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中天關台當然是政治專業問題 不是新聞專業問題

Yuming
·5 分鐘 (閱讀時間)

一、媒體本就有立場

其實順著當下有關中天關台(撤照)與否的主流論述來說,我們可以知道,最在意新聞專業、獨立與自由的新聞學界,對這件事情反而比政治界更團結一致贊成,原因就在於,「媒體有立場」這件事情是大家都可以接受的,這點舉世皆然。

所以,保守派的美國福斯新聞網(Fox News)可以川粉程度爆表到不停撥放川普的競選影片,各式對川普的歌功頌德,乃至各種拜登家族未經確認的醜聞硬碟案(雖然新聞佔比還是沒有「中天變韓天」的時代誇張);以自由派白左甚至被譏諷為「左膠」的紐約時報,也可以川黑到兩眼一抹黑,任何新聞或評論文章結尾,都變成「反共必勝、建國必成」式的偉人歌頌,硬是把沒有因果關係的結論,都導向呼籲讀者無腦挺拜登。

二、中天自我踐踏新聞專業

但中天這幾年來被國家通訊委員會NCC裁罰的原因,主要都是在學術界外審後直接顯示,有太多直接的新聞造假或無查證報導,因此中天累積罰金甚至達到上千萬。

單以新聞專業的自我踐踏來說,中天被關台真的是剛剛好而已。最典型的例子,就是2019年的文旦之亂,中天造謠「價錢太差,百萬噸文旦丟進曾文水庫」這種說謊不打草稿的風格,完全無視曾文水庫蓄水量是否丟的進這麼多文旦,或丟進這麼多文旦,水庫本身可能會變成一瓶柚子醬,這件事情能有多荒謬就有多荒謬。

所以中天關台這件事情可行與否,從來就是「政治專業問題」而不是「新聞專業問題」。因為就新聞專業來說,中天早就應該要被關一百次了。

單以新聞專業的自我踐踏來說,中天被關台真的是剛剛好而已。(攝影:張哲偉)

三、國民黨與民進黨各有盤算

簡單來說,國民黨系統內部雖然意見分歧,也有人認為,瞎挺中天就跟狂吸韓粉一樣,無疑就是嗑藥上癮的飲鴆止渴,結果就是中天拖著國民黨一起被掃進歷史的垃圾桶。但以馬英九前總統為首的泛藍看法,不外乎就是要把這件事,上綱上線成民進黨政府打壓言論自由,所以國民黨這次一定要爽當一回捍衛所有人說話權利的鬥士;相反的,民進黨政府就是投鼠忌器。一方面,沒了中天這隻蒼蠅嗡嗡嗡(不是蜜蜂)當然是覺得很爽,但另一方面,又不想被安一個「打壓言論自由獨裁者」的罪名。

這裡姑且不論「所有人的言論自由都應該被保障」或是「假新聞跟仇恨言論者的言論自由是不是也應該被保障」這種哲學問題,我們還是單看政治問題。若從政治面切入,我認為,現今執政團隊內部,面對立法集團或反對黨滔天口水的巨噴,無論反對聲浪多強、壓力有多大、中天新聞有多爛,或甚至關了中天有多爽,絕對都該排除眾議,讓中天繼續活下去。

這絕對不是甚麼黑暗兵法,全部都是有所本。

第一、人情儲值,隨時可用

我執政團隊賣個私人人情給蔡董和旺中,殺招可以留待關鍵時刻,必要時讓他們閉嘴,這已經功德無量不說,或甚至更重要的時候,丟個大逆風的訊息出來,用俄羅斯資訊戰平常偽裝成美妝、性別或守望相助論壇的模式,必要時才發送假新聞中傷政敵來擾亂敵營。這雖不是甚麼光榮的事情,但也算是以彼之道還之彼身。

以馬英九前總統為首的泛藍看法,不外乎就是要把這件事,上綱上線成民進黨政府打壓言論自由,所以國民黨這次一定要爽當一回捍衛所有人說話權利的鬥士。(攝影:張哲偉)

第二、交好媒體,穩固執政

中天這麼爛都不用關台,如此一來,其它新聞台大可不用緊張。這就是執政團隊對媒體界的招安。過去民進黨高喊黨政軍退出媒體,現在我不僅政媒關係良好,媒體自組派系決定黨務運作方向,甚至我這招,擺明就是要跟媒體圈交好,繼續增加我在台灣媒體界的影響力道。更重要的是,又可以顯得我寬大尊重言論自由,甚麼「達摩克莉斯之劍高懸於頭頂」(中文或稱"懸頂之劍",英文The Sword of Damocles)這種文青式語言,正是當今執政團隊的強項。

第三、讓中天成為韓粉的毒雞湯

中天到底有多爛?真的是爛到家喻戶曉、街知巷聞。拉三民自來墊背的,人家雖然立場鮮明,但至少有在用腦,也不曾編造那些柚子醬式的假料;蘋果雖然腥羶色無底線,但至少錯了就認,更不會自許客觀中立。既然你知道、我知道、獨眼龍也知道,中天收視奇低、內容奇爛、資訊能夠泛出韓粉同溫層的能力也極其低落,不如就讓韓粉留著這個麼一個「毒雞湯」。一方面只會讓這些無擴散能力的新聞繼續在同陣營發酵,增加可監控度、降低影響係數;因此更讓「中天爛新聞」因此成為可控之風險。

人們常說「反串要註明」。但這篇文章到底是不是反串,我真心想留給讀者自己來判定。

※作者為英國布里斯托大學政治社會與國際研究學院博士候選人

更多上報內容:

否認「聲援中天」 柯文哲:我反紅媒但也反綠媒

【中天換照】「NCC別變髒兮兮」 江啟臣籲蘇揆:別當民主劊子手

陳嘉宏專欄:中天換照不是單純的新聞自由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