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年女權運動——無處安放的身體與將身體作為戰場

·6 分鐘 (閱讀時間)
芭芭拉克魯格作品「你的身體就是你的戰場」(圖: 作者提供)
芭芭拉克魯格作品「你的身體就是你的戰場」(圖: 作者提供)


【前言】2012-2015年的中國青年女權運動,呈現出反體制、闖入主流輿論議程、青年主體的特點,將運動帶到不一樣的場景之下。除此之外,「身體」也成為運動中很關鍵的要素,本篇將通過對像「裸身反家暴」這樣的身體主導的行動來分析為什麼女權行動者使用身體,以及身體和運動的關係,對女權運動的意義。

2012年,中國女權運動開啟了一個新景象,以行為藝術為主要載體,這群不同以往的更邊緣、跟草根的女權主義者們發起的行動呈現出了反體制、闖入主流輿論議程、青年主體的特點。除此之外,這群行動者呈現出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不斷被許多研究者拿來做分析的面相,就是運動中「身體」這一要素的存在和顯現。所以她們是如何使用自己無處安放的身體,並將身體作為戰場的呢?

最典型的案例,是「裸身反家暴」這一行動。

2012年,由「反家暴網絡」發起的推進中國反對家庭暴力法立法的倡議經過十多年的努力,已經進入到一個關鍵時期,於是包括「女權之聲」在內的女權機構發起了「反家暴立法,徵集萬人簽名」的活動。雖然進行了一些線下的徵集活動,但是因為波及到的人群範圍還是不大,線上響應者寥寥。於是一些女權行動者開始計劃策劃一場吸引眼球的行動來增加簽名人數,於是誕生了「裸身反家暴」。

 


「裸身反家暴」行動。(圖: 女權之聲/作者提供)

該行動發起的立意,從對發起者的採訪得知,是因為女性在生活環境中因為身體常常被物化、被商品化,很多時候會覺得好像自己的身體「不屬於自己」,總是被凝視和被評判。而這個行動,是對女性身體所有權和使用權的重新佔有。這個行動的參與者呈現了非常多元的女性身體形態,與主流塑造當中對女性身體固定的審美標準相差甚遠,意在打破主流審美對女性身體的規訓。無論是「胖瘦」,無論是什麼形狀、什麼性別氣質,都被一一呈現。而反家暴的主題,家暴當中女性的身體被侵犯、被限制、被囚禁、被佔用,與這場行動重新佔有自己的身體也十分符合。


(圖: 女權之聲/作者提供)

該行動的啟發是來源於芭芭拉克魯格的作品,她其中一個作品「你的身體就是你的戰場」,成為這場行動的最核心的主題來源,包括圖片的設計也是致敬於這位藝術家。行為藝術這一形式,成為青年女權者創作和發揮創意同時進行議題倡導的重要來源。

在「The Beautiful Warriors ——Technofeminist Praxis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這本書當中,Christina Grammatikopoulou 提出網絡女權行動有兩個特點:1.擾亂;2.病毒式傳播。而這場戲成功地以擾亂主流審美的身體和形式來奪回了自己身體的主導權,並且最終達到了傳播的爭議和傳播的廣度。最終萬人反家暴的簽名徵集也完成了。 2016年,中國最終推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

這次行動也呈現了反審查的特點,這個行動很偶然性的起意,同時也是行動者剛好想要試探中國互聯網審查的邊界。在行動中,一位行動者將自己的裸照上傳到一個社交平臺,後來被刪除了;於是她將自己的乳頭複製粘貼了非常多,重新上傳,最終通過了審核。以一種戲謔的方式,反思了審查制度的荒謬性,也體現了女權議題當中爭取裸胸權訴求,這種在藝術性和創意性的探索,也讓當時的女權運動呈現出很多不按常理出牌的生機。(圖4)

除了這個行動,身體性的行動是當時青年女權運動當中經常出現的主題。

如2011年的「光頭姐」行動,是因為當時很多高校在高考錄取的時候,同一個專業女生的分數需要比男生高很多才能錄取,一些行動者向中國教育部申請資訊公開,要求知曉這樣設置的原因,結果教育部回復是因為「國家利益」。所以用剃光頭這個形式,這群行動者表達抗議,表示教育部的回復意味=0(什麼都沒有說)。


2011年的「光頭姐」行動。(圖: 作者提供)

還有2013年開始「美麗的女權徒步」,因為當時中國出現了非常多的新聞報導是關於女童被性侵的,一時間輿論充斥著讓女孩、女人在家裡呆著(特別是夜裡),不出行以保安全的聲音,行動者肖美麗以一場長達半年、從北京到廣州、2300多公里的徒步來表示,性侵並不應該成為進一步限制女性的理由(於是選擇徒步這樣的光天化日在大路上行走的女性的這樣的形式來回應),而是應當針對施害者進行預防和懲治,同時在沿途進行講演和政策倡導。從肖美麗的理解來看,將自己的身體作為材料,在徒步過程當中體會到自己就是身體本身,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並且自己的存在是可以造就改變的。


2013年開始「美麗的女權徒步」:性侵不應該成為限制女性的理由,而是應當針對施害者進行預防和懲治。(圖: 作者提供)

為什麼這群青年女權行動者會選擇「身體」作為行動的介質?

其實最初始的原因,是因為對這群人來說,她們只有身體了。不像一些社會精英擁有豐富的社會資源和體制內連接,身體成為這群人唯一的自己可以使用的資源。這是青年們的邊緣身份和草根身份所決定的。

當然女權主義的理念當中,個人政治是至關重要的,在個人生活當中進行女權主義的反思和實踐是作為運動者很重要的一部分,所以個人政治當中,身體的必要性,對自己的身體的審視和感受和重新佔領,是非常重要的。而在女權議題當中,身體是一個不可忽視的主題,女性的身體在社會當中被規訓和被凝視是一生的問題,所以奪回自己身體的所有權,其實每一次都搶回被剝奪的戰場。

邊緣的身份創造激進的行動,這是圍繞著這群人的行動和策略的很重要的出發點。邊緣身份能體驗各種權力的壓迫和追求公正平等的必要性和急迫性,也創造了反擊社會規範和體制壓迫的重要力量,也造就了強大的變革力量。

作者》王青松  中國女權運動行動者,中國#Metoo運動及反就業性別歧視深度參與者和組織者之一,獨立撰稿者。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