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制裁名單上的英國人:BBC專訪阿爾頓勳爵談新疆、香港及英中關係

·8 分鐘 (閱讀時間)
.
.

美國、歐盟、英國和加拿大因新疆和香港人權等問題聯合制裁中國官員,宣佈凍結他們在各國的資產,並對他們和家人禁發簽證。

北京政府隨即對等反向制裁。 英國議會上院因為人權問題發聲數十年如一日而知名的阿爾頓勳爵也在中國的制裁名單上。

阿爾頓勳爵曾長期在英國最老華埠所在地利物浦作議員,封爵之後也以利物浦冠名,並繼續為維護世界各地少數族裔權利奔走,其中包括為中國的宗教自由、西藏人權、以及近年來的香港和新疆人權問題發聲。

2019年10月香港抗議期間,他寫信給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曾經就讀的英格蘭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指責他有「不當行為」,並爭取到校方褫奪何君堯名譽法學博士學位。

那之後,阿爾頓勳爵繼續在英國議會游說,聯署譴責中國針對新疆穆斯林的政策與行為。

阿爾頓勳爵日前接受BBC中文訪問,其間談到的話題除新疆人權以外,還涉及香港、台灣、英中關係等,同時他也表述了對中國和中國人的感情。

個人影響:不能去中國「令我難過」

在談到受中國制裁時,阿爾頓說,制裁其實對他本人並沒有直接影響,因為和制裁名單上其他英國議員一樣,他在中國也沒有資產。 不過,不能再去中國令他難過。

阿爾頓勳爵說,(被制裁)更多感到的是悲傷,因為「我熱愛中國人民、熱愛中國」。

他說,從年輕時做議員時起就常去去中國訪問,前後已有四十多年了,「這期間,我目睹了中國的變化。」

阿爾頓勳爵說,其實,有一段時間中國改革開放的軌跡很好,人們都覺得中國發展方向正確,不再一黨專制,也開始允許人們說話,更加開放、多元。

但是「現在又開倒車了」、「我覺得對中國人民來說這是個悲劇。」

香港與台灣:一國兩制和寒蟬效應

過去幾年,阿爾頓勳爵曾高調支持香港抗議,最近又為新疆維族人權利發聲。 談到他為什麼對中國發生的事如此關心,阿爾頓勳爵首先說他「完全反對任何形式的暴力」, 但是根據他在香港作為國際選舉觀察團一員的所見所聞,(香港發生的)「完全是廣大市民以和平的方式透過投票來表達他們對泛民候選人的支持。」

他說,「世界不應該忘記這一幕。」

阿爾頓勳爵認為,北京強力回應、單方面撕毀在聯合國留有備份、國際條約的《中英聯合聲明》,「也讓人們看清了中國共產黨面目」。

《中英聯合聲明》是中英兩國於1984年共同發表的一份聲明,承諾香港現行社會、經濟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在「一國兩制」下享有不同於中國內地的自由與司法獨立。

China, UK, Hong Kong
1984年12月19日,中國總理趙紫陽和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共同簽署《中英聯合聲明》。

阿爾頓勳爵說,對於香港人民來說,他們原本獲得了一國兩制;那原本是鄧小平和撒切爾夫人當時拿出的一個睿智的點子;也給不同制度的社會和平共處提供了希望與方向。 但是,「我覺得,香港一切都開倒車」。

他說,這其實也等於給台灣問題製造了麻煩,因為台灣人看到香港發生的一切只會變得更加恐懼,擔心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情,擔心有朝一日中共可能奪走他們的自由。

北京多次強調,《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

新疆人權:「官方說法與實際情況不同」

過去一段時間,中國的新疆政策成為國際關注的一個焦點。近期,美國、英國、加拿大、荷蘭、比利時等國會、議會先後將中共在新疆的政策定性為「種族滅絶」、「反人類」行為。

中國官方、官媒指責西方國家虛偽,並舉出英美等發動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介入北非衝突造成生靈塗炭,數以百萬計的人流離失所。北京說,在新疆的政策是要組織維族人接受職業訓練、確保社會安定。

在阿爾頓勳爵看來,官方說法是一回事、當地的實際情況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

他還說,中國破壞人權的做法其實並不僅僅局限於新疆,還包括關閉教堂、逮捕秋雨聖約教會王怡牧師並判他九年刑期;年輕的公民記者和維權律師因為在武漢查詢新冠疫情起源而被逮捕判刑;李柱銘、黃之峰以及其他民主運動領導人被逮捕或是被迫流亡等。

阿爾頓勳爵說,他從政生涯中批評的對象不僅僅局限於中國共產黨,他在議會有40多年為世界各地人權事務發言的記錄。

「無論何時何地發生違反人權的事情,我都會講話,特別是種族滅絶這樣的罪中之最。」

維族維權人士
維吾爾維權人士在英國議會表決前在議會大廈前的公共綠地發表演說

人權與貿易:「有錢能使鬼推磨」?

北京方面長期以來也一直反駁說,伴隨著中國越來越強大,西方所謂的「中國威脅論」調門也越來越高, 並認為那是因為後者擔心一個強大的中國挑戰前者既定的世界秩序,而人權問題只是「作幌子」,真正的意圖是打壓中國。

北京說,過去許多年中國沒有現在這樣強大時,西方國家爭先恐後地要和中國發展經貿關係,並沒有過多關注所謂的人權。

阿爾頓勳爵說,至少從個人方面來講,他數十年如一日對中共破壞人權的記錄提出批評——從西藏問題一直到現在,並不像有些人「現在開始趕時髦了,突然發現中共原來有那麼多人權問題」。

他一直堅持認為不能與那些有種族滅絶行為的國家做生意。

過去四年來,阿爾頓勳爵致力推動英國議會通過《貿易法案修正案》。因為此修正案由阿爾頓勳爵提出,因此又稱「阿爾頓修正案」。

這項法案也被稱為「種族滅絶修正案」。 根據修正案,如果高等法院判定一個國家有種族滅絶行為,英國政府將必須退出和這一國家的貿易協議。英國政府反對通過修正案,目前修正案仍在議會上院、下院之間聽證、投票,處於「踢皮球」狀態。

阿爾頓勳爵在BBC中文採訪期間說,如果(種族滅絶)指控證據確鑿,政府必須通過議會動議,並且討論如何抉擇,這也包括貿易政策。

他說,有錢確實能使鬼推磨。 但是,繼續像以前這樣只談貿易是不行的,「特別是我們已經知道(在新疆)超過一百萬人被強迫再教育、家庭被拆散、家人被送到中國各地」。

四年前阿爾頓勳爵提出議案時,針對的是在迫害伊拉克北部地區雅茲迪人和基督徒少數群體的所謂的「伊斯蘭國」。但是他在BBC中文採訪中說,修正法案在任何類似情況下都可適用,如果西歐國家或者美國有種族滅絶行為也可適用。

華為
華為

英中關係:和中國打交道「十分小心」

英國議會4月22日投票通過無約束力動議,認定中國在新疆對維族人的政策構成種族滅絶和反人類。

動議案無約束力,意味著英國政府無需採取任何實際行動。 但是多數分析認為,這一最新發展將進一步負面影響英中關係,唐寧街10號或許將面臨要求檢討現行對華政策的更大政治壓力。

英國商界、金融界也存在擔憂。脫離歐盟、新冠疫情已經給經濟造成重創,迫切需要與貿易大國加深合作。 在這種情況下,與中國互動中更加強硬的政治立場會不會損害英國的國家利益。

阿爾頓勳爵認為,有時候,要做正確的事情可能就需要損害一些國家利益。 人們必須捫心自問,究竟要做正確的事情,還是繼續做錯誤的事情。

「如果我們繼續支持使用奴工出產的棉花,繼續穿新疆棉的T恤衫或外套,那難道符合英國國家利益嗎?」

至於英中關係的未來走向,阿爾頓勳爵說,他認為,英國自從重新審查華為電訊設備以來已經開始認清中共所帶來的現實。

他舉例說,英國核能工業籌建中的辛克利角核電站(Hinkley Point C)中共資金就佔了三分之一;英國在稀土上對中國也有依賴性; 英國的產業鏈完全被中共主導等, 「現在與中國打交道都十分小心。」

他的話鋒接著又轉回香港。阿爾頓勳爵說,「中共對香港下手、搗毀一國兩制,對我們其實是件『好事』,讓我們看清了他們要在全球壓制言論自由的野心。」

阿爾頓勳爵說,專制、獨裁的國家或許會笑話民主國家動作緩慢、軟弱,但是,民主國家有言論自由、相信多元化。雖然民主國家起初或許沒有專制、獨裁的國家那樣反應快,但從長遠看,「民主是世界歷史發展的大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