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防疫如何失靈(上)】荒謬的通報機制:新病毒無法通報 因系統中的病毒名單沒有它!

謝樹寬
鏡週刊Mirror Media
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遊客。(東方IC)
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遊客。(東方IC)

 

過去幾個星期來,新型冠狀病毒的蔓延讓引中國成眾矢之的。外界批評中國官方在病毒爆發之初,刻意對疫情淡化、隱匿、冷處理,才會造成病毒在全球的擴散。

疫情防治的拖遲延誤,反映了北京專權統治在公衛體系的重大問題。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全球公衛資深研究員黃嚴忠(Yanzhong Huang)早在1月23日《紐約時報》的專欄中,就提到了武漢肺炎的爆發和03年SARS疫情的相似之處,並批評中國政府一開始的回應都是「無作為、否認、欺瞞」(inaction, denial, and deception)。

在2月4日《Vox》的專訪中,他再度指出有具體證據顯示武漢地方官員曾淡化和誤導新型冠狀病毒的嚴重性,解釋了中國的疾病監管體系為何失效,以及他對中國封城等激烈措施可能帶來非預期後果的憂心。

底下是《Vox》的公衛醫療記者Julia Belluz專訪黃嚴忠的部分內容。

 

中國沒從SARS學到教訓?

黃嚴忠說,和SARS相比,這兩次疫情主要的差別在於,中國這次很快就辨識出病原的來源。早在1月初,中國科學家就做出了病毒的基因排序,所以他們可以正確判讀病原、做出排序、並把訊息與世界衛生組織分享。

他說中國在SARS之後,打造了全世界最大、可透過網路通報的的疾病監控系統。這讓地方的醫療人員可以把任何不尋常的狀況回報給北京中央的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遺憾的是,這套系統在這次武漢的疫情中並沒有發揮作用。

通報機制難敵官僚體系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官員也承認系統失效。據他們的解釋,部分原因是他們對於未列入已知病原的病毒,缺乏一套處理的協定(protocol)。黃嚴忠說這實在是奇怪的說法,這等於是說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知道有新的病毒,但是它不在系統裡已知病毒的名單裡,所以他們不知道要如何通報。

另一方面,通報失靈也和中國逐級通報的官僚系統有關。舉例來說,病例確診有三級的確認過程,從地方醫院確定病例之後,必須再由武漢疾管中心確認,然後再送中央確認,才能夠列入確認的病例。疾管中心的官員照理則應該把訊息告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和省級的衛生單位。另外,武漢的衛生當局並沒有檢測病毒的能力,所以他們必須把樣本送到中央的疾病預防控制中心。

隱匿疫情「證據確鑿」

黃嚴忠認為疫情之初官方刻意隱匿了消息。他提到1月29日的《新英格蘭醫學期刊》裡,中國疾管中心研究人員就提到在1月初有醫護人員感染的情況。他形容這是病毒人傳人的「確鑿證據」(smoking gun evidence)。但是官方卻否認人傳人的消息,一般民眾到1月18日才知道這樣的情況。

如今面對隱匿疫情的質疑,武漢官方暗示,是中央的疾管中心誤導了他們對疫情嚴重性的認知,而中央疾管中心則似乎是說他們無權宣布確診病例,它必須由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來宣布。

不過如果回顧武漢官方報導疫情的方式。在1月5號之後就停止了疫情的相關報導,直到1月11日才又恢復。這段期間官方沒有任何關於新型肺炎的訊息,但是同時間武漢則舉行了兩場重大的政治集會,包括武漢市的人大會議和政協會議。顯然,武漢的地方官員是不希望壞消息破壞了政治的盛會。

參考資料:Vox,New York Times

更多鏡週刊報導
【中國防疫如何失靈(下)】中國社會監視系統在防疫期間的運用 可能帶來「始料未及的後果」
【疫情下的種族歧視(上)】中國人歧視武漢人 亞洲人歧視中國人 西方人歧視黃種人...
【紐時評疫情(上)】團結穩定的中國?武漢肺炎讓假象破功

武漢肺炎全球燒
搭捷運要戴口罩?衛福部給出答案
台生戴口罩地鐵遭追打 俄男嗆:大陸人滾
武漢護士滿臉防護罩勒痕 網讚:最美戰士
疫情高峰還沒到 專家預言4月全球大流行
香港肺炎疫情擴散 恐釀新一波經濟危機

今日最夯新聞流量前3名
暴增!鑽石公主號確診再添41例
首位疫情吹哨者 李文亮醫師去世
魄力祭品文「若感染補償百萬元」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