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成長將進入「五四」新常態?

新冠肺炎蔓延的第3年,各國已陸續採取與病毒共存,謀求疫後復甦階段。然而在華盛頓升息調控過熱經濟泡沫的當下,北京反而繼續執行量化寬鬆,加大基礎建設及資本投入。顯見中國大陸經濟仍存在諸多發展困境,有賴於政府政策持續介入,方可期維繫經濟成長動能。

持平而言,中國總體經濟確實面臨極大壓力。回顧2021年,中共建黨百年期間,北京正式宣布中國全面實現基本脫貧,但隨之而來的並非欣欣向榮的「共同富裕」,而是為了疫情維穩投注大量資源以求「六穩」、「六保」。觀諸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等工作目標,在在顯示出中國大陸經濟表現雖然仍優於全球平均,但實存有危急社會民生穩定的隱憂。

一個經濟體的經濟成長動能可歸納為投資、淨出口與消費這「三駕馬車」。我們可發現2004年以後,固定資本形成「投資」一直是中國GDP結構的首位,占比長期維持在40~46%之間,「民間消費」則是中國經濟增長的第二大動能,相較下「淨出口」占比則呈現趨勢下降。換言之,觀察中國的經濟情勢與發展,首先看投資,再者則看消費。

然而,今年以來的疫情反覆致使深圳、廣州、上海、北京各大政經核心城市相繼實施封控管制。核心城市「停機」,連帶造成的效應即是中國大陸全境範圍的缺工斷料與生產中斷,產業供應鏈隨即面臨挑戰。當受薪階級預期收入減少或在不確定的經濟風險下,導致不敢花錢、不捨得花錢的結果便是消費萎縮。

我們可以想像,在高速公路的車潮中,如果前方有駕駛突然煞車或降速行駛,很快就會引起數公里的回堵車流。這就是管理學所說的「長鞭效應」:「下游市場的小變化,往往會沿著供應鏈由下而上,一路連鎖放大。」也就是說,當消費市場萎縮時,會一路擴大到生產端的萎縮,繼而產生企業減產、就業萎縮等惡性循環。由此觀之,北京領導人要逆轉消費萎縮的乘數效應擴大,其為數不多的手段便是用擴大公共支出和推動基礎建設投資等手段,帶動民間消費和民間投資擴張的乘數效應,以期刺激經濟發展,來達到保民生,保就業的政策目標。

2022年4月27日,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一次會議宣布,中國政府將「全面加強基礎設施建設構建現代化基礎設施體系」。會議指出,要加強交通、能源、水利等網路型基礎設施建設。交通部分包括立體道路交通網、港口建設、城際軌道建設、機場等。能源部分則包括發展分散式智慧電網、油氣管網。水利部分要加強投入城市的防洪、農田水利設施等。顯見,中共中央認識到,全面加強基礎設施建設,不僅攸關國家安全,更是「暢通國內大循環」、「促進國內國際雙迴圈」和「擴大內需,推動高質量發展」的關鍵手段。

我們不知道這一波基礎建設投資,是否會如同2008年4兆「鐵公基建設」惡化中國大陸資源配置的不效率;但不這麼做,中國經濟前景將更不樂觀。至於中國大陸經濟是否能回復到疫情前,或美中戰略競爭前的高速增長?至少從北京對中國大陸經濟成長的預期觀之,中共中央的任務目標已經從2019年的保6退守到2022的保5。而今年第1季中國大陸GDP成長僅4.8%,瑞銀甚至評估,今年全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僅為4.2%;相對10年前,2012年8.3%的GDP增長已幾乎腰斬。

我們應當認識到,經濟成長終究有其極限。過往中國大陸每年將近10%的GDP高速增長已經不再,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中國大陸經濟更可能是GDP年增4~5%間的「五四」新常態。任何期待布局中國大陸的投資者或就業者都宜審慎評估此趨勢的發展。(作者為海基會前董事長、台灣產經建研社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