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拉閘限電衝擊居民生活 背後三個原因

·6 分鐘 (閱讀時間)
燃煤電廠
中國火電增長幾乎停滯,原因是煤炭價格的高速上漲(圖為燃煤電廠資料照片)。

入夏以來,中國多個省份進入「用電荒」,尤其以廣東、浙江、江蘇、湖南和雲南等省,最為嚴重。

雲南省對高耗電的電解鋁產業進行限電——雲南神火因為限電估計年產能減少超過11%;雲鋁股份也披露因為限電而減產超過24%。

江蘇省也同樣將矛頭對凖高能耗產業,對綜合能耗超過5萬噸的企業進行節能監察,涉及323家企業和29個「兩高」項目。

湖南省電力公司在9月22日預警稱,電力缺口或將超過三成。同時廣東全省各市已啟動有序用電預案,多地工業企業「開三停四」甚至「開二停五」錯峰用電。

這一輪電荒一直持續了整個夏天,但在在9月23日,因為東三省對居民用電進行拉閘限電,輿論反應達到高潮——9月23日下午瀋陽大面積突發停電,持續到當晚陸續來電,有道路甚至因信號燈停電而擁堵;鄰省吉林在同一天也執行限電,省會長春以及延邊的部分地區停電。

去年底,中國就經歷了一輪「電荒」,但尚未如本輪電荒一樣波及居民用電,BBC中文梳理出背後三個可能原因:電力需求增長過快導致的供給相對不足,電煤價格上漲,以及受到「雙控政策」影響。

產能突增

本輪停電多集中在江蘇、浙江、廣東等製造業大省。

疫情持續影響下,中國作為全球少數幾個在受影響下依然開工生產的經濟體,吸引了大量國際訂單。再加上,東南亞持續受到變種病毒影響,國際訂單只好轉投中國。

數據也證實製造業的火熱——中國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顯示,以美元計,8月份出口同比增速加快至25.6%,進口增速加快至33.1%,貿易順差則進一步擴大至583.4億美元,均高於市場預期。

累計來看,今年前8月,中國出口同比增長33.7%,比2019年同期增長30.3%,貿易順差3624.9億美元,同比增加28.9%。

這些數據背後,是企業不斷延長的工時,以及大幅增加用電量。而且中國有「金九銀十」一說,九月和十月經常是訂單高峰期。

中國港口的集裝箱
疫情持續影響下,中國作為全球少數幾個在受影響下依然開工生產的經濟體,吸引了大量國際訂單。

除了工業用電需求增長,今年的高溫天氣也推高了居民制冷的用電需求。

以廣東為例,9月上旬以來,在副熱帶高壓、「康森」及「燦都」雙颱風影響下,廣東省持續高溫乾旱,全省平均最高氣溫達34.4℃,比常年同期偏高2.2℃。

多因素疊加,廣東省能源局官網的消息顯示,截至9月23日,全省統調最高負荷需求達1.41億千瓦,比去年最高負荷增長11%,負荷已七創歷史新高。

煤價高企

面對旺盛的用電需求,電力供給卻跟不上。

首先,今年中國水力發電供應不利,根據中國統計局數據,水力絶對發電量7617億千瓦時,同比下降1%。

而火力發電量也提不上來,8月份,中國火力絶對發電量5167億千瓦時,同比增長0.3%,增幅較7月份收窄12.4個百分點。

火電增長幾乎停滯,原因是煤炭價格的高速上漲。

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發佈的數據顯示,9月16日至9月23日的一周已經達到1086元/噸,同比上漲近一倍,較年初上漲56.26%。

煤礦是澳洲其中一種主要出口貨物。
煤價連續大幅度上漲使火電企業「火電廠發一度電虧一毛多錢」。

中國媒體財新援引廣東一煤電廠人士稱,現在廠標煤價每噸約1400元,折合為成本的話,燃料成本至少每千瓦時0.448元,再加上財務成本等其他因素,「已經是虧損運營」。當地的燃煤標桿電價為每千瓦時0.463元。

背後的重要原因是,中國的電價依然實施管制,電價並不能隨需求上升而上漲,然而煤價帶來的高成本,使得火電企業缺乏動力擴大發電量。

「火電廠發一度電虧一毛多錢,已經虧了一個多月了,這種背景下,電廠怎麼可能有動力增加發電供給呢?都沒有滿負荷發電。」《證券時報》援引業內人士稱。

能耗雙控

需求增加,以及煤價上漲都是中長期因素,去年底的「電荒」也有類似原因,但今年則疊加了政策影響。

廈門大學管理學院特聘教授、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向媒體列出三個原因:電力需求增長過快導致的供給相對不足,電煤價格上漲,以及受到「雙控政策」影響。

「雙控政策」是指實施能源消耗總量和強度雙控,8月中國發改委發佈《2021年上半年各地區能耗雙控目標完成情況晴雨表》顯示,全國19個省份為一級、二級預警,包括此次"缺電"嚴重的江蘇、廣東、雲南等省。

實際上能耗雙控並不是新政策,但由於今年需求上升使各地工業生產加碼,造成用電量高企。林伯強估計往常全年用電量增長6%左右,今年可能要到12%。

江蘇省工信廳副廳長戚玉松也表示,「能耗出現不降反升的局面,主要原因就是重點用能企業無序用能、違規用能。」

東北地區的居民用電受到影響,引起輿論反彈
東北地區的居民用電受到影響,引起輿論反彈。

然而,被上述「晴雨表」點名的地方政府,開始實施嚴格的限電措施。「命令式」限電停產直接衝擊了工業生產,甚至在東三省地區影響了居民用電。

長期來看,中國能源結構以及電力市場都面臨改革需求。林伯強認為,中國相對比較便宜的是居民電價。如果按照供應成本的話,居民電價應該還是要漲一倍左右。不過,發電成本、電力系統的效率、我國的資源稟賦共同決定了中國的電價。

「我認為,未來電價應該會按市場供應成本來改革,但不是因為短期的問題去上調電價,而是如果不上漲的話,碳中和的成本誰來承擔,又怎麼能起到抑制上游高耗能產業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