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擬禁非公有資本從事新聞業務 言論自由再受限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中國國家發改委上周發布《市場准入負面清單(2021年版)》,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時間從10月8日至10月14日。今年新增的禁止准入事項提到"禁止違規開展新聞傳媒相關業務",具體包括了六方面:1. 非公有資本不得從事新聞采編播發業務;2. 非公有資本不得投資設立和經營新聞機構;3. 非公有資本不得經營新聞機構的版面、頻率、頻道、 欄目、公眾賬號等;4. 非公有資本不得從事涉及政治方向、輿論導向和價值取向等活動、事件的實況直播業務;5. 非公有資本不得引進境外主體發布的新聞;6. 非公有資本不得舉辦新聞輿論領域論壇峰會和評獎評選活動。

市場准入負面清單最初於2018年的版本,禁止准入類僅規定非公有資本不得接入互聯網新聞信息采編業務。2019年則擴大規定,任何組織不得設立中外合資經營、中外合作經營與外資經營的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單位,隔年清單則照舊。

多名中國學者指出,這並非新政,只是對一直以來執行的政策的一次重申。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助理教授方可成對《南華早報》表示:"長久以來一直有這類的規定,但實際的執法是選擇性的"。報道指出,最初禁止私人資本進入新聞媒體是由中國國務院與2005年制定的。2017年中國網信辦頒布《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非公有資本不得接入新聞采編業務。但這些限制只適用於傳統出版業,在過去20年間為私營網絡新聞媒體留下蓬勃發展的空間。本次的清單則將禁止准入範圍從互聯網擴大至整個新聞采編產業。

給非公資本"劃紅線"

中國《紅星新聞》引述中國傳媒大學教授王四新稱,此次重申的核心是要"明確紅線"。"這意味著要限制排除或者控制各路資本,就是非公有以外的資本進入到新聞信息的生產傳播領域,要加強黨和政府對新聞的管控力度。" 他也提到,新聞業務中只有特定業務對非公有資本有限制,主要是針對新聞采編,或者新聞標准的評比等。

中國傳媒大學研究院馬克思主義新聞傳播研究中心主任顧勇華也對該報表示,相關部門擬禁止非公有資本投資和經營新聞機構,主要指的是防止非公資本從事或干預新聞業務。"但這並不意味著在經營、廣告合作上排斥非公資本。"

中國經濟傳媒協會主管的《傳媒茶話會》援引中國社會科學院新媒體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書長黃楚新表示,若意見稿通過,對主流媒體而言,"將敦促其進一步劃清新聞業務和經營業務界限,確保新聞業務始終堅持正確政治方向、輿論導向和價值取向";同時也對商業媒體"指明了'不可為'的領域"。

還有專家對該媒體指出,非公有資本不得引進境外主體發布的新聞是較新的內容,意味著商業媒體不能再編譯境外媒體新聞。王四新認為,這麼做主要是防止一些自媒體"媒體成為國外政治勢力、商業力量的代言人、二傳手,干擾輿論生態"。但自媒體的街坊、原創則不在約束範圍內。

馬雲傳媒帝國被針對?

彭博社報道稱,這是中國今年對網約車、電子商務、課外輔導等多個行業進行全面監管整頓中的最新舉措,加強削弱非公有資本在一系列媒體業務中的影響力。報道以馬雲創辦的阿裡巴巴集團為例,該集團投資了媒體平台、社交媒體、商業平台等,其中包括香港《南華早報》。阿裡巴巴旗下的螞蟻集團則持有財新傳媒的股份。

有網絡評論認為,若意見稿落實,公有資本報道將成為人們獲得新聞的唯一渠道,非公有資本旗下的新聞媒體、雜志報刊等即便不至於倒閉,也將缺乏報道的自主性,顯示出中共當局在加緊全面控制中國社會,尤其是對公眾話語權。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