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卡新規惹起民怨

文山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 這份正在中國司法部網站上公示並征集社會意見的草案,預計將取代2004年生效的《外國人在中國永久居留審批管理辦法》。與舊有規定相比,新規草案略微放寬了外國人申請中國"綠卡"的條件。

比如,舊規定允許"在中國擔任副總經理、副廠長等職務以上或者具有副教授、副研究員等副高級職稱以上以及享受同等待遇"的外國人在連續任職滿四年、納稅記錄良好的情況下申請綠卡。新規草案則對此進行了擴大,允許"國家重點建設的高等學校、科研機構引進並推薦的助理教授、助理研究員以上職稱的學術科研人員"申請永久居留。

而以往不符合綠卡申請條件的普通外籍工作者,今後也有機會申請永久居留。比如,"具有博士研究生學歷或者從國際知名高校畢業,在中國境內工作滿三年",或者"在中國境內連續工作滿八年,其間實際居留累計不少於四年,工資性年收入不低於上一年度所在地區城鎮在崗職工平均工資的三倍。"

而在投資、家庭團聚領域,綠卡申請條件也都有所放寬。

與舊規一樣,新規仍然保留了"為中國科技、教育、文化、衛生、體育等事業作出突出貢獻"、"在經濟、科技、教育、文化、衛生、體育等領域取得國際公認傑出成就的外國人,可以直接申請永久居留資格"這般表述模糊的條款。同時新規還增加了一條兜底條款:"外國人因其他正當理由需要在中國境內永久居留的,可以申請永久居留資格"。新規草案並沒有對"其他正當理由"進行任何解釋。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新規草案2月27日公布在司法部網站上後,立刻引發了社交網絡的巨大反響,中國網民幾乎一邊倒地反對這份綠卡新規,不堪其擾的司法部官方微博甚至關閉了評論功能。

網民的反對主要集中在擔心外國人將繼續獲得"超國民待遇"、擔心異質文化人群比例上升之後改變中國社會主流文化,"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甚至還有人擔心外國人過多會影響社會治安。不少網民以接受了不少中東、非洲國家難民的歐洲為例,認為"歐洲的今天就會是中國的明天",還有人則反感中國官方出台新規草案時提到的"吸納外國高端人才"論調,認為這是讓在"計劃生育"政策中付出巨大犧牲的中國人為外國人騰出空間。

伴隨著對綠卡新規草案的反對,微博、知乎等中國社交網絡上也出現了不少種族主義言論,許多網民直接指責當局"棄貧困線下同胞於不顧 引進好吃懶做的黑鬼",認為新規放寬申請條件,必然會遭遇沒能吸納人才、反而引來"洋垃圾"的後果。還有一些網民更是赤裸裸地將外國人分為"境外華人"、"日韓人"、"東南亞人"、"歐美白人"、"拉美人"、"中東人"、"黑人"等,認為有必要將這些族群區分三六九等、劃分遠近親疏。

"全球最嚴綠卡制度"

中國永久居留制度最早出台於80年代中期,當時的門檻極其苛刻,一直到2003年發放的"綠卡"總數也只有800左右。2004年綠卡門檻放寬後,至今頒發的永久居留證也依舊不到一萬張。因此,中國永久居留證常被認為是"全世界最難申請的綠卡"。

相比之下,居民人口總數只有8200萬的德國,其永久居留證的持有者數量要遠遠高於中國。根據德國聯邦統計局的數據,截至2018年底,全德國共有近250萬非歐盟公民持有永久居留權。與中國的法規相比,德國"綠卡"的申請條件也要寬松地多:在德國合法工作滿五年、能自食其力者便可申請,如果此前在德國高校畢業,這一時限更是可以縮短到兩年。

作者: 文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