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邊界衝突:尼瑪丹增和在印度「秘密」部隊服役的藏族士兵

·7 分鐘 (閱讀時間)
尼瑪丹增(Nyima Tenzin)遺像
丹增的家人說,他在印度的秘密軍事部隊服役數十年。

數十年來,印度將一些西藏難民招入一個秘密部隊,專門用於高海拔作戰。最近,該部隊一名士兵的死亡令這支部隊成為了關注的焦點。這是BBC記者艾米爾·皮爾扎達(Aamir Peerzada)的報道。

尼瑪丹增(Nyima Tenzin)的一張照片安放在房子的角落,沐浴在一盞油燈的暖光中。旁邊的房間裏持續傳出人們祈福的聲音,家人、親友和佛教僧侶在吟誦著經文。

幾天前,這名51歲的士兵在拉達克的喜馬拉雅地區班公錯附近的一起地雷爆炸事件中身亡。該地區是近月來印度和中國軍隊對峙的地方。印度軍隊的消息源向BBC表示,當時他是被一枚1962年中印戰爭當中遺留下來的舊地雷炸死的。

「8月30日,大約晚間10時30分,我接到一個電話,說他受傷了,」丹增的兄弟納姆達克(Namdakh)回憶說:「他們沒有告訴我說他死了,是一個朋友在後來對我確認的這個消息。」

丹增的妹妹在他們列城的家中點燃油燈
丹增的妹妹在他們列城的家中點燃油燈

丹增的家人向BBC表示,丹增一直是印度特種邊境部隊(Special Frontier Force,簡稱SFF)的成員。這是一個秘密的軍事部門,大部分成員是西藏難民。據報該部隊約有3500名士兵。

他的家人說,丹增也是一名難民,他在這個部隊服役超過30年。

外界對於印度特種邊境部隊了解甚少,印度官方亦從未正式承認其存在。不過,它也是一個眾所周知的秘密,軍事和外交政策專家和報道相關地區的記者對此亦相當熟悉。

不過,丹增的死——發生在8月的最後一個周末,正值印中兩國緊張關係加劇之際——促使第一次公開承認藏人在印度軍隊當中的角色。

在丹增所生活拉達克區首府列城,當地人與西藏社區的人們聚在一起,在一場大型葬禮當中向他告別。葬禮以軍方規格進行,包括21發鳴槍致敬。

2020年9月7日,尼瑪丹增被給予了軍方規格的葬禮。
2020年9月7日,尼瑪丹增被給予了軍方規格的葬禮。

印度人民黨(BJP)秘書長拉姆·馬達夫(Ram Madhav)出席了葬禮,並在丹增的靈柩上獻過花圈。靈柩亦用印度和西藏旗幟覆蓋,並由軍車運回他的家。

馬達夫甚至在推特(Twitter)上發文,形容丹增是印度特種邊境部隊的成員以及一名為守護拉達克邊境而「獻出生命的藏人」。他之後又刪除該條帖文——在當中他將印中邊境寫成了「印度-西藏」邊境。

雖然政府及軍方均沒有發表官方聲明,但是該葬禮還是被印度國家媒體廣泛報道,並此看作是一次對北京的「尖銳信號」和「有力信息」。

「直到現在之前,這(SFF)還是一個秘密,但是它現在已經被承認了,而我非常高興,」納姆達克丹增說,「任何服役過的人都應該留名並得到支持。」

「我們在1971年打過一次,那次也保密;然後在1999年,我們在卡爾吉爾與巴基斯坦開戰,那一次也保密;但是現在,它第一次被承認。這令我非常高興。」

專家表示,印度特種邊境部隊是在1962年那場印中戰事之後開設的。

「當時目標是徵召逃亡至印度並且有高海拔游擊戰經驗的西藏人,又或者是前四水六崗的成員,那是西藏的一支游擊武裝部隊,曾反抗中國至1960年代初期,」西藏記者兼電影製作人格桑仁青(Kalsang Rinchen)說。他的紀錄片《吉大港的幽靈》(Phantoms of Chittagong)就是以對SFF前成員的詳細訪問為基礎。

1959年,在一次反中國的顛覆行動失敗後,第十四世達賴喇嘛逃離西藏,在印度建立流亡政府,並在那裏生活至今。數以萬計西藏人跟隨他逃往印度,並尋求避難。

當地的藏人和丹增的家人出席葬禮。
當地的藏人和丹增的家人出席葬禮。

印度對達賴喇嘛以及跟隨他而來的難民所給予的支持,很快就成為了中印兩國之間摩擦的源頭。印度在1962年那場屈辱的失敗更加劇了緊張關係。

當時的印度情報局局長穆利克(BN Mullik)據報是在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幫助下建立了印度特種邊境部隊。華盛頓在當中的參與程度受到了質疑——一些消息源稱這純粹是印度的自主行動,但是有美國的「全面支持」;另一些人則說有約1.2萬名西藏人是由美國特種部隊訓練,並且部分由美國資助。

「大部分訓練是由美國人提供的,」西藏難民強巴(Jampa)向BBC表示。他在1962年加入印度特種邊境部隊。

「當時有一名來自CIA的人說很爛的印地語——他訓練了我們當中四個懂印地語的人,但我們大部分人都不懂印地語。然後那四個人再來訓練其他人。」

部隊一開始只徵召西藏人,但後來擴大到非西藏人。專家表示,整個部隊直接向聯邦內閣匯報,並且一直都由軍方的一名高層官員領導

「當時最主要的目的是秘密地對抗中國,並收集情報,」格桑仁青說。

中國方面否認對印度特種邊境部隊有了解。

「印度邊防部隊中有沒有流亡藏人,這個具體的情況我並不了解。其實,你們不妨通過你們駐印度的記者去問一問印度官方的說法,」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最近的一場記者會上這樣說。

丹增在班公錯一帶被地雷炸死。
丹增在班公錯一帶被地雷炸死。

她還表示:「對中方來說,我們的立場非常清楚,我們堅決反對包括印度在內的任何國家以任何名義為『藏獨』勢力從事分裂、破壞中國的活動提供任何便利和場所。」

北京仍將西藏作為中國的自治區管治。而自六月兩國在邊境發生衝突並造成20名印度士兵死亡之後,中國與印度的關係轉趨惡化。印度表示,中國也有士兵在衝突中死亡,但是北京未對此置評。

這場持續數十年的緊張關係,原因是兩國邊境劃定當中的含糊地段——當中有大片人無法居住的山地。

「這對印度來說是一個尷尬的狀況,」威斯敏斯特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迪比耶什·阿南德教授(Prof Dibyesh Anand)說,「印度基本上是在向中國表示,它將會用西藏人來對付他們,但是在官方立場上,他們不會那樣說。」

「我們做了所有印度軍隊做的事,但是我們從來沒得過軍方的榮譽或者認可——這一點還是令我傷心,」前SFF戰士強巴說。

很難說,印度最近低調承認SFF的存在會對印中關係有什麼影響,但是兩個鄰國之間的關係肯定會令在印度的超過九萬名藏人擔心,他們當中很多人仍然希望有一天能夠回到西藏。

不過,印度也感覺像個家。

「我們所有人都為丹增感到自豪,他為我們的兩個國家——印度和西藏——獻出了生命,」他的姐夫扎西(Tudup Tashi)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