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不平等報告2018》:巴西所得不均程度比估計的還高

摩根(Marc Morgan)
上報

從一九八○年代資料廣泛流通以來,巴西一直處於世界最不均國家的行列。

然而,從一九九○年代中期起,家庭收支調查開始顯示不均程度正在下降,起因包括勞動市場表現強勁,教育擴大造成技術薪資優勢縮小,基本工資有系統地提高(與社會給付連動),以及社會援助方案涵蓋範圍擴大。

這種家庭收支調查資料證明政府政策有助於降低不均。事實上,巴西的所得不均明顯降低受到全球矚目,被視為大型經濟體難得一見的典範,能在創造強勁成長之際,又能降低不均的程度。

然而,這份報告在前面說過,家庭收支調查只能看到事情的部分面貌。巴西聯邦稅務局最近釋出的所得稅資料描繪了大不相同的景象,顯示巴西的不均程度比先前認為的還要高。

摩根製作了一系列巴西的分配式國民經濟會計帳,其中結合了家庭收支調查資料以及詳細的所得稅申報資訊和國民經濟會計帳。由於他確認了訪調資料和報稅資料符合總體經濟數據,因此能提供到目前為止最具代表性的所得不均統計,證明巴西的不均估計劇烈上修。

新資料也顯示,從新世紀之交開始,巴西的稅前不均一直維持相當穩定的狀態,沒有像很多評論家所說的那麼大幅下降,和俄羅斯、印度或中國等新興國家正好相反。

雖然巴西的勞務所得不均下降,總所得不均卻始終維持在很高的水平。

這些發現凸顯巴西的所得集中程度十分嚴重。二○一五年,最富有的上層百分之十巴西成人(大約一千四百萬人)拿到超過一半(55%)的國民所得,而人數五倍大的下層半數人口只拿到12%,是上層所得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

中層百分之四十群體拿到的總體所得份額為32%,略低於總數的三分之一,就國際標準來看算是相當低。這清楚顯示,巴西的不均情況主要是所得極度集中在上層。如果我們檢視勞務所得分配,這種集中看來就沒有這麼極端。二○一五年,上層百分之十所得者拿到全國勞務所得的44%,中層百分之四十群體拿到將近40%,下層半數人口大約拿到15%。(參見圖2.11.1)

從二○○○年以來,整體所得不均一直維持相當穩定。下層半數人口略有斬獲,國民所得占比在二○○一至二○一五年間從11%升為12%,同一期間,上層百分之十群體的國民所得占比從54%變為55%。這兩個群體的斬獲,是因為中層百分之四十群體持續受到擠壓,所得占比從34%降到略高於32%。整體所得不均的穩定狀態,不該遮蓋掉紀錄中勞務所得不均程度的下降,下層半數所得者在勞務所得分配的斬獲更多,二○○一至二○一五年間,所得占比從12%升為15%,上層百分之十群體的勞務所得占比從47%降為44%,中層百分之四十群體則從從37%升到將近40%,這確認了勞務所得分配的壓縮,也讓我們看到資本所得在整體所得分配當中十分重要。

比較的層級愈高,這種情形愈明顯。例如,二○一五年上層百分之一勞務所得者拿到全國勞務所得中的14%,而上層百分之一所得者在總體國民所得中拿到的份額卻兩倍於此,達到28%。

這種極端的不均水平如表2.11.1所示,表現在這些群體平均所得的龐大差異上。二○一五年,巴西成人人均所得約為13,900歐元(37,100巴西里爾),但下層半數所得者的平均所得低於3,400歐元(9,200巴西里爾),大約是全國平均值的四分之一。

在所得分配層級中往上走,中層百分之四十成人的平均年所得大約為11,300歐元(30,500巴西里爾),意即巴西的九成成年人中,有一大部分人的所得低於全國平均值,凸顯出巴西所得扭曲的程度,以及缺少廣大「中產階級」的事實。

由於這種狀況,上層百分之十群體的平均所得是全國平均值的五倍多,達到76,900歐元(207,600巴西里爾)。在所得分配層級中愈往上走,增加的幅度就愈可觀,最富有的上層百分之一群體的平均所得約為387,000歐元(1,044,900巴西里爾)。

表2.11.2呈現的是修正過後二○一五年所得分配上層群體的所得占彼,目的是要更精確地顯示國民所得在成人人口中如何分配,同時也對分配式國民經濟會計帳資料序列和訪調資料兩者間的不均估計進行比較。

如果只使用訪問調查資料,那麼二○一五年上層百分之一群體(約一百四十萬名成人)拿到了國民所得的12%。然而,如果納入財稅資料和國民經濟會計帳中的未分配所得,上層百分之一群體的占比會劇增為28%。上層百分之一群體在國民所得中的龐大占比,似乎逐漸使得中層百分之四十群體的占比愈來愈小。

在較高的所得層級也有類似的趨勢,菁英階層獲取的巴西所得高到不成比例。圖2.11.2a和2.11.2b比較下層半數人口(七千萬成人)和上層千分之一群體(十四萬成人)在這十五年間的所得占比。這兩個群體在二○○一年起步時處於類似的水平,拿到的國民所得份額都是11%左右,隨後卻快速分道揚鑣拉大差距,到了二○○四年,上層千分之一群體的國民所得占比成長到將近15%,下層半數人口的占比幾乎完全沒變。到了二○一五年,兩個群體的差距擴大到四個百分點,因此上層千分之一群體的集體所得遠高於下層半數人口,但人口數卻只有下層半數人口的五百分之一。

摩根在同一篇論文中也比較了訪調得到的粗略估計數字,以及他的基準國民所得資料序列(結合了國民經濟會計帳、訪調資料和財稅資料)。他發現分配層級愈往上,不均的程度和變化會愈大。這種差異顯示,如果完全依賴訪調、忽視國民經濟會計帳中流向企業的未分配所得,可能會扭曲我們對巴西的所得不均如何發展的瞭解。

例如,家庭收支調查顯示二○○一至二○一五年間所得不均程度降低,上層百分之十群體拿到的國民所得從47%降為略高於40%,下層半數人口的占比從略高於12%上升為16%。這些數字和上述趨勢與不均水平(上層百分之十群體的國民所得占比在55%上下起伏)正好形成鮮明的對比(參見圖2.11.3)。因此,整體趨勢是國民所得集中在所得分配上層的份額提高,下層半數人口的份額小幅提高,中層百分之四十群體的份額則持續縮小。

最富有群體的所得成長較高導致巴西的所得不均程度升高

分配式國民經濟會計帳也讓我們可以檢視,巴西在總體經濟面的成長如何影響國內的所得分配。二○○一至二○一五年間,巴西的累計國民所得實質成長共為56%(參見表2.11.3),從這種變化中引發的問題是:不同所得群體的所得成長,如何與這個數字比較。

下層半數人口的所得實質成長相當強勁,在這十五年間大約成長72%,高於中層百分之四十群體的44%,也高於上層百分之十群體的60%。上層百分位群體內部的成長也同樣強勁。上層百分之一群體的所得成長69%,上層千分之一群體的所得成長65%,都比國民所得累積總成長還高。

二○○一至二○一五年間,雖然下層半數人口的所得有成長,但上層群體拿到的總體所得成長果實卻大得不成比例。例如,上層百分之十群體拿到總體成長的58%,上層百分之一群體拿到32%。

在三大所得群體中,下層半數人口在這段期間創造了最強勁的所得成長率,但他們低落的所得卻表示,他們能從總體成長中拿到的部分相當小,只有16%。因此,他們在總體國民所得中的占比變化也相當小。中層百分之四十群體的相關數字,在我們分析各個群體在國民所得中的占比變化時,讓我們清楚看到所得的規模大小很重要:中層百分之四十群體的累積總成長率雖然小於下層半數人口,但拿到的總體成長份額卻有26%,高於下層半數人口的16%。

表2.11.3也把成長分為兩段大致相等的期間,一段是全球金融海嘯前,另一段是金融海嘯發生當時與之後。在二○○一至二○○七年的第一段期間,所有群體的所得都隨著經濟穩健成長而強勁增加,只有中層百分之四十群體的成長率低於國民所得。

但是,絕大部分成長果實都進到上層百分之十群體手中,上層百分之十群體拿到超過一半的總體成長果實。二○○七至二○一五年間的成長略為疲弱一些,總體所得增加了23%,不如前一期間的27%,但是在金融海嘯與經濟衰退開始之後,成長同樣集中在上層百分之十群體。本章資訊出自〈極端而頑強的不均:巴西的新證據—結合國民經濟會計帳、訪調與財稅資料〉(Extreme and Persistent Inequality: New Evidence for Brazil Combining National Accounts, Survey and Fiscal Data),作者為摩根(Marc Morgan),是世界不平等資料庫工作底稿系列中的2017/12號。

作者簡介:

阿瓦列多(Facundo Alvaredo)/巴黎經濟學院教授,世界不平等實驗室協同主持人。

江瑟(Lucas Chancel)/世界不平等實驗室協同主持人,巴黎政治學院授課講師。 皮凱提(Thomas Piketty)/巴黎經濟學院、法國社會科學高等學院教授。與阿特金森(Anthony B. Atkinson)等人共同創立世界高所得資料庫(WTID),目前進一步擴充並更名為世界不平等資料庫(World Inequality Database)。曾出版《不平等的經濟學》(L’économie des inégalités)與《二十一世紀資本論》(Le Capital au XXIe siècle)等書。 賽斯(Emmanuel Saez)/加州柏克萊大學經濟學教授、公平發展中心主持人,世界不平等實驗室協同主持人,曾獲克拉克獎章及麥克阿瑟獎。與皮凱提合著《租稅革命:二十一世紀的所得稅》(Pour une révolution fiscal: Un impôt sur le revenu pour le XXIe siècle)。 祖克曼(Gabriel Zucman)/加州柏克萊大學經濟學助理教授,世界不平等實驗室協同主持人,著有《富稅時代》(La Richesse cachée des nations)。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3D列印槍枝圖」上網解禁 美9州提訴訟緊急喊卡

遭恐怖分子挾持影片流出 日本失蹤3年記者安田純平跪地求救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