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拉美:來了就沒想走

Jan D. Walter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貴金屬礦、鐵路線、水電站--中國在拉美的投資領域廣泛。本世紀初,這個來自亞洲的新興國家在太平洋的另一邊為自己找到了新的銷售市場、原材料來源地和投資目的地。但是在經歷一番"中國熱"之後,中國對南美的興趣似乎正在減弱。

根據波士頓大學和美國非營利組織"美洲對話"( Inter-American Dialogue)的一項研究,2005年至2015年期間,中國及其開發銀行平均每年向拉美地區撥出貸款17億美元。但自2016年以來,這一數字逐年下降,直到2019年,貸款減少至2.75億美元。而2020年,中國對拉美地區的貸款額度為零。

同一時期,商品貿易也有所減弱:2000年至2013年,中拉雙邊貿易平均每年增長30%,此後,雙邊貿易一度下降,直到2019年才恢復到2014年的水平。

相互依存

不過,該研究報告的作者之一瑪格麗特·邁爾斯(Margaret Myers)並不認為雙方關系真的降溫。"許多拉美國家都有經濟問題。" 邁爾斯也是"美洲對話"的中拉美項目負責人。

邁爾斯表示:"雙方關系已經太密切了,所以不可能有重大的方針變化。如果阿根廷和巴西的大豆供應出現變數,兩邊的政府都會面臨重大問題。" 邁爾斯補充道,巴西將其幾乎所有的大豆收成都供應給了中國,"目前雙邊貿易關系是健康的,但我們不太可能看到像十年前那樣的增長率。"

中國已吸取教訓

然而,中國人顯然正在重新考慮直接投資的問題。多年來,中國向該地區發放了巨額貸款,尤其是給左派政府。這些國家包括厄瓜多爾、阿根廷、巴西和委內瑞拉。2005年至2019年期間,近一半的中國對拉美貸款都流向了委內瑞拉社會主義政權。本來這些貸款計劃用於擴大石油生產等,以償還該國債務。"但是,該國的石油產量此後卻下降了20%到25%",美國斯坦福大學的拉美專家哈羅德·特林庫納斯(Harold Trinkunas)如是介紹:"因此,中國很可能會像之前許多國際貸款方一樣,在拉美地區得不償失。"

邁爾斯觀察到,與此同時,中國媒體避免提及與委內瑞拉相關的話題。她猜測,中共領導層可能還是希望投資能得到長遠的回報。

棘手的投資目的地

中國在拉美擴展影響力的同時,批評者經常批評歐美國家對此袖手旁觀。但西方投資者不願意在該地區投資不無原因。雖然委內瑞拉可能是一個極端的例子,但眾所周知,在拉美投資具有很高的商業和政治風險。

阿根廷政府債券的買家對此心知肚明。西班牙石油公司雷普索爾(Repsol)也深有感觸,該公司在阿根廷的子公司YPF於2012年被阿根廷政府收歸國有。德國老牌鋼鐵公司蒂森克虜伯 (ThyssenKrupp)為在巴西建造一座鋼廠,耗費了約100億歐元。類似的例子數不勝數。

北京也有相似的經歷。邁爾斯介紹,因此,中國已經開始重新考慮自己的投資項目。北京幾乎不再直接向拉美政府發放貸款,而是更加強調中國公司的直接投資,例如在能源或運輸領域的基礎設施項目。"盡管中國在拉美的經驗越來越豐富,但還是會不斷遇到令其措手不及的新問題",邁爾斯補充道。

明顯的雙贏局面

然而,中國之所以接受這些風險是因為期望獲得政治優勢。"就像在世界其他地區一樣,中國希望利用貸款和投資來獲得聯合國機構的選票和他國對其'一個中國 '政策的支持",斯坦福大學研究員特林庫納斯指出:"但這主要對債務累累的小國有效。"例如,2018年底,薩爾瓦多與台灣斷交,中國承諾協助該國興建一座體育館、一座多樓層圖書館和一座淨水廠等基礎設施。在此之前,多米尼加共和國和巴拿馬也已經承認了"一中"政策,同時疏遠了和美國的關系。

特林庫納斯認為: "對於小國而言,利用兩個超級大國相互對立的關系是非常有用的。"他解釋道,換邊站的目的可能不僅是為了吸引中國的投資,也是為了獲取美國更多的支持。

特林庫納斯接著指出,然而,很多時候,對拉美國家而言,中國的政府和公司只是更具吸引力的投資方。雖然他們的投資往往與使用中國的設備和勞動力掛鉤。但是,中國與西方的伙伴不同,他們並不關心人權、環保或腐敗問題。

新冠危機中伸出援手

因此中國絕對不可能撤出拉美地區。相反,北京現在又將目標瞄准墨西哥政府,而墨西哥是該地區唯一一個與美國仍有緊密經濟聯系的國家。這也是中國最近投資額超過以往的少數幾個國家之一。就在今年年初,墨西哥外長馬塞洛·埃布拉德(Marcelo Ebrard)證實,墨西哥希望加強與中國的戰略伙伴關系。1月下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向感染新冠病毒的墨西哥國家元首奧夫拉多爾致以問候。

在新冠危機中,中國早早就對不少拉美國家的防疫工作提供了支持,例如提供防護口罩。巴西在中國科興研發的"克爾來福(CoronaVac)"疫苗的臨床研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一月底,首批近200萬劑中國科興疫苗運抵智利。

邁爾斯坦言:"中國在疫情中的援助無疑展現了一種團結的姿態。但它們也是中國企業展示其在生物醫學和人工智能診斷領域研發水平的機會。" 她接著介紹,中國也進行了許多地方層面的援助,例如通過中國不斷增長的全球城市伙伴關系網絡。

邁爾斯總結認為,正如在經濟和政治層面,這凸顯了中國與美國作為拉美伙伴的另一個不同之處。"這些國家中的許多國家都在努力解決同樣的問題,並願意制定共同的解決方案。"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Jan D. Wal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