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非洲:中非合作論壇的歷史、現狀和未來

·11 分鐘 (閱讀時間)
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
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

非洲曾經是中國打破美、蘇封鎖的突破口。非洲在如今中國與美國的競爭、在中國「一帶一路」計劃中,再次顯示重要意義。

中非合作論壇第八屆部長級會議將於11月29日至30日在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召開。本次中非合作論壇主題是「深化中非伙伴合作,促進可持續發展,構建新時代中非命運共同體」。

據塞內加爾外交部長艾莎塔·托爾·薩爾(Aïssata Tall Sall)介紹,會議將評估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後續成果落實和中非抗疫情況,並規劃未來三年及更長一段時間中非關係發展方向。

外界關注本次會議預計將通過的四份文件,即《中非合作論壇第八屆部長級會議達喀爾宣言》、《中非合作論壇—達喀爾行動計劃(2022-2024年)》、《中非合作2035年願景》以及《中非應對氣候變化合作宣言》會有哪些具體內容。

就中國與非洲關係以及中非合作論壇,BBC中文為您梳理以下六個看點:

高級別論壇

中非合作論壇成立於2000年10月,非洲共54個國家中的53個是論壇成員,唯一沒有參加的國家是與中國沒有外交關係的斯威士蘭(台灣稱史瓦帝尼)(eSwatini,原名史瓦濟蘭)。

史瓦帝尼超過半個世紀一直與台灣保持邦交,是非洲54個國家中唯一與台灣維持正式外交關係的國家。

2000年10月在北京舉行的中非合作論壇第一屆部長級會議,中國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和總理朱鎔基分別出席開幕式和閉幕式並發表講話,突顯中國對這一論壇的重視。

中國最高領導層出席了以往各屆論壇,其中第三、五、七屆中非合作論壇由北京主辦;二、四、六屆在非洲國家舉行時,中國時任總理溫家寶曾前往參加過兩次; 2016年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前往南非共同主持第六屆約翰內斯堡的峰會和論壇。

2018年,習近平在北京再次主持第七次論壇時,非洲國家包括40位總統、10位總理、1位副總統以及非盟委員會主席前往參加,突顯非洲各國的重視程度。

11月26日中國宣佈,習近平將在北京以視頻方式出席中非合作論壇第八屆部長級會議開幕式並發表主旨演講。

基石與踏板

中國官方把與非洲國家的關係稱頌為「發展中國家間關係的典範」。

中國政府在塞內加爾中非合作論壇之前的11月26日發表了一份中非關係白皮書,總結中國與非洲的關係是:中國對外政策的重要基石,中國長期堅定的戰略選擇。

從1956年與第一個非洲國家埃及建交至今的近70年中,非洲是中國突破國際孤立的重要外交步驟。特別是在中共剛剛建立政權之初的1950和1960年代,在與美國對立、與蘇聯決裂的最孤立階段,非洲成為中國的戰略突破口。

中國學者將維護與非洲國家的關係形容為「推進中國形成全球交往格局的一個關鍵踏板或戰略支點」。

1963年12月13日至1964年2月4日,時任中國總理周恩來首次對非洲十國進行了為期近兩個月的訪問。用周恩來自己的話說,這是「打破兩個超級大國在我們周圍築起的高牆,必須走出去」。

據中國後來解密的外交檔案,因為中國民航當年的運力不足,更缺乏國際飛行經驗,周恩來此次「走出去」租用的是荷蘭航空公司的飛機。

1971年,中國在加入聯合國的過程中,非洲國家投下了至關重要的三分之一支持票。

在中國經濟陷入停頓的「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國外交仍然奉行「國際主義」,對非洲的援助「舉全國之力而為之」,在農業、工業、交通、體育、教育、衛生等多個方面大舉援助非洲,其中最著名的項目就是歷時近六年完成的坦贊鐵路。

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員宋微2019年撰文寫道:「中國對非援助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都是中國對外經濟交往最重要的內容。」

中國解密的外交檔案顯示,1973年中國財政對外援助支出達到57.98億,佔中國國家財政支出的7.2%。

1982年12月至1983年1月,時任中國總理趙紫陽出訪非洲十國,是自周恩來以來出訪非洲級別最高的中國領導人。他在訪問扎伊爾(現稱剛果民主共和國)時,中國宣佈勾銷了1973年借出的一億美元債務。

美國《紐約時報》在報道這一消息時曾評論說,周恩來當年訪問非洲時,「中國敦促非洲人起來革命,反對他所稱的西方殖民主義。與他相對照的是,趙先生的訪問強調中國與非洲經濟關係的發展。」

資源與市場

埃塞俄比亞的輕軌列車
由中國承建的埃塞俄比亞輕軌在2015年9月開通。非洲為中國技術和資金提供了廣闊的市場。

自鄧小平1970年代末期主導中國經濟改革開放開始,中國逐步放棄了對非洲的無償援助,開始了與非洲的經貿往來。

在中國經濟迅猛發展的過程中,非洲國家既有中國需要的資源,又有龐大的市場,為中國資本和技術提供了廣闊的用武之地。

中國已連續12年保持非洲第一大貿易伙伴國的地位,但中國在非洲的直接投資為434億美元,只是非洲第四大投資國。根據聯合國的統計,非洲最大的直接投資國為荷蘭。

不過,中國是非洲最大的債權國。

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 Hopkins University)中國非洲研究中心(China 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 的最新估算,在2000至2019年間,中國金融機構與非洲共簽署了1141個債務協議,債務金額達1530億美元。

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召開之際,一些觀察人士即批評,中國在非洲的投資及借貸是製造「債務陷阱」,非洲小國難以償還沉重的債務。

非洲人脈

自1990年代開始,中國曆屆最高領導人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都曾多次前往非洲國家訪問,其中胡錦濤訪問的非洲國家最多,共19個。

隨著中國領導人頻繁訪問非洲,中國與非洲的經貿關係也迅速發展。根據中國官方公布的數字,過去20年來中非貿易額增長了20倍,中國對非洲直接投資增長了100倍。

與此同時, 從2000年中非合作論壇峰會設定開始就承諾為中國國內外的非洲教育提供資金和支持。目前在非洲設有61所孔子學院和48所孔子課堂。

自2006年起,中國還制定獎學金援助赴華留學的非洲學生。中國媒體引述官方數據報道稱,自2003至2018年間,非洲到中國的留學人數增長了近四十倍。在2015和2018兩次中非合作論壇峰會上,中國分別承諾向非洲國家提供3萬和5萬個政府獎學金名額。

跟蹤調查國際高等教育動向的諮詢機構ICEF Monitor2021年4月發表報告稱,從2011年至2017年,中國接收的非洲留學生增加了258%, 僅在2017年就從24個非洲國家接收了74011名非洲學生。

總部設在北京的諮詢機構「發展再構思」(Development Reimagined)還說,將來或許可以看到,「越來越多的未來非洲領導人曾經在中國學習」

「我們看到與中國有接觸和聯繫的非洲政府官員和商業領袖的數量逐漸增加。最顯著的例子有2013-2018年擔任埃塞俄比亞總統的穆拉圖·特肖梅·維爾圖(Mulatu Teshome Wirtu),他曾在北京語言大學和北京大學學習;2010-2019年剛果民主共和國總統約瑟夫·卡比拉(Joseph Kabila)在中國國防大學學習了6個月;津巴布韋前總統羅伯特·穆加貝的女兒博納·穆加貝(Bona Mugabe),畢業於香港大學。」

「隨著非洲與中國的關係變得更加緊密,必須要有懂得如何與中國合作並最終與中國談判的政府部長和公務員......未來,如果這些留學中國的趨勢能夠在新冠疫情之後繼續下去,我們可以期待越來越多的未來非洲領導人在中國學習,從而與中國建立更牢固的關係。」

大國角力

2018年,美國第一夫人訪問非洲。
2018年,美國派出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出訪非洲。

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對中國過去近三十年以來在非洲的活動和影響力並非沒有警惕,也採取了相當的措施,但與中國持續多年的努力相比顯得缺乏連貫性。

從克林頓到小布什,再到奧巴馬,美國多任總統都對非洲投入了較大的關注度。美國前總統奧巴馬2013年曾出訪非洲三國,並在2014年邀請50個非洲國家的領導人前往華盛頓參加峰會,促進貿易、地區和平與未來改善政府管理。

特朗普當政期間多次對非洲出言不遜,其後派出第一夫人梅拉尼婭訪問非洲試圖改善關係。但他是自克林頓1998年訪問非洲以來,唯一在任上沒有去過非洲的美國總統。

就在第八屆中非合作論壇部長級會議舉行之前,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到非洲三國訪問,最後一站恰好是本次中非論壇主辦國塞內加爾。

外界注意到,布林肯一改前任蓬佩奧在非洲訪問時對中國的批評態度,也不再「說教」非洲國家警惕中國的「債務陷阱」, 而是試圖給非洲國家提供一條不同的路線,說服非洲國家與美國達成的協議能讓當地工人受益,也更可持續。

但中國是布林肯在非洲訪問時一個繞不開的話題。他在尼日利亞訪問時表示:「我們在非洲的活動,與非洲的互動,不是為了中國或其他人。而是為了非洲。」

在塞內加爾時布林肯表示:「我們的目的不是要強迫合作伙伴做出選擇,而是要給他們選擇權。當你有多項選擇時,你才能做出正確選擇。」

對此,塞內加爾外長艾莎塔·托爾·薩爾的回應是:「我們有外交自主權,以此為基礎我們不排斥任何人。我們不是只有一種選擇,而是有許多選擇。」

有何期待?

據中國商務部副部長錢克明的介紹,本屆中非合作論壇的重點將放在「支持非洲恢復發展」,從衛生、抗疫、民生、減貧和貿易投資等方面著手,增加中國與非洲在數字經濟、綠色低碳、職業教育等新興領域的合作。

中國駐塞舍爾大使郭瑋最近向當地媒體表示,中國和非洲的民營企業在未來將在中非關係中發揮更大的作用。她說目前民營企業佔中國在非洲公司數量的90%,佔中國企業在非洲直接投資總額的70%左右。她提及即將召開的第八次中非合作論壇「將為非洲民營企業的發展開闢更廣闊的空間」。

中國駐安哥拉大使龔韜也在當地媒體撰文表示,本次論壇將「聚焦衛生合作,產能合作,區域聯通,農業合作,數字合作,環保合作,軍事安全合作,人員和技能培訓等重點領域」,「推動小而美、惠民生、見效快的項目」。

因此有評論認為,本次中非合作論壇上,中國政府可能不會像以往一樣大手筆投資援助非洲國家的鐵路、公路、水庫、港口等大型基礎設施項目,而有可能從新冠疫苗著手,繼續「疫苗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