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的外交訊號

徐宗懋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最近台灣對外關係發生一件小事,雖然小,卻是有外交指標意涵的訊號。亦即,長年向中南美提供西班牙文的台灣新聞的中央社,決定停止這項服務。以後,蔡總統如果與中南美友邦總統、國會議長、民間友人等會談時,不會有西文新聞發送到該國的官方單位或民間新聞媒體。

我特別注意此事,因為這涉及到自己的新聞工作經驗。1983年我開始在《中國時報》跑外交新聞,當時主要的邦交國都在中南美洲,除此之外最有分量的邦友國是沙烏地阿拉伯和南非。

1949年後中華民國的外交即面對重大挑戰,英國是第一個轉向紅色中國的,1971年退出聯合國,1972年東京與北京建交,此後包括美國在內,一個個友邦基於國際現實都走掉了,只有中南美的友邦是死忠派,他們對中華民國的邦誼如同銅牆鐵壁,難以搖撼。

由於我是西文系畢業的,每次中南美友邦總統訪台記者會,我都刻意用西語提問,對方自然十分驚喜,外交部隨行官員也覺得臉上有光,這就是中華民國國際化的水準,我和外交部簡直是在唱雙簧。

另外,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來台時,我也故意用西語發問,當時體育新聞老大哥傅達仁覺得很有面子,後來還頗得意地寫在他的自傳書上。上述種種國際朝野交流的新聞,中央社每天都編譯成西文,傳到中南美友邦的政府單位與民間媒體,提供對方刊登。雙方的堅固情誼就是如此一點一滴累積出來的。

雙方關係好到什麼程度?舉一個簡單的例子,1986年我計畫採訪位於尼加拉瓜和宏都拉斯邊界山區的尼國反抗軍基地,先在美國邁阿密聯繫上反抗軍發言人,然後飛到宏國首都與當地連絡人面洽,卻發現層層關卡,耗時費力,遙遙無期。於是靈機一動,請我們大使館武官幫忙安排我採訪宏國國防部長,結果採訪完我提出去宏國邊境反抗軍基地的請求,對方欣然同意。第二天,一位武裝士兵駕著吉普車來接我,把我一路直接送到幾百里外山上的目的地。

1周後,我到薩爾瓦多,用同樣的辦法,請大使館幫忙安排採訪薩國總統杜瓦特,他們1天就辦到了。我訪問完薩國總統後,提出去叛軍活躍地區採訪。結果,隔天早上又有軍人來接我,這回直接讓我搭武裝直升機飛到內戰區。我們跟中南美友邦關係親密的程度,是國際新聞友人難以想像的。

這些都是過去幾十年外交部、國防部、教育部、農業部門等,許許多多的官員們共同努力累積的成果。其中,西語在搏感情上絕對具有關鍵作用。

全世界國家跟拉美建立密切關係的,無不清楚西語的重要性。所以當得知中央社停止西文新聞服務時,我有點嚇一跳,畢竟目前為數不多的邦交國中,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尼加拉瓜和巴拉圭等國,國際分量和知名度仍然遠高於南太平洋的小島國友邦。

這是否代表一個重要訊號?代表著目前外交工作將全力集中在美國和日本,以及美國所支持的南太平洋友邦,所以開始要疏遠甚至放棄中南美傳統外交陣地。這是否是外交收縮或重點轉移的重要訊號?一葉知秋,這樣的走向非常值得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