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愛芝坦然做自己

洪安怡╱台北報導
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洪安怡╱台北報導】

6歲那年動了一場切除手術,丘愛芝從此就被當女孩養著,但成長過程中,外貌卻愈來愈男性化,和女同性戀的一段長達10年的感情,最終因為自己「太像男性」而結束,迫使他重新面對性別議題,更創辦國際陰陽人組織(OII)中文版,成為台灣第一位公開現身的雙性人,持續倡議雙性人運動。

丘愛芝勇敢站出來倡議雙性人議題。(翻攝自丘愛芝臉書)
丘愛芝勇敢站出來倡議雙性人議題。(翻攝自丘愛芝臉書)

「該用先生還是小姐稱呼您呢?」記者致電詢問的第一個問題,丘愛芝就笑了,從出生至今52年,每當有人問起自己的性別,丘愛芝的第一個反應還是不想回答,因為本來就沒有特定的稱呼給雙性人,「走出門後,性別才會成為我的問題」。

國中時期就讀女校,丘愛芝就覺得自己和別人「有點不同」,卻說不出來那是什麼,高中時沒有發育胸部、沒有出現月經,某次和男同學一起上山露營時,晚上男生摸了過來,他害怕的不是被侵犯,而是自己肚子下方的傷疤被發現,被發現那個不是男生也不是女生的身分。

丘愛芝在28歲那年認識了身為同性戀的女友,兩人交往了10年,最終因為自己太像男生而結束戀情,也再度引爆性別問題;他在42歲那年遠赴美國訪問其他雙性人,也漸漸理解自己天生就是雙性人,擁有子宮跟卵巢、鬍子跟喉結,擁有足夠的女性荷爾蒙和男性荷爾蒙,這樣特別的存在。

而今監委點出雙性人人權議題,丘愛芝認為,手術健保是否給付是其次,反倒是社會應該要給予大眾清楚的治療權教育,讓雙性人知道不需要因為社會主流意識而改變自己的身體,「我的性別不會只有一種答案」,至於身分證的性別登記,他認為刪除欄位是最理想狀況,不需要從性別欄位就開始分化,只是現階段要做不容易。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