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克國進決賽 挑動南斯拉夫恩怨情仇

楊明娟
中央廣播電台

2018世界盃最大黑馬克羅埃西亞,連闖6關,在11日的4強賽,歷經延長賽,以2比1氣走被看好的英格蘭,自1991年脫離南斯拉夫獨立以來,首次踢進世界盃冠軍賽。

前南斯拉夫的鄰國大部份都讚揚克羅埃西亞的精彩表現,但塞爾維亞總統除外,至少目前不能指望他支持克羅埃西亞。

每當國際性的大比賽登場,都會出現一個熟悉的感嘆:「如果南斯拉夫仍是一個國家,想想看我們國家隊會有如何驚人的表現」。

這種懷舊式的感傷隱藏了一個事實,即沒有波士尼亞或塞爾維亞的球員,克羅埃西亞仍然表現得很好,而最重要的是,南斯拉夫過去從未踢進過世界盃決賽。

如果有一個人能夠代表足球以及多文化的南斯拉夫夢想,這個人非奧西姆(Ivica Osim)莫屬,他是南斯拉夫瓦解前的國家隊總教練。

奧西姆在1990年帶領南斯拉夫國家隊打進世界盃半準決賽。當塞爾維亞軍隊開始進行轟炸,奧西姆當時對著塞爾維亞記者說,希望大家記得「我來自塞拉耶佛」。

來自波士尼亞、今年已77歲的奧西姆,今年得以見到莫德里奇(Luka Modric,克羅埃西亞隊長)帶領克國,打進15日的決賽,將與法國爭奪大力神盃。

奧西姆說:「他們做到了,整合個人的能力為一體;即使筋疲力盡也不放棄。」

對於許多人來說,1990年代、造成13萬人喪生的戰爭仍餘悸猶存,因此即使擁有共同的語言和文化,許多人仍無法衷心支持克羅埃西亞。

這種情況在塞爾維亞特別明顯。塞爾維亞隊在小組賽就遭到淘汰。

在今年6月初,貝爾格勒足球學校為兒童舉行了一場迷你世界盃。當時每一隊分別穿上今年世界盃小組賽32個國家的代表顏色球衣,唯獨缺克羅埃西亞。因為擔心觸動塞爾維亞人的敏感神經,這支兒童隊只能穿著全白T恤。

前網球世界球王喬科維奇(Novak Djokovic)是塞爾維亞最知名的運動員,但當這位12座大滿貫賽金盃得主表達對克羅埃西亞在世界盃表現的支持後,立即招來批評。塞爾維亞執政黨國會議員朱卡諾維奇(Vladimir Djukanovic)在推特上說:「只有白痴會支持克羅埃西亞。諾瓦克(喬科維奇)你不覺得羞恥嗎?」

在克羅埃西亞與地主隊俄羅斯在半準決賽遭遇時,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也毫不掩飾支持的對象。他說:「我支持俄羅斯,這是我的權利。塞爾維亞是民主社會,每個人都有權決定想支持誰。」但這個觀點並非每個人都接受。許多塞爾維亞人仍對克羅埃西亞的表現給予稱讚,有時候甚至是因此欣喜若狂。

在克羅埃西亞擊敗英格蘭,搶下決賽門票後,塞爾維亞南部城市尼什(Nis)的居民米歐德拉格(Miodrag)就表示:「真心祝賀,太棒了!」有些人甚至建議:「我們的球員和聯邦政府或許可以請求克羅埃西亞來指導我們的足球。」

在南斯拉夫仍為一個國家時的知名體育評論員潘提克(Milojko Pantic)表示,有些塞爾維亞人基於兄弟情誼,在半準決賽時支持克羅埃西亞,但那些希望俄羅斯贏球的人則是「頑固及民族主義者」。

在馬其頓,大部份人支持克羅埃西亞,儘管仍有民族主義者力挺俄羅斯。

馬其頓總理柴伊夫(Zoran Zaev)在推特上貼出與克羅埃西亞總統季塔洛維奇(Kolinda Grabar-Kitarovic)於北約組織(NATO)高峰會上的合照,並寫道:「恭喜克羅埃西亞。政治、體育、區域和全世界,今晚都團結一致了。」

在報紙「Vijesti」網站上,一位匿名的蒙特內哥羅人寫著:「政治擱一邊,放棄仇恨,鄰居們!你們是前南斯拉夫的驕傲。」在蒙特內哥羅,大約有6,000名克羅埃西亞裔居民。

至於在波士尼亞的克羅埃西亞裔,當然也是支持克羅埃西亞。但波士尼亞分析家克瑞席奇(Zoran Kresic)觀察到更深入的現象。他說:「這類支持已經使區域和波士尼亞團結一致,這是自血腥內戰結束以來首次見到。」波士尼亞人口有15%是克裔。他認為,這是克羅埃西亞、波士尼亞和塞爾維亞關係逐漸回暖的一部份。

逗陣瘋世足

韌性大爆發!克國逆轉勝與法爭金盃
4強戰5個看點 瘋狂世足驚世人
完全燃燒 11勇士打死不退
20年磨一劍 克軍衝破極限
英帥讚子弟兵 值得驕傲

今日最夯新聞流量前3名

扁提議 辦「政治追殺」辯論會
難過了?管碧玲深夜退出群組
對抗解放軍「台灣想買3武器」

相關新聞影音

--------------------------------------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https://goo.gl/iy5TCA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