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 期待另一個「覺醒年代」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澎湃新聞)
(圖/澎湃新聞)

共產黨在中國發展至今,擁有將近9200萬黨員,是「世界上最大的馬克思主義執政黨」,又統治14.5億人,掌控世界第2大經濟體,更編織「偉大復興中國夢」。其外交之擴張或節制、經濟之長榮或趨緩、軍事之猛進或自持,均牽動全球。7月1日,中國共產黨將要慶祝建黨百年。

從上海到中南海,回顧其嫁接而內化的理論堆砌,辯證而自圓的真理探索,顛簸且崎嶇的發展進程,嚴酷且鋪蓋的政治運動,激烈又鬥狠的權力傾軋,專斷又全面的社會控制,共產黨100年來,給中國帶來多重矛盾且對撞的複雜圖像。

歷史是會留下紀錄的。中共既未能以1945年《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擺脫路線爭辯,也不可以1981年《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就此甩鍋翻頁,更不可以當前「國進軍強」的面貌,來設想揚棄「以階級鬥爭為綱」之後,轉型正義已然結案。

歷史也是不堪回首的。1959到1961「三年困難時期」,數千萬非正常死亡之餓莩,1966到1977「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數千萬被迫害的孤魂,即使沒有忘記,總是害怕想起來。當時沒有人能「說好中國故事」。

當然這幾年加大力道「精準扶貧」、「全面脫貧」,放在中國近300年的歷史看來,共產黨為大陸同胞,確實辦了實事,做了善事,無需挑刺,也不能否定。

過去不斷的「整黨整風」以及現在的「四個全面」,既可訴說中國共產黨不斷「自我完善」的特質,也可說明如今強調「紅色基因」、「不忘初心」所隱含領導核心對未來交班的焦慮。

在中共建黨百年之時,也正逢習近平所稱「百年未有之變局」。迎向機遇和挑戰並存的未來,除了已然啟動與美國的強權長期爭霸之外,中國共產黨至少仍有不可逃避的三個答卷。

首先,中共雖然可以成王敗寇的心理,堅持對延續110年的中華民國視而不見,但無論是「西伐利亞國際觀」,或是「逐鹿中原天下觀」,兩岸隔海分治以及中華民國的存在,卻是無可爭辯的事實,也仍將是爭一時也爭千秋,須由兩岸共同書寫的答卷。

其次,自「古田會議」立下共產黨對工農紅軍實行絕對領導以來,不許槍指揮黨,軍隊要聽黨的話,要政治合格、聽黨指揮,是軍隊無論如何制度化與現代化,都不容挑戰的革命本質。只是仰賴全國14億各族人民納稅,卻僅效忠一黨的軍隊,能否永續不改,遲早會收到答卷。

再次,從嚴治黨、依法治國、深化改革、建成小康社會,基本上是從尚未脫離「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邁向「中國夢」理想的「葉克膜」。一黨專政與國家資本主義融合的「北京共識」,在全球化與網際網路的覆蓋下,能否保證「黨管一切」,在中國永遠執政,也是共產黨的歷史答卷。

為了慶祝「建黨百年」,中共中央製播了以李大釗、陳獨秀、胡適等人,從新文化運動、五四運動到中國共產黨成立(1915~1921年)為題材的電視劇集,刻畫了那個時代知識界針對中國未來應該選擇哪一條發展道路的高素質論辯。《覺醒年代》雖然是經過黨中央審批的內宣「主旋律」,卻獲得了包括年輕世代在內廣大知識分子的迴響。

全球「戰後嬰兒潮世代」幾已盡數退休,「紅二代」終將和前人一般,交出棒子退下政治舞台的此刻,也正是中國再一次有機會「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的重大機遇。我們真心盼望諸子百家得以在享有充分的言論自由下,論辯中國下一步如何走,期待另一個《覺醒年代》的早日來臨。

在數千年華夏文明與政經發展的歷程中,以馬列主義為根苗的共產黨在中國出現,究竟是百年前革命圖強的必然選項,還是歷史長河中偶然乍現的短篇,終將由未來歷史家評說。(作者為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