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台虛張聲勢會一直持續到美國大選後

無妄齋
·9 分鐘 (閱讀時間)

治港從嚴到對台統戰:透視中共涉外策略變化

自2000年代起香港本土思潮崛起,一般被設想成抵制中國蠻橫管治、溫和民主抗爭失效的另一種逆反心理,主張香港獨立過往亦遭本地民主派或海外民運人士視為中共樹立的稻草人,甚或中共滲透破壞民主運動的一著暗棋,從未被認真看待。

然而從2014年「雨傘革命」到2019年「反送中」抗爭,本土、港獨早已跳出學術探討或小股政治勢力,逐漸蛻變成嚴肅政治議題,確立陷入中共威權肆虐困局癥結在缺乏主權導致無從自主。本土組織在社運和選舉滋養中茁壯成長,並積極於海內外奮鬥謀求出路,遂令北京當局認定為心腹大患。

鑒於種種原因,現時社會已較少爆發嚴重衝突,各式示威請願者遭受瘋狂的政治、司法報復,抗爭浪潮隨之稍為消退。然而特區政府不打算偃旗息鼓,反而遵照中共的治理藍圖,按港區《國安法》推行多項措拖,密謀阻斷抗爭氣氛蔓延。

中共治港方略剖析

就在美中交惡、內外交困之際,中國元首習近平匆匆展開其第三度「南巡」。他在深圳特區成立40周年慶典演說,雖有評論認為是將鄧小平「改革開放」路線重新定義成科技和產業之自主創新、內需為主的經濟內外雙循環,亦賦予深圳更大政策自主權。但據其照本宣科及近日面世的《深圳改革試點實施方案》,看似項目繁雜,實欠缺大刀闊斧的開放革新措施,甚至僅將本已下放到廣東省的「省級經濟社會管理權限」逐步授予深圳,重彈2018年南下的舊調。

同樣出席大會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為向北京爭取更多政策優惠以助疫後經濟復甦,不惜延後發表施政報告。可是林鄭將晉見習的傳聞卻無疾而終,甚至兩年前港珠澳大橋揭幕禮兩人並肩而行的意氣風發已不復見,降格到祇能敬陪末座,中共意圖可見一斑。

習的對港論述則包含於建設粵港澳大灣區,表面著墨不多,台灣事務更是隻字未提。不過從是次習南巡的政治姿態、港台兩地近日時事,結合前述社會背景,從中可窺知些許端倪。

香港特區政府遵照中共治理藍圖,按港區《國安法》推行多項措拖,密謀阻斷抗爭氣氛蔓延。(湯森路透)

「國家認同再教育」

循現代國家建構理論觀之,公民教育使個體習得公民意識,從傳統到現代定義自我身份,促進族群成員社會化,而不再是原子般各自為政的存在。過程中必然關涉到國家認同、培養國民意識,於中共眼裏自是兵家必爭之地。

然而為根絕懷英戀殖情結、引導港人民心回歸,特區政府炮製隱惡揚善且扭曲史實的國民教育,試圖重塑中國認同感,2012年卻在爭議聲中遭逢挫敗;不設既定立場的通識教育,復因鼓勵多元思辨,意外成為青少年的政治啟蒙,屢受中國官媒抨擊,近日更於教育局授意下大幅修改,務求政治正確。

本港從民主派到社運圈源自中華國族認同的「認中關社」(認識中國、關心社會),演變成以香港為本位思考前路,與往日「懷想英治」或「民主反共」情境早已大不相同。中國作為不義的主權國,既漠視港人長久以來的民主訴求,復迎來本土獨派主張挑戰,無法僅以潛移默化的「官方愛國主義」(Official Patriotism)洗腦學生,黨國意識形態不足以抗衡本土主義,於是設法藉嚴懲制約港人,剔除威權管治的不安因素。

10月初,一位小學教師因設計教材涉及港獨議題,遭教育局永久撤銷註冊資格,決定得官媒《人民日報》和應,且以「建立健全與『一國兩制』相適應的教育體系」作結。故此除了預定在施政報告內根據港區《國安法》第10條制訂「國安教育」以外,有港區人大建議通識教育融入憲法及國安教育,全國人大常委會更隨即通過修訂《國旗法》和《國徽法》,在中小學增加對國旗、國徽精神及歷史教育,特區政府稍後將比照處理,徹底執行規訓與懲罰(Discipline and Punish)。

矮化香港 削足適履

講究「排位政治」的中共刻意貶抑林鄭,亦一改從前攏絡港人的「中央送大禮」,習近平公布新版「改革開放」宣示放權深圳,營造香港不融入大灣區則落後於人的發展失衡印象,再度惹來港、深地位孰輕孰重的疑竇。

習於深圳提及粵港澳的寥寥數語,名義上是在橫琴、河套等地採用港深共管的「飛地模式」,循序漸進地市場一體化,關鍵卻在達至「經濟運行的規則銜接、機制對接」,其操作是將香港國內化,與先經後政的拓展方向逆風而行。

前文述及中共運用間接的「鑲嵌治理」(Embeddedness),甚至直接經兩辦行使「監督權」、設國安委和國安公署把管轄權延伸至內政,引《緊急法》改由人大授權委任立法會議員,旨在舖排「二次回歸」,盡早實踐「一國一制」。親中學者繼而提出觀點,香港有別於中國的政制和法律,竟屬於地方化的「法律割據」,歷來引以自豪的典章制度,淪為窒礙經濟民生發展的絆腳石。可見由立法、行政、司法到執法,並非大舉開放深圳管治與香港乃至世界接軌,而是強制弭平兩城差異,藉辭「拆牆鬆綁」不斷削弱其獨特性,牢牢掌握全面管治權。

既出現上述政策更迭,北京是否不再重視香港角色?恰恰相反,當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立法、檢討《美港政策法》等作為牽制中國之際,務必防備外國借本港民主抗爭以作動搖中共體制的槓桿,為進一步閉關鎖國做好準備。

究其因由,中共一直研判港人以西方民主觀念檢視中國、香港與台灣,在自由民主的序列上,台灣占優,中國居末,香港則處於夾縫之中,無法向上體齊更不願往下沉淪,是以「一國兩制」必然存在難以調解的矛盾。中央政府向來以羈縻手段對待港中關係,提供政策優惠、發展及交化交流機會爭取港人認受,重要政策或政制發展若遇民意反彈則束之高閣(如《基本法》23條),避免觸發更多政治紛爭甚至激烈抵抗。

但從「831決定」終結港人普選之路後,「占領中環」的發想到轉化成「雨傘革命」的實際行動,中共領導層深切意識到,港人的抵觸情緒並非僅止於利益分配不均令群體分化、國家認同障礙、港中民眾之間的文化鴻溝,而是在過去「高度自治」下中央諸般照拂,使港人產生透過爭取民主普選換取「完全自治」的錯覺,進而發展出「獨立政治實體」甚至「香港獨立」的分離主義傾向,北京對「奪權」不能聽任由之,遂以鐵腕讓港人認清中央對地方的主從關係。

習選擇在疫情未退、美國大選將至的敏感時機高調南巡,原理在此。

中共實行人質外交(鄭宇欽/左、李孟居/右),是為應付國內中華國族主義者對武統台灣「雷聲大雨點小」的質疑。(合成圖片)

「一國兩制」破產 構陷台港獨合流

2018年末對台灣九合一選舉後局勢的錯判、2019年《告台灣同胞書》的武統要脅、「反送中」的港台共振、2020年民進黨中央全面執政,中共對台工作及治港方針連番受挫。教育到管治拑制應用在香港,昭示中共已放棄用支離破碎的「一國兩制」垂範台灣。

頻繁針對台灣的軍事動作,包括多次派遣軍機逾越海峽中線、戰機及艦隻「繞島巡航」、舉行軍事演習及試射中程導彈,加上中共軍方宣示主權的門面話,不難猜想是以軍事力量震攝台灣。習近平南下行程特意安排視察海軍陸戰隊,彷彿印證去年初「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豪言壯語。

台灣以至美方軍事專家對中共軍事侵台的擔憂,不無道理。中共不斷渲染武力犯台的態勢,致令台海劍拔弩張,配合親中統派代表吶喊助威,看似成功塑造「收復河山」之決心;那邊廂卻未見奪島對峙所需的大幅動員集結,以台、日、美等國長期聚焦中共異動的情資系統,近日警報與因應及時以及美方軍售消息頻至,國民對軍隊掌握動靜後有力捍衛國土抱有信心。

再從處理涉外事務角度切入,現時北京祇能先安內後攘外,迫切需要緊栓香港;美、台布局則須靜待11月初美國總統選舉塵埃落定,方能謀定後動。依此研判,現階段中國對外動作多屬虛張聲勢。

就在習南下前夕,中國官媒央視《焦點訪談》連續三集報導「破獲台諜集團」案件,《人民日報》又故意致函台方警告「莫當台獨馬前卒」,虛構「台獨分裂國土、顛覆中國政權」的假想敵,實行人質外交試圖要脅,應付國內中華國族主義者對武統台灣「雷聲大雨點小」的質疑。

值得注意的是被捕的台商李孟居,中國國安羅織他聲援「反送中」的個人行為,構陷成「台獨港獨合流」的「犯罪事實」。其用意既是對台心戰,令台灣官方及民間投鼠忌器,不敢公然支援港人民主運動;同時坐定所謂「勾結外患」的既定事實,證成港區《國安法》訂立之必要,亦趁機斷絕港人向海外尋求一切可行支援(包括人道援助專案、最近橫遭撥穢物的「保護傘」等),使本港抗爭者更形孤立。

甩脫韜光養晦冒進崛起無望,面臨紛亂局面束手無策,更忌憚內外各方力量協力圍堵。凡此種種,均反映習核心深陷權力焦慮。

※作者為香港人/網媒記者兼撰稿人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快來成為魔法師!「哈利波特—回到霍格華茲」快閃店開跑

【影片】「幸福金龍鍋」打造全新火鍋旗艦店 「世界首創」星球升空 漂浮半空超夢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