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見天日熬40天: 充滿爭議的山洞實驗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從3月14日起,15名志願者就被關在法國西南部的一個山洞裡。他們沒有手機,也沒有手表,更沒有自然光。他們要在與世隔絕的環境裡生活40天。事實上,他們現在並不清楚已經度過了多少天。這也正是此項名為"深度時間"實驗的目的:研究失去時間與空間感知時的生理與心理變化。

科研團隊預先在只有人造光源的山洞內存放了4噸的生活物資。整個山洞被分隔為睡眠、起居、地形研究共三個區域。除了不見天日,志願者的生活們只能用"清苦"來形容:洞內的溫度恆定在12攝氏度左右,相對濕度則達到95%。而且,用於照明以及烹飪的電力,並非來自洞外的輸電網或者事先運入的電池,而是完全依靠志願者的人力驅動一台小型發電機。飲水問題也需要他們自己解決,好在山洞裡有一口天然水井,他們"只需要"從45米深的水井內自行取水即可。

發起這項實驗的是法國"人類適應研究所"(Human Adaption Institute)的創辦人科羅特(Christian Clot)。他在新冠疫情封鎖期間意識到,隨著原有生活節奏被改變,人們對時間的感知也發生了變化。科羅特認為,有必要研究喪失時間感知對人體生理與心理的影響,這對將來的長期太空旅行至關重要。此外,在大洋深處進行戰備值班的核潛艇艇員、在極地科考站越冬的科研人員,也同樣面臨缺乏自然光照明的問題。

這項實驗在倫理上也存在爭議,一些學者擔心,志願者的身心健康有可能遭受重大損害。為此,志願者身上佩戴了多枚傳感器,不斷地將新陳代謝、循環系統機能、睡眠狀態等各項身體指標傳輸到洞外,供醫生以及心理學家實時監測。志願者還會不定期地被突然要求進行注意力集中能力、平衡能力、身體協調能力等測試。

實驗發起人科羅特自己也是志願者之一。除了他之外,還有7名男性和7名女性志願者參加了實驗,年齡分布在27歲到50歲之間。志願者各自的人生履歷差別非常大,大家擁有的技能也不盡相同。他們的本職包括:護士、麻醉醫生、生物學家、心理動作能力診療師、司法調解員、地質學家、戶外探險導游、經濟分析師、數學教師、企業家、電纜敷設工、神經科學家、珠寶商,還有一人則是失業人員。

並不美好的過往實驗

批評人士認為,盡管有醫學專業人士不斷監測、實驗也接受了倫理委員會的審核,這些志願者仍將面臨嚴重的、與實驗收益不成比例的心理損害風險。批評人士的擔心不無道理:在此之前,曾經有過兩次相似的實驗。

1962年,法國地質學家西弗裡(Michel Siffre)在沒有手表的情況下,於一座溫度恆定在0攝氏度左右、相對濕度100%的山洞裡度過了兩個月。西弗裡出現了嚴重的背部疼痛、嚴重抑郁等症狀。他在日記裡寫道:"神吶,我怎麼會想出這麼個主意?"第58天時,他被帶離了山洞,當時他自己以為才過去了25天。此時他的晝夜節律已經被拉長到了48小時:西弗裡清醒36小時,然後睡12小時。

美國宇航總局(NASA)對西弗裡的實驗很感興趣,畢竟在太空中的宇航員也無法以太陽的東升西落作為時間參照。於是,NASA說法西弗裡再進行一次為期6個月的實驗。1972年,時年33歲的西弗裡又在一座山洞裡度過了205天。但是這第二次實驗可以說是全面失控。

實驗開始三個月之後,西弗裡出現了驚恐失措、嚴重抑郁、失憶等症狀,他一度產生了自殺的念頭。西弗裡甚至還想故意折斷腿骨,從而"在不損害身為科學家的榮譽的前提下"制造提前結束實驗的借口。不過最終他還是待足了205天。

即便在實驗結束後的數月,他依然面臨抑郁症、昏睡症、眼疾、嚴重記憶缺失等困擾。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Alexander Fre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