日股價皆呈現下跌,阿里健康一度跌超4%,高鑫零售跌3%,阿里影業跌2%,週五在傳出退休傳聞後,阿里巴巴在美國掛牌的股價收在162.37美元,小漲1.56%。

阿里巴巴帝國

其實時間回溯到2013年,馬雲就辭去了阿里巴巴集團CEO的職務,由陸兆禧接任(後陸退休由張勇補上至今),當時就有傳出馬雲即將退休的消息。

細看中國不少CEO,就在宣稱卸下CEO職務稱退休後,仍然掌大權,以馬雲為例,之前雖然他卸下CEO職務,仍然是公司的董事會主席,仍然是公司權利最大者。包括巨人網絡科技董事長史玉柱、萬科創辦人王石,雖然說卸下CEO職務、卻也是退而不休,擔任董事會主席。

但今日的宣言卻代表馬雲真的要辭了,馬雲在文章中稱這個轉移程序代表阿里巴巴已經進入了下個階段,由依賴個人轉向合作的公司治理。在上周彭博的專訪中,馬雲也表明他將完全信任他的團隊與合夥人制度。

現在市值超過4000億美金的阿里巴巴,其實早就不是只單純做電商,如今業務分別還有金融(螞蟻金服)、物流(菜鳥網路)、文娛(阿里影業、優酷土豆)、雲端業務(阿里雲)。阿里巴巴早已不是一間公司,而是一個帝國。

特殊的合夥人制度

說到董事會,就不得不提阿里巴巴特殊的合夥人制度(Alibaba Partnership),目前由38人組成的阿里巴巴合夥人,主要由阿里巴巴高管組成,分別屬於阿里巴巴的不同業務出身。根據2018年7月的資料,阿里巴巴目前四大股東分別為,軟銀集團持股28.8%、Altaba(Yahoo)持股14.8%、馬雲持股6.4%,蔡崇信持股2.3%。

雖然看似軟銀與雅虎在阿里巴巴擁有最大決定權,但其實兩間公司在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上市時,就已將公司管理權讓出來,在董事會各留一個席位而已。因此在雙重股權結構下,合夥人將掌握着該公司大部分決策權。合夥人架構使得他們擁有否決董事提名的權利、因此他們雖然不是最大股東,卻牢牢掌握公司的任用大權。

規避關鍵人風險

其實關於馬雲退休,早有預兆,今年8月底,支付寶(中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發生變更,由馬雲變更為葉郁青。此事不禁讓人聯想起,當年鬧得滿城風雨的支付寶事件。

2010年左右,馬雲不顧當時大股東雅虎的反對,拆除支付寶的VIE架構(VIE 架構,即可變利益實體 (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該結構通常指境外特殊目的公司通過其在中國的全資子公司以協定控制的方式控制一家內資公司,從而實現境外特殊目的公司對內資公司的並表,進而境外特殊目的公司得以基於此在境外融資或上市。)

當時阿里巴巴將支付寶公司的所有權轉讓給馬雲控股的另一家設在中國的公司(浙江阿里巴巴小微金融),當時外傳是馬雲向中國央行表態,讓支付寶「回國」,沒有境外投資人「協議控制」支付寶。此舉在當時就有許多人揣測這是馬雲向中國政府「表忠心」的舉動,在日後客戶備付金,餘額寶的監管,阿里巴巴旗下螞蟻金服也是完全順從。

根據阿里巴巴今年的半年報,也可以看見阿里巴巴進行多間VIE架構的轉移,《經濟學人》分析最近阿里巴巴一系列轉換實際持有人是為了規避關鍵人風險,因為原先這些VIE公司大多屬於馬雲與被稱為「馬雲影子」的謝世煌,但在一系列的更動後,公司將由改由阿里巴巴合夥人和高管們集體控股。交由多人管理可以避免出事時,會變得很棘手。更何況,VIE架構目前在中國法律仍舊屬於灰色地帶。

另一個明顯的例子,就是在美可能遭遇官司的京東董事長劉強東,他只持有京東15.5%的股權,卻有79.5%的投票權,所以就會引來美國律所質疑,若是劉強東真的被抓去關?那董事會是不是就開不成了。

美國擴張慢,馬雲改做外交行嗎?

有趣的是,細看《南華早報》的文章後會發現,內文寫到馬雲用了約40%的時間在全球各地推動他網絡全球化的主張,而下周馬雲在俄羅斯看他與俄羅斯公司合資成立的電商公司,9月也將在南非進行演講。在中國國內監管趨嚴的情況下,近期中國互聯網公司「出海」的速度非常頻繁,阿里巴巴在印度、巴基斯坦、東南亞多地均有電商、金融性投資,但在美國,阿里巴巴卻罕見的踢到了鐵板。

2017年,馬雲在川普當選後,馬上就和川普見了面。雖然相談甚歡,但CIFIUS在一年後仍然以國安為由,否決了螞蟻金服併購美國匯款公司速匯金MoneyGram。上周也傳出因為美國業務不佳,阿里雲將停止在美國擴張業務。

在明年卸任董事會主席後,馬雲會不會真的如他所說的投入教育事業、專注公益、教育,助力中小企業,年輕人和女性發展,還有怎麼推動他口中的「全球化」動向值得關注。 

更多信傳媒文章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