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天問一號」邁出太陽系行星探索的第一步

·4 分鐘 (閱讀時間)

上周五(2月5日)中國國家宇航局公布了「天問一號」在220萬公里的距離拍攝的火星圖片,詳細展示了現示斯基亞帕雷利隕坑,火星最大的峽谷水手號峽谷的火星表面照片。

目前中國和阿聯酋的兩個太空探測器本周正在接近火星軌道,一周後美國的探測器也隨之而來。中國正努力在這場火星探索競賽中取得領先。

中國在去年7月23日發射的探測器經過了7個月的飛行,今年2月10日抵達火星軌道,登陸探測器按計劃5月在火星登陸。中國媒體報道說,「天問一號」探測器經過一次發射就完成「繞落巡」的任務,即對火星進行「環繞」,「著陸」和「巡視」,尋找當前和過去生命的證據,並評估行星的環境。

「天問」的由來

「天問」取自中國兩千多年前的著名詩人屈原的詩詞「天問」,賦予了中國太空探索某種歷史繼承含義。另外,中國媒體報道說,中國計劃發射「天問」系列探測器探索太陽系的其他行星,顯示了中國雄心勃勃的行星探測計劃。

2019年初,中國的「嫦娥四號」探測器登上月球背面,成為在月球背面實現軟著陸的唯一國家。2020年12月「嫦娥五號」登月取回月壤返回,成為40年來唯一登月返回的國家。

因此,伯明翰大學的經濟和全球安全問題講師帕拉蒂尼(Steffi Paladini)周日2月7日撰文說,毫無疑問,中國在這場爭奪中奮力爭先,「天問一號」登陸無疑又稱為中國航天探索的另外一個里程碑。

競爭激烈

不過,帕拉蒂尼認為,目前航天大國和私人公司參加的太空角逐遠未產生結果。她說,到2020年12月為止,人類共向火星發射了49個探測器,其中只有20個取得成功。2016年歐洲航天局發射的火星探測器在火星表面墜毀。另外,技術原因迫使歐洲航天局及其俄羅斯聯邦航天局將他們的火星探測器ExoMars發射推遲到2022年。

目前,中國的火星探測器正面對其他競爭者。阿聯酋的火星探測器「希望號」也在進入火星軌道,對火星進行氣象研究。美國宇航局2020年7月23日發射的「毅力號」火星探測器也將在「希望號」一周後進入火星軌道。

中國的火星探測器還要面臨其他挑戰。帕拉蒂尼說,探測器被火星引力所捕捉成功進入火星軌道的難度很大。她還說中國在亞洲的地緣政治競爭者印度同時也是中國在太空的直接競爭者。印度發射的火星軌道探測器首發成功,在2014年抵達火星,因此中國的「天問一號」成功與否對中國更具有重要意義。

帕拉蒂尼說,目前新的太空競爭的特點是,更多美國以外的國家加入,還有許多民營公司參與。她認為,在亞洲國家的太空活動中,中國處於領跑地位,而且中國也有更雄心勃勃的太空計劃。

目前中國正在加緊太空站建設,計劃在2022年在地球軌道建立長期的太空站。

太空與軍事

英國星空新聞的科技記者馬丁(Alexander Martin)在報道中國的火星探測時說,中國國家宇航局和中國政府其他機構一樣缺乏外公開性和透明度,他們對自己的航天計劃不像美國宇航局那樣公開。

法新社的報道說,冷戰後中國大量投入軍方主導的太空項目。自從2003年中國首次實現載人太空飛行後,中國在航天領域一直在大跨步前進。

帕拉蒂尼在文章中說,太空對中國至關重要。中國的航天產業主要是政府資助,國防機構主導。雖然航天產業的經濟意義越來越大,但是商業考慮對中國和其他許多國家都處於從屬地位。

美國國會的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認為,中國將太空視為「地緣政治和外交競爭的工具」。美國認為,中國把太空和網絡空間看作新的戰爭場所,中國把美國看作是這個領域的的主要對手。

帕拉蒂尼還說,按照美國的評估,中國在2017年的航天投入為110億美元,居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200億美元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