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還在唱衰美國、高估自己嗎?

世界新聞網

美中宣布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後,川普總統自稱取得勝利。但「紐約時報」專欄作家、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克魯曼卻撰文說,「美國輸了,再次撤退,表現軟弱」。理念偏自由派的克魯曼經常嚴批川普,眾所周知;美國人更常嚴以律己,唱衰美國、藉以反省調整,激發更強大力量。相反,中共治下的中國,卻拚命唱好自己強大,認為美國霸權已沒落,中國將取而代之,甚至自認專制體制優於民主。種種現象,影響兩國很多思考和表現。

中國近年對外犯的最大的戰略錯誤,或許就在低估美國、高估自己。拋棄「韜光養晦」,要積極有所作為,和這種思維大有關係。自認超越美國的底氣主要來自兩方面:一,GDP總量超越美國,即將成全球最大經濟體,如以平價購買力計算,甚至2014年已超越美國。二,硬體建設,如高鐵、公路、城市高樓等迎頭趕上美國,城市景觀比美國新穎;國民儲蓄和負債比,中國人也優於美國人。用通俗的話說,中國人比美國人有錢,金錢帶來自信。

但這樣比較其實大有問題。經濟總量比美國大意義不大,因為論人均所得,2019年中國估達1萬美元(世界排名72),美國人近6.3萬美元(世界排名第8);中國還在努力讓鄉村地區1、2億(官方說只有7000萬)人口脫貧,誰富誰窮,不言可喻。嘲笑美國高鐵建設緩慢、紐約地鐵髒亂、無力改善,人家是100多年前就有的設施,國情不同,見樹不見林的井蛙之見,卻常成官媒和民間炒作題材。

中國近年世界專利申請量、學術論文發表量都超越或逼近美國,但如論品質和國際認可、引用和創新程度,或諾貝爾獎得獎數,中國都被美國拋到九宵雲外;近年誇大5G技術和建設都領先美國,都流於片面,因為勝負還未知。

中國為何習慣低估美國、高估自己?很多原因:一,歷史上,美國被低估的案例比比皆是。二戰前日本結合民族主義、軍國主義交織的愛國主義,認為美國可輕易擊敗,偷襲珍珠港、發動太平洋戰爭,結果嘗到美國兩顆原子彈而投降。希特勒的德國同樣低估美國參戰和介入歐洲戰場決心,導致亡國被瓜分為東西德。前蘇聯同樣低估美國,結果蘇共垮台、蘇聯解體。

美國國土廣大、資源豐富、廣納世界70億人口的精英人才(李光耀語)、科技創新,100多年來人類最重要發明(電話、互聯網、手機、GPS等),絕大多數出自美國。美國內政紛爭和各種毛病(如種族衝突、擁槍濫殺、毒品氾濫等)不斷,被形容成霸權沒落;它掌握能源、創新和強大軍力,世界獨一無二,國家相對年輕,距衰落還很遙遠。

二,美國人崇尚批評政府和國家,儼然成傳統。發明「軟實力」概念的哈佛教授奈伊(Joseph Nye)認為,美國70、80年代就常唱衰自己,認定日本、蘇聯會超越美國,結果適得其反。美國有地緣、能源、貿易、美元和人口結構等優勢,中國遠遠缺乏,中國數十年內或可「逼近」美國,但軍事、經濟和軟實力都無法超越美國。

川普執政後,美媒和民眾唱衰川普和國家的風氣更盛,中國人如當真,就印證了有人戲稱美國擁有世界最大的「戰略忽悠局」,將徹底上當。但這種阿Q式的自我忽悠,卻是當今中國的主流。

三,中共因提高政權合法性需要,常刻意貶抑美國,官媒天天報導美國槍擊、內鬥等醜事。尤其習近平上台後倡議「四個自信」,自認其制度優越超過美國。增強民族信心本不是壞事,但如流於盲目自大,例如華為現象充滿「畝產萬斤」吹噓色彩,就不是好事。

四,川普強化遏制中國,中共用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反擊,「揚中抑美」本情有可原。或許中國官方、民間就存在兩套標準,當局也兩手運用,表面上強硬反美、唱衰美國,發洩民族情緒,暗裡對美讓步屈服,挽救經濟,成為治理的權術。決策層如果真相信美國走弱了,國力不繼,更想大膽挑戰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風險就大了。

2020年習近平當局是否調整策略,避免誤判,得先拋棄低估美國、高估自己的思維,學學人家,讓中國人民也有機會檢討自己,說真心實話。一昧對內稱強、對外逞強的結果,吃虧的反而是中國。中國未必要對美屈服,但經濟仰賴外貿的現實無法改變,鄧小平「韜光養晦」的大智慧,就更值得當局好好琢磨。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34歲生日變忌日!加州星巴克筆電搶案 遇害者是華裔工程師
無人機精準斬首!川普下令空襲巴格達機場 美擊斃伊朗最高將領
高顏值美籍華裔女尋親 中國一群父母搶著認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