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大會議如何就經濟危機做出回答?

Hans Spross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兩會推遲長達兩個半月舉行堪稱前所未有,想必中共領導人做出這樣的決定也很不容易。約3000名"人民代表"共聚一堂的全國人大會議對穩定和共產黨領導的合法性具有標志性意義。因此,兩會推遲舉行也是中國領導人並非能夠控制一切的一個象征。

此次兩會上,工作小組視頻會議將增多,與媒體的聯系也更多通過電郵進行。不過,柏林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ics)專家古思亭(Kristin Shi-Kupfer)也指出,因其重要的象征意義,此次人大會議將保留約3000名代表出席人民大會堂開幕式的慣例。

告別習以為常的經濟增長速度

中國是世界上首個受新冠疫情沖擊的國家,也是首個控制住疫情的國家。迄今中國尚未出現第二個"武漢",為此,中國領導人采取非常嚴格的隔離措施來應對哪怕是最小的新傳染鏈的出現,比如目前在東北吉林。

這樣的措施當然也影響到該國的經濟復蘇。今年第一季度,中國經濟同比下跌6.8%。這在中國的後毛澤東時代前所未有。鑑於危機帶來的許多經濟、社會後果以及政治對策尚未澄清,中國乃至世界公眾因此都緊張地等待人大會議宣布新的消息。會議將從形式上通過中共領導人先前做出的決議。

單薄的"保護傘"

據專家估計,中國的封城措施可能導致多達3000萬居民在經濟上陷入生存危機,包括官方失業統計沒有囊括的城市裡的民工以及小企業主和他們的員工。許多經濟學家估計,恢復購買力和需求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中國國民經濟的復蘇,最終也將決定陷入全球衰退的世界經濟的復蘇。

然而,中國領導人現今做出的對企業和財政的援助措施遠遠小於國外。據《經濟學人》的報道,中國采取的援助僅為國內生產總值的約3%,而德國政府對的德國企業提供的保護傘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的約15%。

來自上海的兩個實例

從兩個來自上海的例子可以看到中國的中產階級在這場大瘟疫中的困境和擔憂。他們幾乎沒有得到國家的幫助。

疫情爆發後,32歲的拳擊教練梁廣霍(音)不得不關掉了去年9月剛開張的健身房。因為沒有想到封城令會放寬,他和合作伙伴三月中旬決定關掉健身房,終止租房合同,"這意味著我們馬上損失了30萬元投資,還必須再花上5萬元把健身房改回辦公室。我們沒有得到任何經濟支持。"他對德國之聲表示,總共他損失了約5萬歐元。

他說,陷入困境的國有企業可以暫停交房租,但他開的健身房以及類似的公司卻沒有這樣的待遇。這在他看來是不公平的。不過,他希望,疫情過後人們會更重視健身和健康,他所從事的行業因此也會有更好的前景。而在此之前,他只能靠戶外教學和網上教學度日。

29歲的高芳(因)從事家具設計,曾在瑞典留學,疫情爆發前就職於上海一家生產創意生活用品的企業,購買力強的女顧客是該公司的主要銷售對象。她說,公司之前就遇到經濟困難,因此她對被解雇並不感到太吃驚。如今,她看到該行業已經有所恢復,並不缺少工作機會。但她仍在尋找合適的職位,希望能夠得到固定的聘用合同,最好是去一家國際化的設計公司。目前,她仍然依靠失業金以及打零工度日。"我其實是個樂觀的人",她說,"但我仍然覺得處於一場危機中。沒人能夠保證一切會變好。我很擔心,如果長時間找不到合適的工作會怎樣。"

刺激方案會有多大?

中國領導人在四月份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為推動經濟給出了方向,要求推動內需和消費,增加公共支出。據南華早報報道,會議還決定增加赤字率,發行特別國債。

但許多經濟學家認為,鑑於疫情發展的不確定性,中國為謹慎起見不會像2008年的金融危機時那樣推出大規模刺激計劃。

四月份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指出:"穩是大局,必須確保疫情不反彈,穩住經濟基本盤,兜住民生底線。 "觀察家認為,中國可能會對薄弱的社會保障制度加以完善。

黨的目標和全球依賴性

新冠危機的一個犧牲品可能是中國的經濟增長目標。在改革開放若干年的兩位數增長後,中國去年的經濟增長約6%。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中國今年的經濟增長率可能只有1.3%。這樣的增長不足以支持習近平制定的到2020年,國民經濟在2010年的基礎上翻一倍的目標。

中國的經濟增長不僅決定於國內消費,國外需求同樣重要。盡管在第一季度大幅下跌後,中國的出口四月份同比增長3.5%,但經濟學家警告,隨著貿易伙伴國取消訂單,出口增長趨勢會出現逆轉。

和美國的貿易糾紛也增加了國際框架條件的不確定性。隨著美國大選的臨近,中美貿易糾紛有加劇之勢。不過,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主任胡謐空(Mikko Huotari)強調,人大不是戰略和外交問題論壇,不會公開談及與美國的沖突。目前的國際緊張局勢會影響全國人大會議,但不屬於其正式議題。

作者: Hans Spross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