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反壟斷 是與美國的制度競爭

·3 分鐘 (閱讀時間)

李世默是復旦大學國際關係及公共事務學院博士,是一名風險投資人和政治學者,現任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諮詢委員會主席、成為資本創始及執行合夥人等。作為政治學者,李世默致力研究和探討中西方國家治理比較和國際關係。

李世默在近日舉辦的「第15屆中國投資年度峰會」上表示,美國在20世紀前期的反壟斷促進了美國的真正崛起,20世紀80年代後對資本的縱容,引發嚴重的社會問題、經濟問題甚至政治危機。他認為,本輪全球反壟斷競爭的背後也是一種制度的競爭,中國現在所處的歷史當口,和20世紀前期的美國有相似之處,能不能成功地反壟斷,將直接關係到能否讓二十一世紀成為「中國世紀」。

從2018年開始,大陸國家層面的反壟斷動作層出不窮,2020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受到廣泛關注。在今年,大陸民眾熟悉的大平台公司,都先後被啟動反壟斷調查。

不出意料,這些動作引起外媒報導抨擊中國,西方媒體關於「中國反壟斷」的報導鋪天蓋地,李世默把這些對中國反壟斷行動的質疑簡單總結成四類:

第一類質疑是說中國反壟斷會阻礙企業創新;第二類質疑扣了一頂更大的帽子,說反壟斷違背了市場經濟,企業間不是靠競爭來決定輸贏,而是要由政府來決定;第三類質疑也是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說中國反壟斷是為了打擊民營企業;第四類質疑也流傳甚廣,說中國反壟斷侵犯私有財產,是想把這些大公司收歸國家。

李世默認為,對反壟斷會阻礙企業創新、違背市場經濟等輿論指責並不可取。在數位時代,反壟斷恰恰是保護創新,反壟斷本身就是市場經濟的一部分。對於反壟斷會壓制民營企業的說法,李世默指出,壟斷導致的扼殺對手、樹立壁壘等行為已經威脅到了中小企業的生存,而它們才是民營經濟最具有活力的部分。

同時,他認為,大規模的私有財富本身就不應該是超越國家、甚至能夠操縱政治的。這一問題也引起了美國學界的廣泛反思。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蒂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在《美國真相》一書中指出,經濟上的過度不平等將不可避免地轉化為對政治權力的濫用。

實際上,大約從2016年開始,反壟斷再次被世界各國政府提上議程。在美國,反壟斷也得到了兩黨的支持,最近,拜登任命了幾位著名反壟斷專家進入政府任職,被解讀為反壟斷的強硬信號。

李世默指出,本輪全球反壟斷競爭的背後也是一種制度的競爭,平台時代下,政府對企業的反壟斷不能僅僅依靠簡單的罰款或是拆分這樣的「反托拉斯」手段,而是要透過直接干預的手段遏制壟斷資本,而這在美國的制度下很難做到。但是中國可以做到,中國也許不需要把大公司分拆,就能達到反壟斷的效果,這是中國的制度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