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影視圈再爆偷逃稅事件: 鄭爽步範冰冰後塵?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很多人還對3年前的崔永元舉報中國著名女演員範冰冰簽訂"陰陽合同"的事件記憶猶新。2018年5月,這位前央社主持人手撕娛樂圈,曝光了圈中並不罕見的"陰陽合同"問題。這一度引發影視查稅,波及面很廣。

這起事件最終以範冰冰及其擔任法定代表人的企業追繳總計近9億的稅款、滯納金和罰款而畫上句點,範冰冰也由此被中國網民戲稱為"範九億"。

延伸閱讀:黑天鵝?灰犀牛!崔永元手撕娛樂圈的另類思考

不過,當年演藝圈曾簽訂陰陽合同的顯然不止範冰冰一人。據中國官媒報道,近日,另一位曾經的當紅明星鄭爽也涉嫌偷逃稅問題。不久前,鄭爽剛因為"代孕門"(也被稱之為"代孕棄養門")而成為眾矢之的。如今,她再次面臨職業生涯的沉重打擊,身陷"偷稅門"—"1.6億天價片酬、涉嫌陰陽合同、偷稅漏稅"。

北京市廣播電視局有關負責人表示,已經啟動調查程序,約談涉事企業主要負責人並對相關劇目制作成本及演員片酬進行全面核查。這位負責人也表示未來將嚴格落實管理要求,持續強化監管,嚴厲打擊"陰陽合同"、"天價片酬"、偷逃稅等行為。

財新網在一篇題為《鄭爽涉嫌偷逃稅被調查 與上輪影視查稅有何異同?》的文章中指出,"範冰冰稅案帶來的最大變化是對明星個人工作室個稅不再采用極低稅率的核定征收方式,而是轉為查賬征收的方式"。此次鄭爽事件顯示,"通過拆分收入獲取天價片酬的現象仍然存在,偷逃稅手段花樣翻新"。

文章列出了三種明星的納稅方式。"一是以個人名義,二是以個人工作室名義,三是以影視公司名義。這三種情況,繳納的稅種和納稅金額並不相同。"

其中以個人名義納稅,經濟上不劃算,操作也較為復雜,並非主流。以個人工作室的方式則方便合理避稅。

在上一輪查稅前,各地對工作室個人所得稅往往采用核定征收方式,而非更為嚴格的查賬征收。一些地區還推出了吸引個人工作室進駐的優惠政策。比如,新疆霍爾果斯。

不過在範冰冰偷逃稅事件後,中國有關部門對明星工作室的稅收征管開始收緊,不再采用核定征收的方式,而是轉為查賬征收的方式。很多地區也開始清理"一址多照"的情況。文章指出,這些導致"設立個人工作室的個稅避稅效果大打折扣,但與以個人名義簽約、按勞務報酬納稅來比,這種方式仍可以減除成本、費用"。

第三種通過影視文化公司納稅,則不再繳納個人所得稅,而是繳納稅率25%的企業所得稅,並與個人工作室一樣繳納增值稅和增值稅附加稅。文章在此處特別指出,"在影視文化公司方式下,明星要取得個人收入往往是通過分紅、股息,這時需要繳納20%的個稅",而在實際操作中,明星通常試圖增加幾種收入的界定難度,實現客觀避稅效果。

財新網文章隨後講述了這次鄭爽涉嫌偷逃稅與範冰冰案的不同之處,指出了兩個問題:一個是片酬涉及的4800萬元究竟是打到公司賬戶,還是鄭爽的個人賬戶,若為個人賬戶,則除了企業所得稅外,還需繳納20%的個人所得稅;另一個更大的問題在於鄭爽通過"陰陽合同"、拆分收入獲取"天價片酬"的相關操作。根據爆料,鄭爽與《倩女幽魂》片方簽訂了片酬為4800萬的"陽合同"。同時,片方將剩余的近1.12億元以增資形式注入劉豔(鄭爽母親)實控的上海晶焰沙科技有限公司,其中888.88萬元作為增加公司注冊資本,其余10311.12萬元作為資本公積金,以此作為"陰合同"。"按照爆料提及的方式,鄭爽通過拆分收入、注資的方式,不僅逃避了影視行業的限薪令,還將個稅轉化成稅率極低的印花稅。"

目前,該事件將會如何發酵、是否會引發新一輪的中國影視圈"地震",尚不可知。

4月29日上午,當事人鄭爽通過其官方微博回應稱, "我願意接受並配合一切調查,結果會公布於眾,感謝大家關注 "。

(來源:財新網等)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