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專欄》酌古鑒今:廉吏孔覬 火燒官倒品

台灣新生報

作者:慧淳

孔覬(讀繼)字思遠,會稽山陰人。是南北朝時期宋國的一位非常清廉儉約的官員,他從來不計較生活上的貧富,而且常常以廉政為己任。因此雖然為官多年,但日子過得卻十分清貧,穿的衣服和用的物品都十分粗劣簡陋,即使遇到一些奇物珍寶,他也不予理會,不為所動。

孔覬的弟弟和堂弟在外地做官,利用職務之便置辦了一些財物,準備拿回家倒賣賺錢(就是現世所稱的「官倒」)。有一年這兩個弟弟請假回家,乘船路過孔覬任職的地方。孔覬到岸邊迎接他們時,見到河裡並排停泊著十幾艘船隻,上面都裝滿了錦絹、紙張、竹蓆之類的貨物。

孔覬尋思:弟弟回家探親,運載這麼多東西幹什麼?他裝作高興的樣子,問兩個弟弟:「弄這些貨物,有什麼用途?」弟弟如實告訴他:「把這些物品倒運回去,可以賺不少錢。」了解實情後,孔覬說:「我現在生活上很貧困,非常需要這些東西,你們就給我留下吧。」他下令叫人把船上的東西全部搬到了岸上。然後,非常嚴肅地對兩個弟弟說:「你們這樣做,有愧於當官的職責、身分!怎麼能藉回家的機會,幹起商人的勾當呢?」說罷,就叫人把這些東西燒掉,兩個弟弟苦苦哀求也不行,直到全部物品燒光了,他才離開。從此以後,他的兩個弟弟也知道自律了。

大明八年,孔覬到朝中擔任司徒左長史。當時他的弟弟孔道存接替了他原來所任的江夏內史職務。有一年,陝西以東的地方發生了特大旱災,京城的米價日趨上漲,買一斗米要花100多塊錢。孔覬的弟弟考慮到哥哥人在京城,糧食一定很緊張,於是就派人給孔覬送去了500斛(古代以十斗為一斛)米。

孔覬看到這些米後,非常不高興地對來人說:「我在江夏住了三年,在離開那裡的時候,連路上吃的糧食都沒有帶。二弟到那裡還沒有多長時間,哪裡來的這麼多米呢?這些米我一粒也不要,你運回去吧!」他又囑咐說:「現在糧食緊缺,你們都要愛惜糧食!千萬不要發生餓死人的事!」前來送米的人為難地說:「自古以來,還沒有載著米往上游去的。目前京城的米價這麼高,請在這裡卸下賣掉吧。」但是孔覬一臉怒色,堅決不答應。來人沒有辦法,只好原封不動地把米又運了回去。

(事據清代《淵鑑類函》)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