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自己變成自己討厭的那種人(葉柏毅報導)

2019年10月28號,美國職棒世界大賽第五戰登場,美國總統川普遵守承諾,到場觀戰。就在前一天,川普做了一件其實不少美國人覺得大快人心的事,就是他剿滅了四處流竄的伊斯蘭國首腦巴格達提。要是時間回到八年前,歐巴馬派人狙殺了賓拉登之後,再公開露面,絕對會受到無限的尊崇與熱烈的掌聲;但卻只是隔了八年,同樣是美國總統,做了同樣的事,得到的待遇卻大不相同,川普在國民隊主場,被觀眾狂噓,甚至有人大喊著說:「把川普關起來!」

川普到底做了什麼?讓美國人對他感到這麼苦大仇深?他到底傷害了美國人些什麼?這件事,連同樣不喜歡川普的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珍妮佛韋納,也感到不解。

珍妮佛韋納說,她以往幾乎跟所有不喜歡川普的人一樣,每天早上一睜開眼,一面漱洗一面準備工作時,也會打開媒體,看看川普又說了些什麼蠢話。然而在那一天,當她看到川普,被民眾狂噓,但川普其實除了履行他的承諾之外,什麼事都沒做;甚至因為不想搶了球員的風采,所以在球賽開始之前,他也不下場開球,只是在一旁靜靜地看球,可是群眾卻還是不領情,對他報以不禮貌的噓聲時,不禁讓連一向對川普沒什麼好印象的韋納,也有點摸不著頭緒地自問:這到底是怎麼了?說實在話,川普可能是個自大狂,他可能過於膨脹自己,而讓別人看了不舒服,但是他那天除了看球之外,什麼都沒說都沒做啊,那又冒犯了別人些什麼呢?

珍妮佛韋納雖然不喜歡川普,但她開始在思考一些其他的事。韋納在她文中的一些思考,相當發人深省。事實上,在川普當政的這三年多裡,也已經有不少評論,即使是非常不喜歡川普的媒體或評論者,也都指出,哪怕美國人多麼不喜歡川普,但川普不是靠做票,不是靠舞弊,是光明正大選上美國總統的。既然如此,大家就要尊重他,不是因為尊重川普這個人,而是尊重總統這個位置,尊重公開代表美國這個國家的職份。如果川普做了什麼不適當的事,美國有完備的制度,可以監督制衡他,美國府會不和早已不是新聞,歐巴馬八年任期就是因為國會掣肘,讓他舉步維艱;但是為什麼同樣府會對立,民眾會喜愛歐巴馬,然而卻不喜歡川普呢?並且,說老實話,你認識真正的歐巴馬,或是真正的川普嗎?

不,你以為你認識歐巴馬,你以為你認識川普,其實你認識的,是你偏愛的媒體,所形塑出來的那個人,是你認為「跟你一國」的人,所共同打造的那個人;簡而言之,就是你的同溫層告訴你,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其實做為你,你並不真正認識那個讓你覺得喜歡,或是讓你覺得討厭的人。換句話說,你之所以喜歡那個人,或是你之所以討厭那個人,多半都是別人告訴你的,真正出於你自己跟他相處經驗所得的結果,其實幾乎沒有。

這不是很諷刺嗎?你可能很熱愛一個人,或是很厭惡一個人,但不管你是非常熱愛他,或是極為厭惡他,其實你都並不真正瞭解他。

韋納也指出,更重要的一點是:就算我們討厭川普,是因為我們覺得,或是媒體讓我們覺得,川普不尊重他人,特別是對弱勢群體,或是少數族裔,因而在他出現的時候,我們不尊重川普這個人;但是不要忘了,在各種場合,尤其是在像世界大賽這種場合,是家長會帶著孩子,在現場,或是在電視機前面看的。今天如果我們不尊重我們所選出來的總統,並且對他報以噓聲,不就是在用行動告訴我們的孩子、我們的下一代,凡是對於我們不喜歡的人,我們可以採取什麼樣的行動?而更諷刺的是,我們對我們不喜歡的人,所採取的行動,正是我們認為我們不喜歡那個人的理由,也就是不尊重其他人的話;那麼,我們其實不就變成是「我們自己所不喜歡的那個人」了嗎?我們不喜歡川普,但是在我們噓川普的時候,在我們嘲諷他的時候,我們不正是在做著我們之所以討厭川普的行動嗎?我們不是正在變成我們所不喜歡的那種人嗎?

很多人說,民主社會的好處,就是連總統也可以罵,但那不是不分場合,不分青紅皂白;只是因為我不喜歡那個人,因此我就無時無刻在任何地方,否定他的一切。如果我討厭他,是因為他不尊重別人;那麼我們真正該做的,不正應該是對我們所討厭的那個人,做出我們心中認為真正該展現出來的典範,用行動說話,做給他看,用行動告訴那些不尊重他人的人,我們應該要相互尊重,彼此親愛。我們要做的,不應該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因為如此一來,我們就變成了我們所討厭的那個人,或是那群人。我們跟我們所討厭的人,其實沒有兩樣。

我們希望我們的社會,我們的國家,未來能成為什麼樣子,其實很簡單,就是我們每一個人,先做出我們期望要擁有哪種未來的那個樣子。你期望要有一個什麼樣的未來,你就先把那個未來做出來。因為這個國家的主人,是你,而不是你所討厭的那個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