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關台倒數 陳文茜:戒嚴威權的遺毒再度被啟動

王子瑄
·3 分鐘 (閱讀時間)
媒體人陳文茜。(圖/取自臉書「文茜的世界周報 Sisy's World News」)
媒體人陳文茜。(圖/取自臉書「文茜的世界周報 Sisy's World News」)

針對《中天新聞台》換照案,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18日下午兩點舉行記者會,由主委陳耀祥主持,說明審查結果為:駁回申請、不予換照。媒體人陳文茜表示,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完全不會以個人政治理念,干預《文茜的世界周報》節目的製播,蔡董事長僅默默支持她並以節目為榮;陳更痛批,換照事件是《衛星廣播電視法》制定時的「戒嚴威權遺毒」再度被啟動,關台的政府從總統到主委都不在當年為民主奮鬥的行列,如今不只享受權力,還成為言論自由的踐踏者。

臉書粉絲專頁「文茜的世界周報 Sisy's World News」今日(24)在臉書發表《文茜世界周報在中天電視台倒數的日子感言》一文,談到自己雖與已故歷史學家、前立委李敖對美國態度南轅北轍,卻能攜手打造節目,因為在自己心中「什麼主義,都沒有老百姓重要」;而李雖是統派,卻能出錢給獨派鄭南榕辦雜誌,可見在李的一生中「沒有一個價值可以高於言論自由」。

陳文茜強調,所謂的「言論自由」就是「它不需要太抝口的語言,就是我看你不順眼,甚至我討厭你的主張,可是我仍然容許你的言論可以有發表的空間。」所謂「民主化」就是「包容」,「不是包容你喜歡的想法,而是包容和理解與你不同的聲音。」而當年的所謂「報禁、老三台、黨禁」,就是「以國家安全為理由,禁止不同的意見,可以發表,可以被聽見,可以組織起來擁有勢力。」

陳文茜感嘆,去年一位政治圈的朋友告訴她,「《中天新聞》換照審查不會過,關定了」,她聽後記在心裡,一步步看著它的發展。自己曾經告訴蔡董事長:「世界周報是我整理一生後最後最重要的理想。」故即便歐債危機等國際新聞,收視率遠不及一則京都暖心食堂的故事,每次出差動輒百萬的經費,平均都得自掏腰包約30、40萬台幣,自己也甘之如飴堅持做下去。

此外,陳文茜強調:「《中天電視台》的老闆可能和我對香港問題有不同的見解,但他不只未曾關切,未曾和我溝通,他還是支付我們龐大採訪費用的人。」陳也直言,關於節目製播內容:「它們迎合蔡董事長的政治理念?一點也不相干,他只是默默地支持我,並且以世界周報為榮。」甚至面對不同的政治立場與人際關係,蔡董事長也只回答一句:「誰沒有朋友?理解啦!」

不僅如此,陳文茜更表示:「當我在街頭為言論自由打架,犧牲自己的青春歲月、前途無量的工作時,今天關台的政府,從總統到主委⋯⋯你們都不在為民主奮鬥的行列。而你們的年齡或與我相當,甚至比我年長。你們是台灣民主運動的逃兵,這個我不怪你們,因為人性面對強權本來怯懦⋯⋯但我現在要説,當年的逃兵,如今不只享受權力,還成為言論自由的踐踏者。這些事,不會只有我一個人記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