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常識」在日本仍是「非常識」:何謂武器裝備品的抵償貿易?

能勢伸之
·9 分鐘 (閱讀時間)

質和量均有飛躍提升的中國武力的增強,以及北韓新型飛彈的開發等,東亞的軍事威脅日漸升高的情勢下,日本的安全保障相關軍事裝備的所需費用也年年增加。今後更因人口減少,GDP成長無法有所期待,軍事費用的負擔將為沉重的壓力。面對如此狀況,前防衛大臣中谷元講述了可減輕採購裝備品所需負擔的妙案。這個已經成爲世界常識,卻沒被日本所採用的「抵償貿易」(offset)為何?

抵償貿易就是易貨貿易

――2021年度的預算案中,防衛經費將逾5.34兆日圓,創下新高。在防衛預算的總金額當中,由海外進口的防衛配備成品以及武器、原料物資、器材的採購費用所占的比例大概如何?

中谷 防衛物品的進口金額所占的比率,年年有升高的趨勢。特別在FMS系統的預算金額方面有增加的傾向。(FMS:作為美國的安全保障政策中的一個環節,以有價的方式提供裝備品給同盟的各國等的對外軍售)預計明年度進口配備品總額為3兆7000億日圓。其中針對國内所需約為3兆1300億日圓,而針對國外約為5000億日圓。(兩者均爲概算所需金額)

――2020年因冠狀禍,日本的產業也受到相當大的打擊。但鑑於即使是在此狀況下,北韓和中國的劍拔弩張情勢,就不得不增加來自海外的武器和裝備品的標購。對於解決如此矛盾困境的好計策,不知您有何想法?

中谷 那就是抵償貿易。這個方式已經成爲世界多國的慣例,但只有日本等的一部份國家還未採用。抵償貿易也就是所謂的易貨貿易。裝備品的進口國對出口國提出附帶條件作爲酬報。例如,我買你的戰鬥機可以,那你要來買日本的水陸兩用裝甲車,或是可以讓最新配備品的零組件在日本國内授權製造生產。另外一種方式是,提供與防衛裝備沒有直接關係的服務。例如將和武器毫無任何關聯的工廠招商至進口國,或者買對方的武器的交換條件是要對方買自己國家的農產品的方式。到目前爲止,日本完全沒有後者做法的事例。

――那在海外有哪些事例呢?

中谷 例如巴西在向瑞典的紳寶集團(Saab AB)購買獅鷲戰鬥機時,要求承諾授權技術轉移讓巴西生產該款戰鬥機的案例,或是英國航太系統公司(BAE Systems Plc)在賣給沙烏地阿拉伯戰鬥機時,提供了對沙烏地阿拉伯的製糖厰、製藥廠、石油化工厰等建設的支援和投資等的事例。

――以出口農產品作爲購買武器的酬報,那就是説,以出口稻米作爲進口戰鬥機的酬報也是可行的嗎?

中谷 是可行的。例如泰國曾以冷凍鷄肉作爲向美國購買F-16戰鬥機的交換條件。日本的話,把稻米、和牛、水果等的農產物品當作交換條件也都是可以考量的。

中谷元 拍攝:高山浩數

印度的抵償貿易率為50%?

――爲何您認爲抵償貿易是必要的?

中谷 以往日本從美國進口裝備時,爲了使日本防衛產業的技術提升、以及強化防衛物品的生產根基,展開了以授權生產或在國内進行最終的組裝作業,進而讓日本企業以共同開發的方式來參與。但近年由於機密性質較高的裝備品的保密規格變得較嚴格,所以可因應如此作法的案例正在銳減。另外,裝備品的價格大多是隨對方「喊價」,日本也有可能會被迫以不合理的高價購買。如果引進了抵償貿易的做法,購買的金額越高的話,對方就必須購買相對高額的物品。如此一來,可能有助於抑止對方漫天開價。對於改善現今幾乎已淪爲「賣方市場」(賣方在交易上處於有利的地位的市場)的日本軟弱立場也會有所助益。

――易貨貿易的金額以及百分比的決定方式,有沒有什麽規則呢?

中谷 基本上印度已經將抵償貿易制度化了,3000萬美金以上的案件的抵償貿易率的下限為30%,據説現在的行情,抵償貿易率是50%。而在歐洲也有100%或是在那之上的案例。抵償貿易率的決定會因著國家而有所不同。

――有個過去的事例,法國在1980年代向美國購買了3架AWACS(空中預警管制機),要價 8億美元。但當時的抵償貿易率的設定是130%的金額,結果好像使得美國不得不向法國買入大量的噴射引擎的這種案例……。

中谷 是的,各國都有其本國所開發的優越武器和裝備品,其中大多是受到國家保護的防衛機密。以美國來説,也因爲需要法國噴射引擎的特殊技術,所以並不是無益的購物。而法國雖然付了昂貴的費用購物,但對於其國内的防衛產業來説是非常有助益的事,所以我認爲可説是一筆雙贏的交易。

――如果日本要採取抵償貿易的話,對於要如何來進行,您有何具體的想法嗎?

中谷 抵償貿易需要各部會間的協商。因爲進出口相關事宜是經濟產業省的管轄範圍,不能光由防衛省來決定。而防衛省和經濟產業省有必要確實地來制定法規。因為防衛裝備的海外轉移(裝備的出口)需要各個做逐一的判斷,所以要有政府的支持才可能實現。

日本製防衛裝備的出口需要政府的支持

――也就是説菅義偉首相一交代下去就可以執行了嗎?

中谷 現在還無此動靜,但我覺得表明實行意願是必要的。採用抵償貿易的做法需要哪些程序?召開估評檢視會、周全齊備相關現實環境是很重要的。

――感覺菅首相對於像行動電話收費的降低以及NHK收訊費用的降價等,這些看得到的實惠事物非常的熱衷。您有向菅首相及岸信夫防衛大臣提過嗎?

中谷 我在國會質詢時詢問過關於抵償貿易之必要的相關事項,也在2020年11月底的安全保障委員會上向政府質詢了抵償貿易的必要性。

――2021年度的預算案中,有個「推展適切的海外轉移」的項目,大約編列了6億日圓。這是爲了將我國開發的優越防衛裝備品積極地出口所列的,針對這點您有什麽想法嗎?

中谷 這不止是爲了整備和發展我國防衛產業的根基,若與同盟關係的各國有通用裝備品的話,在聯合軍事演習時,也能期盼在聯手合作上更加順利。此外,優越的日本製裝備品如果能夠提升他國的安全保障能力,對日本的評價也會提升。

――也就是説,抵償貿易在今後我國要推展裝備品的出口事物上,也會是個課題。要如何應對進口國的要求有必要事先商定。

中谷 因爲那是交涉協商的事,所以不能預知會有什麽樣的結果。但如剛才説到的,像印度等已經定了制度,美國也有可能會要求抵償貿易,到時就不得不接受了。而裝備品的出口,需要一件一件經過經濟產業省的負責部門許可,所以企業在裝備品是否能夠得到認可,是隨經濟產業省的擺弄,而製造廠商若覺得裝備品能否出口是有風險的話,就會沒有製造意願,再加上如果沒有什麽利益的話,就更不願意生產製造了,所以政府有必要給予某種程度的保障來支持和援助。

――抵償貿易來得及在2021年度開始採用嗎?

中谷 雖然已經在推動了,但還很困難。在「武器出口三原則」的時代背景下,武器的出口實質上,長期處於不可能的狀態。現在雖然因著「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讓防衛裝備的海外轉移成爲可能。但是,真的要出口裝備的時候,在野黨也有可能會在國會上以「當真要販賣軍火武器?」來作爲爭論的焦點,所以在日本還有一些門檻較高的課題。但是,有鑑於緊迫的東亞情勢,綜合導彈防禦能力以及太空領域上的防衛能力等的強化,都是今後在安全保障問題上刻不容緩的課題,而在我國財政持續緊絀的狀況下,我認爲今後更應該將抵償貿易當成必須認真來探討的重要主題。

能勢伸之 [作者簡介]

軍事記者。1958年生於日本京都市,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畢業,長期擔任國防問題相關採訪工作,1999年科索沃爆發武裝衝突之際,曾採訪貝爾格萊德(譯注:塞爾維亞首都)和北約總部。著有《飛彈防衛》(暫譯,新潮新書)、《東亞軍事情勢的未來》(暫譯,PHP新書)、《檢證 日本著彈》(暫譯,共著)等書。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美:用一切手段 抗陸不公平貿易
拉出藍糞便 俄街頭驚現「3色浪浪」緊急採樣
長期家暴不忍了 印婦把尪綁貨車「拖500公尺」爆頭
洗完澡滑充電中iPad 女觸電身亡
戈巴契夫90大壽 籲世人深思「什麼是安全?」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