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疫情後續--對民間秋後算帳 不向官方追責

顏純鈎
上報

根據湖北省作家協會主席方方日記的說法,武漢的疫情確實有減緩的趨勢,方方引述她的前線醫生朋友的消息,武漢的方艙醫院的確有的已經放空,當然,病人有的是出院了,有的是死亡了。

方方是湖北省作家協會主席,屬於體制內高官,疫癥爆發以來,一直清心直說,如此敢言,引起廣泛共鳴。

除湖北武漢之外,其餘地區的感染人數也直線下降,其中有多少水份沒有人知道,但病毒傳播的幅度明顯在減緩中,似乎也是事實。

什麼原因令疫情減緩?官方當然說是抗疫措施有效,但以中共嚴令復工,全國民工大回城,並未引起各地大爆發的情況來看,似乎與封不封城關係又不大。會不會病毒真的對氣候敏感,或經過反復傳播,病毒的傳染毒性逐代下降,那就只好等專家們去論證了。

不管如何,疫情減緩總是好事,一是百姓不必再遭受重大人命傷亡,二是不必再承受漫長的痛苦,生產恢復,生活正常,也減少對外傳播的機會。至於各國自己的難題,只好由各國自己去對付,有的處理得好,有的一塌糊涂,各有因果。

疫癥減退,民間卻興起追責的聲音,整個疫癥發展過程,存在大量政府的失誤。首先,病毒從哪裡來?從美國來,還是中國?從華南海鮮市場來,還是P4實驗室來?是疏忽洩漏,還是人為製造?抗疫被延誤,是武漢地方官的責任,還是中央疾控中心、國家衛建委的責任,甚至是中央政治局以至習近平的責任?抗疫措施方面,封城決策是如何作出的?其利弊如何?全國經濟停擺交通斷絕是否妥當?在封城封路過程中,有哪些違反人權過度暴力執法的違規現象?有多少防控、治療、善後處理方面的工作失誤,引致人命傷亡,如何追究和索償?因強力抗疫而被耽誤的其他病人,有多少失救死亡,多少病情加重,如何究責?

方方主張要成立追責小組,用意當然是政府應該問責。這個小組如果由政府去成立,調查結果不問可知,唯有像香港人一再要求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才有追查真相、論證權責的保證,但是在中共治下,香港人的要求尚且無法實現,更別提武漢人了。

中共官方深知民怨沸騰,早就忙於甩鍋卸膊(撇清責任)了。最明顯的對立雙方,一方是國家衛建委和疾控中心,另一方則是湖北與武漢的地方官。武漢巿長推說中央不授權,國家衛建委和疾控中心則指控武漢先向中央隱瞞了二十天的疫情。

綜合雙方說法,即武漢瞞了二十天才報給中央,中央再瞞二十天才公告天下,實際上武漢與中央是共犯,前後一起隱瞞了四十天之多,造成可怕惡果。上下爭吵卸膊,無非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中國人向來沒有向政府追責的習慣,倒是政府有向民間秋後算帳的習慣。武漢市民在孫春蘭視察小區時,高喊「都是假的!」,孫春蘭一走,小區就被政府報復,更實行全面封鎖。

中共建政以來,土地改革、工商業改造、反右、大饑荒、社教、文革、六四,多少慘痛歷史事件,死傷無數中國人,至今無一單得到真正的調查和檢討。不僅如此,習近平還提出「不能以前三十年否定後三十年,也不能以後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意思即是不管前三十年或後三十年,中共永遠都是正確的,既然永遠正確,又何必調查反省?

大陸人在疫癥當中身受其害,疫癥過後有心追責,這本是正常的社會反應,但官方早就準備了兩招對付:一招是把喪事當喜事來辦,疫癥稍退就趕緊佈置宣傳灌輸,武漢巿委書記的「感恩」說,正反映了官方的老套路,只不過他說得太早了。感恩說以後一定會再來,老百姓創痛過去,民怨沒有那麼強烈時,感恩說仍會大行其道。

另一招是暴力侍候。疫癥過去後,民怨沸騰,再加上通脹﹑失業種種生活困境,只怕民間情緒會一再升溫,到時民變頻生,社會失控,就要動用專政暴力強勢鎮壓。三月一日起,全國嚴控網絡,就是為將來的社會嚴控作準備。

可以預料,疫癥過去,中國人的苦難不會結束,社會矛盾更加激化,會有更多預料不到的悲劇發生。到那時,老帳新帳一起算,官方有官方算,民間有民間算,如何算就不知道了。(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中文大學facebook顏純鈎作者專頁)

※作者為香港作家/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武漢第二批包機返台 361名台灣人終於回家

【影片】全家抹茶季 抹茶控的荷包又要失守啦!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