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肯叫爸爸5〉宣明智兒、媳接連回應 皆盼以保護孩子為優先【壹點就報】


針對《壹週刊》報導「〈不肯叫爸爸1〉兒媳離婚官司5年打不完 宣明智金孫竟喚父為舅【壹點就報】」,宣明智媳婦王敏今(14日)回應,全文如下:

關於宣先生及其家人罔顧法官曉諭,選擇於家事親權案件宣判前,大肆對媒體公開談論案件細節並作不實指控,顯然意圖影響司法訴訟結果,個人回應如下:
一、宣先生的言行已嚴重違反兒少法禁止報導家事親權事件的規定,對孩子造成極大的傷害!我在此卑微地期盼宣先生切勿再藉孩子議題來進行父母間的角力、損及孩子權益。媒體及父母成年人有權選擇以何種方式處理個人私事,但孩子應該受到保護的權利不應被犧牲!
二、宣先生總是透過媒體打擊作為母親的我,這不會改變宣先生在這段婚姻及訴訟中所帶給孩子的傷害。過去在婚姻中,我和孩子因承受宣先生對我們的家庭暴力而獲核發暫時保護令及通常保護令,如果宣先生沒有對我和孩子施以家庭暴力及濫訴,孩子又怎麼會需要面對媒體報導的影響?若宣家真的如此重視孩子,就不應該以濫訴的方式對我提出近五十件官司,或者以其影響力濫用公權力對我違法盯監,並以浪費司法資源的方式讓孩子與我陷於無限的恐懼與痛苦輪迴中。宣先生若作為一個真心關愛孩子的父親,衷心期盼他不要屢屢透過媒體來矯飾自己的形象,但實際上卻是再次傷害孩子。相信孩子需要的爸爸不是一整版新聞所建構的假父親,而是願意放下官司的真爸爸。
三、最後在此懇求各媒體尊重、體諒孩子,並能遵守法律規定,切勿再做出侵害孩子權益之報導,讓孩子可以在一個健康安穩、不受干擾的環境下成長。

王敏



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媳婦王敏(中,著黑衣者)。(翻攝自網路)

而王敏的先生也就是宣明智長子宣昶有在王敏發出聲明稿後,亦做出回應,全文如下:

 

針對2018年7月14日壹週刊報導,及王敏小姐的聲明,本人回應如下:

一、 全案係因壹週刊記者主動詢問,基於保護孩子隱私,本人被迫選擇出面說明。

二、 新竹地院已於2016年判准離婚,並將2兒監護權全數交付於本人。在此條件下,本人根本無需如王敏小姐所言,企圖影響司法,反觀王敏小姐對訴訟採拖字訣,在此卑微地請求王敏小姐為了孩子,尊重司法並放下成見。

三、 王敏小姐一再對外塑造本人負面形象,但王敏小姐竊取本人身分證、偽造家暴驗傷單,且在兩人仍有感情基礎之時,要求本人下跪磕頭認錯、並踹踢40下等暴力行為,此部分已有新竹地院法官認證。當初之所以不願對外反駁王敏小姐,係為了家庭和階,選擇隱忍不發,基於保護孩子,不願再讓孩子陷入矛盾之中。

但2015年時,在本人努力修復與兩兒關係,逐漸恢復過往親密互動之時,孩子不經意脫口而出「現在輪到他替爸爸下跪受罰!」王敏小姐過去怎麼對本人施以暴力皆無所謂,但轉嫁到孩子身上,請原諒身為父親的我,實在無力承受這一切。且若法官認定本人對王敏小姐或孩子家暴,怎會早在2013年即准許本人探視之權利。

雖不願挑起究竟誰才是施暴者的議題,但若如王敏小姐毫無憑據之揣測,早在2015年即知孩子受罰實情的宣家,何需隱忍3年才找媒體爆料?再次強調,係壹週刊記者主動聯繫,要求查證並探詢兩兒其他隱私,本人為了保護孩子,才出面澄清事實。

四、 王敏小姐控訴濫訴一事,係由王敏小姐找特定基金會及媒體放話,此部分亦被法官認定王敏係將雙方民、刑事、家事,同一案件、同一案號的一、二審及再議、駁回案件灌水加總,判王敏小姐敗訴。盼王敏小姐不要再用已被法院認定的不實指控,再度訴諸媒體,混淆視聽。

五、 孩子的童年僅有一次,衷心盼望王敏小姐勿繼續用負面情緒影響雙方親子關係,未來我與她還需共同面對小孩教養問題,希望不謾罵、釋出愛與關懷,才能真正讓孩子健康穩定成長。

宣昶有



【還想看更多...】
〈不肯叫爸爸1〉兒媳離婚官司5年打不完 宣明智金孫竟喚父為舅 
〈不肯叫爸爸2〉不想回宣家 宣昶有:小孩說是為配合媽媽 
〈不肯叫爸爸3〉暑假奢求天天抱兒睡 老婆不理會 
〈不肯叫爸爸4〉有錢人結婚容易離婚難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