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MeToo:弦子訴朱軍性騷擾案「證據不足」被駁回,原告將上訴

·3 分鐘 (閱讀時間)
Zhou Xiaoxuan
弦子2018年七月在朋友圈發佈文章,指控央視主持人朱軍四年前對其性騷擾。

中國北京一法院駁回了周曉璇(弦子)針對中國知名電視主持人朱軍提起的在中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性騷擾指控。

海澱區人民法院裁定,弦子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朱軍對她性騷擾,一審駁回訴訟請求。

本案原告弦子指控朱軍在2014年在她還是央視實習生的時候強行撫摸和強吻她。該案被指再次點燃了中國的#MeToo運動,並提高了中國女權意識。不過,中國法院很少受理此類案件,而且中國最近才通過立法明確界定性騷擾。

本名周曉璇的弦子,在2018年於網上發表一篇文章,首次提出對朱軍的性騷擾指稱。該文章在網上引起熱議,並促使許多人站出來講述自己被性騷擾的遭遇。同年,弦子對朱軍提起了法律訴訟。作為中國中央電視台知名主持人的朱軍否認所有指控。

朱軍
朱軍提出訴訟,指控弦子損害他的名譽和精神健康。

在本周二(9月14)的聽證會後,北京海澱區人民法院發佈一份簡短聲明稱,由於周女士的證據 「不足以證明朱先生對她進行了性騷擾」,因此駁回了此案。朱軍尚未發表評論,但弦子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說,她計劃上訴。

弦子還對她的支持者發表了激動人心的講話。許多北京民眾星期二晚上聚集在法庭外聲援她。走出法庭後,弦子談到了她在這場引起全國關注的法律抗爭中所面臨的失望和疲憊。「我覺得我已經沒有辦法再做什麼了。我覺得之前的這三年對我的生命來說是沒有辦法再複製的,我沒有辦法再那樣做三年了。」她含淚說道。

這個28歲的女性尚面臨著朱軍提出的另一項訴訟,指控弦子損害他的名譽和精神健康。

中國法律專家龍大瑞(Darius Longarino)告訴BBC,這一結果是個範例,說明在中國,性騷擾或性侵犯的倖存者「在法庭上面對著險峻、幾乎不可跨越的障礙」,特別是如果他們缺乏 「硬證據」——譬如相關事件的影像記錄。弦子面臨的就是這種情況。

龍大瑞補充說,中國法院將此類案件的舉證責任放在原告身上,這 「不僅使倖存者難以伸張正義,而且還使他們不敢開口。」事實上,在中國,為受害者伸張正義的呼聲越來越高。 1月,中國一部新的民法開始生效,其中明確規定了什麼是性騷擾。

上周,山東省東北部的一家法院駁回了科技巨頭阿里巴巴的一名女員工提起的另一個備受矚目的案件。該女性員工聲稱自己被公司的一名男性經理強暴。 7月,加拿大華裔明星吳亦凡在幾名女性出面指控強暴和性脅迫後在北京被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_QHcxtLp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