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變身救世主?塞爾維亞總統痛批歐盟放生 這四國相繼接受北京防疫援助

洪培英
·5 分鐘 (閱讀時間)

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中)雖亟欲領塞國加入歐盟,但雙方仍對科索沃問題有所分歧,同時他與北京交好,加入一帶一路計畫。(圖片來源/Twitter@predsednikrs)

自由歐洲電台/自由電台(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France 24等外電報導,3月15日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state of emergency),證實該國已向中國購買500萬個口罩,且北京將派醫療團協助防疫,成為繼義大利之後第2個獲得中國援助的國家。

中國從疫情源頭轉身成為救世主

截至3月16日,塞國總確病例為48人。歐盟日前決議禁止出口醫療用品,武契奇深感失望,痛批所謂「歐洲團結」根本只是「紙上談兵」,而塞爾維亞在疫情中唯一能依靠的只有中國。

除了義大利、塞爾維亞以外,根據中國外交部,15日菲律賓和西班牙外交部長相繼向中國求援,中國外長王毅允諾將派遣專家前往。

這場全球流行病災難中,中國的角色正在轉變,從令人畏懼的疫情擴散中心搖身一變為翩翩降臨的「救世主」,有時也是被美國欺負的「受害者」

歐美國家病例大爆發,美國、英國、德國、法國等強權自顧不暇,他們若無法盡快控制住疫情,接下來恐怕還會有更多國家轉而投向中國懷抱。

塞國外長:有人希望中國經濟垮台

3月12日武契奇曾向歐盟喊話要求金援,他表示歐盟不能只顧及自己27個會員國,應該把有意加入歐盟的國家也納入考量,包括塞爾維亞。

然而,歐盟決議限制醫療資源出口至非歐盟國家,甚至歐盟內也出現醫療用品進出口爭議。武契奇失望之餘痛批歐洲缺乏團結之心,塞爾維亞只能依靠中國,他還說自己將用「不是那麼禮貌」的方式向歐盟表示抗議。

塞爾維亞因緊急狀態關閉邊境後,武契奇呼籲所有外籍人士「不要來塞爾維亞」,但排除「我們請來的中國人,他們的醫生還有來幫助我們的人」。

由於科索沃問題,塞爾維亞遲遲無法加入歐盟,不過隨著兩國領導人展開對話協商,塞爾維亞有望於2020年成為歐盟成員。與此同時,他們也與北京建立良好關係。

不畏疫情,塞爾維亞外交部長達契奇(Ivica Dacic)2月底訪問中國,強調塞國人民與中國同在,大讚其防疫「非常謹慎」,而且多次指武漢肺炎是其他國家「為摧毀中國經濟所設下的陰謀」。

高度參與「一帶一路」

武契奇政府對中國的信心不只反映在防疫上,在他治下塞爾維亞亦參與「一帶一路」,他直言自己為此「感到驕傲」,並指中國是塞爾維亞最重要的夥伴。

根據OEC(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中國從2007年後一直是塞爾維亞第4大進口國,僅次於德國、義大利和俄國。

歐洲「現代外交」(Modern Diplomacy)評論網指出,中國透過一帶一路強化對巴爾幹半島的影響力,匈牙利與塞爾維亞是接受最多中資的中、東歐國家,約達數十億歐元。

2014年塞爾維亞主辦「中、東南歐國家與中國經濟論壇」,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率團參加,會上兩國協議由中國出資,建設連結塞國首都貝爾格勒(Belgrade)和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Budapest)的高速公路。再加上希臘彼里夫斯港(Piraeus),武契奇指該高速公路將成為「連結東歐與中國的運輸骨幹」。

中國在巴爾幹半島擴張,引起歐盟戒心,武契奇對《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表示,比起與俄國合作,塞爾維亞與北京的關係讓西方世界更緊張。他指歐盟對塞爾維亞的中資「愈管愈多,連美國都沒那麼操心」。

英國脫歐,塞爾維亞、西班牙轉而與中國求援,德國和法國一邊為自家疫情忙得焦頭爛額,一邊面對搖搖欲墜的歐盟。德國週報《週五》(Der Freitag)表示,「西方正在危險之中──我們處於分裂,同時面臨中國挑戰」。

外國人退散!除了來抗疫的中國人以外

進入國家緊急狀態後,塞爾維亞大部分公共場所暫停營運,包括大學、各級學校及托兒所,各類活動及賽事勒令取消,咖啡店和酒吧只能在指定時段營業,同時收治武漢肺炎患者的醫院有軍隊派駐看守。

塞爾維亞關閉邊境,除外交人員及長期定居者,外籍人士一律不准入境;從疫區返國的公民則需接受14到28天隔離,違反者最高可處3年有期徒刑。

該國人口僅約700萬人,武契奇呼籲民眾合作以「保護我國年長者」,他呼籲65歲以上公民盡量避免外出。

3月初塞爾維亞還是少數未出現病例的巴爾幹半島國家,那時武契奇還老神在在,在公開場合開玩笑說喝酒能避免感染。

然而3月6日該國出現第一起確診病例,為一名自匈牙利返國的43歲男子。

更多信傳媒報導
武漢肺炎》歐洲取代中國成為全球疫情最嚴重地區
Fed史無前例兩度降息啟動QE》金融市場暴雨將至 專家:企業將面臨嚴酷生存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