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軟實力的軟肋

石齊平
·3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最近談到中美戰略競爭態勢時,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他說,戰略上,中國戰勝美國的唯一前提,就是必須克服自身體制內的「官僚主義」。否則的話,中國超越美國,最終會成為一句空話。

針對近年來中國內部日益抬頭的官僚主義,李顯龍指出,「這些官僚主義,在中國最主要的表現為,要嘛口號震天價響,極端重視形象工程;要嘛人浮於事,得過且過;要嘛渾渾噩噩,不思進取…」他又說,「官僚主義對於中國軟實力的提升,起著摧枯拉朽式的毀滅作用,它更使得中國在與美國的戰略對抗中,逐步侵蝕著文化的巨大優勢,從而使得自己慢慢處於不利的地位。」

李顯龍的講話立刻引發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也引發了中國內部輿論的熱議。香港《南華早報》、《澳門日報》、《中國紀檢監察》及《環球時報》等都做了跟進的報導與評論。《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其個人公號上也呼籲全社會高度重視官僚主義帶來的危害。他說,雖然官僚主義幾乎是各國或多或少的通病,一場新冠疫情也讓大家看到了美國的官僚作風,但「我們不能與對方比爛」,他又說,毛澤東就對黨內盛行的官僚主義深惡痛絕,曾經在1941及1957年先後兩次在中共黨內進行了大規模的「整風運動」,運動的宗旨之一,就是反對「官僚主義」。

李顯龍談中國官僚主義,一石激起千層浪,竟然引起如此熱議。但看各方論點,卻幾乎雷同:一、均認同官僚主義之害;二、均認為官僚主義幾乎是一「普世現象」,各國乃程度有所差別而已;當然,當下中國的情況相對嚴重;三、卻又都未指出問題的癥結,及因應之對策。

我的看法,這一普世政治痼疾須從三個角度診斷並找出對策:

首先,何以各國均見官僚主義,卻未聞有「民僚現象」,關鍵乃體制有別也。相較於官府衙門,一般民營企業追求利潤、心繫存續、講究效率,此三者乃一而三、三而一之事。兼顧三者,全靠一套升遷獎懲機制。優,或獎或升;劣,或懲或汰。或曰官府也有,沒錯。但企業會倒閉,政府不會關門;機制雖有,在政府卻多數聊備一格也。

其次,何以各國均見官僚現象,問題卻以中國最為突出。這當然與中國文化有關。中國文化除有諸多優點外,在處理人際關係中還有三特色:講關係、講輩分、講派系。一碰到這「三講」,再有效的升遷獎懲機制都得打個七折八扣,甚至廢功。

其三,又為何同受儒家文化影響的新加坡,卻能基本免於官僚主義之害?答案其實已經很清楚了,新加坡那一套政治體制能把那「三講」的空間壓縮到幾乎為零,從而通過升遷獎懲機制的充分發揮,把政府管理得像企業一樣的高效廉能。

李顯龍作為中國的諍友,點出了中國軟實力中最大的軟肋,應該為中國所重視,並有必要進一步就如何能從根本上徹底對付官僚主義,而非靠沒幾年來一次的「整風運動」,從理論及經驗兩方面,向新加坡請益。(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