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絡審查內幕:一個前任微博審查員的自述

·7 分鐘 (閱讀時間)
劉力朋
劉力朋用親身經歷曝光中國網絡審查內幕(劉力朋提供)

劉力朋曾經擔任新浪微博審查員,對中國的網絡審查有相當深入的了解,也熟知中國是如何利用網絡審查控制輿論風向的。

多年的網絡內容審查工作讓他認識到中國網絡民意的虛假表象和背後的「骯髒」。在擔任審查員期間,他保留了每天工作的審查日誌,後來提供給外國媒體讓外界也能夠窺探究竟。

2020年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期間,他因為擔心北京日益嚴重的全面監控做法而舉家離開中國前往美國,並公開了自己的日誌,曝光中國網絡審查內幕,對抗這個體制。

劉力朋近期在接受BBC專訪時說,他希望通過講述自己的經歷能讓更多人認識到中國網絡審查「每天都在真實發生」,這樣在面對有關中國的信息時就能採取「更有效的策略來解讀」。

Finger pointing at mobile phone screen
Finger pointing at mobile phone screen

「我為什麼要做審查員?」

當初我應徵的職位是微博編輯,工作描述有要求應徵者必須要有政治敏感度,我可以猜到以後的工作可能會是內容審查,但我當時並不了解審查員的具體工作內容,所以還是抱著好奇的心理加入了。

這個工作就像個審查工廠,一個流水線,為什麼我要做這個工作?在中國,如果我不在數字工廠工作,那就是在電子工廠工作。

做這個工作感覺不是很好,好像是個「髒活兒」,覺得自己做了什麼錯事,但是其他人並不覺得,只認為是在混口飯吃。

大部分同事都不會使用自己的產品(新浪微博),因為他們自己是審查員,所以都不會用,只有我和另一個朋友有在使用,因為我是真的喜歡社交媒體,喜歡這個空間可以在上面表達自我。

「沒有培訓和指導手冊」

我們沒有經過正式培訓,其實不需要什麼培訓,任何在中國出生長大,在中國受過基礎教育,大學畢業程度的人都應該理解所謂的中國版政治正確,哪些是敏感詞,在這方面可以說中國的洗腦做的相當成功。

我們也沒有什麼指導手冊,告訴我們哪些是敏感詞要刪貼,哪些能發表,有的是經常接到上面下來的直接命令,告訴我們因為發生了某一政治事件,所有與之相關的字詞都要刪貼屏蔽。

2011至2013年我在擔任網絡審查員期間,一開始接到直接命令要求刪帖屏蔽的每天也就十幾個,到後來一天能有好幾十個要求刪帖屏蔽的敏感詞,再後來要刪帖屏蔽的敏感詞越來越多,一天能有超過200條指令。

「我保留了每天的審查日誌」

因為這個工作,我每天要閲讀大量的內容,可能多達數十萬字,我也保留了每天工作的審查日誌,這些審查日誌我後來提供給了外國媒體,現在我到了美國也整理在中國數字時代網站上發表。

在我記錄審查日誌的時候,我並不覺得害怕,也不覺得這是非常危險的工作,因為我是在後台做審查的工作,我個人也有在用VPN隱蔽個人身份,我是一直到後來回頭去看手上累積的資料的時候才意識到情況的嚴重。

去年我離開中國到了美國,離開中國的原因是我擔心自己的安全,因為我曾向外國媒體提供網絡審查的內容,光是這一點就能讓我惹上麻煩。

(離開中國時)直到飛機起飛的那一刻,一顆心都是懸著的;就像電影《逃離德黑蘭》一樣,在飛機終於起飛後心裏才踏實。

「我決定必須離開中國」

我離開中國的另一個原因是自從新冠疫情爆發以來,中國對國內的控制越來越嚴,到處都是檢查站,到處都要求刷手機掃個人碼,在這樣沒有任何隱私日趨惡劣的情況下我決定出走。

我不希望我記錄的審查日誌如果因為我個人被捕或遭遇什麼不測而從此消失,所以我到了美國將這些內容在網站上發表。

因為有防火長城,中國控制國內的網絡內容控制得非常好,而且近年來也傾全國之力對外發展輿論攻勢,進行大外宣,利用五毛網軍做輿論打手,這樣的情況西方世界少有了解。

我希望通過敘述我個人的經驗,能讓更多人認識了解到在中國,網絡審查確實是存在的,每天都在真實發生的,

有更多的人能意識到這一點,那麼在面對有關中國的信息時,就能採取更有效的策略來解讀。

關於字節跳動和TikTok

TikTok
TikTok在美國引起信息安全的疑慮

TikTok根本不需要網絡審查員,字節跳動有兩萬名內容管理員(或稱內容優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看上面的視頻,所謂的算法,或是機器學習,只能識別視頻中出現什麼物體,什麼動作,但沒辦法判別視頻能不能吸引眼球,只有人工優化才能做得到這一點,所以他們有兩萬人每天在做內容優化的工作,已經把審查內置在內容優化的流程裏面了。

在2018年的時候,字節跳動宣佈要在中國擴充招聘一萬個內容優化管理員,TikTok這個產品大概就是在這之後火起來了,因為他們運用大量的內容優化讓內容變得好看,同時也是審查。

因為字節跳動的內部保密非常嚴格,我們沒有辦法知道他們現在是否在中國審查TikTok,但是在2018年的時候,我曾經去過字節跳動的辦公樓,他們的人力資源經理明確的告訴我他們要做TikTok的審查,但是不能對外公開他們審查海外用戶。

我去的地方是在天津一個高檔的辦公樓的17層,人力資源經理在門口等著我,開門帶我進去,在這棟建築裏面繞著圈走,而不是直接從工作區域通過,他還警告我不要往裏面瞧,非常機密,就像是進入到毒梟的老巢一樣。

我當時心想,乾脆給我套個黑頭套得了。

Clubhouse app icon seen next to a Chinese flag star
Clubhouse app icon seen next to a Chinese flag star

在Clubhouse回答關於新疆審查的提問

我是和中國數字時代網站一起在Clubhouse上面回答網友關於中國網絡審查的提問,我沒想到有這麼多人對這個話題有興趣,人均要提問三個問題。

主持人在節目進行到一個多小時的時候就關閉了舉手提問,但還是有很多問題要回答,我最後一直回答了四個半小時,聊天室裏還有1400多人在線上聽講。

關於新疆問題,中國的審查系統對維吾爾人或維吾爾語是非常歧視的,完全不尊重,任何文明世界遵守的規則在中國眼裏什麼都不是。

如果審查員在後台上看到了維吾爾語,不管他說的是什麼直接刪掉,在直播裏也是這樣,如果聽到有人說維吾爾語就會警告要切換到漢語否則就要關掉直播,

這樣的規則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