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和平還有希望嗎

張慧英
中國時報

看了美國總統川普和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一起宣布的中東和平計畫,只有一個感想:是有多麼不把巴勒斯坦人看在眼裡,才拿得出這種方案?

這項方案巴勒斯坦既沒參與,也立即拒絕接受。原因很簡單,此案根本一面倒地偏袒以色列,雖說約旦河西岸和加薩走廊及南邊的兩塊地成為巴勒斯坦國土,但約旦河河谷、耶路撒冷都屬於以色列,以色列在西岸占地興建的屯墾區也都是以色列領土,巴勒斯坦還必須解除武裝、解散哈瑪斯民兵組織,未經以色列許可不得發展軍隊或軍事力量,從約旦河到地中海這整片土地的安全,交由以色列掌控。

果若如此,這不是之前國際社會企圖促成的以巴兩國方案,而是巴勒斯坦成為以色列的「國中之國」,而且是一個沒有軍事及安全自主權的次等國,領土被以色列切割得零零落落,首都被奪走,被占走的屯墾區土地也拿不回來,巴勒斯坦人當然一口回絕了。

我曾經到約旦河西岸採訪,當時深深感受到巴勒斯坦人流亡在自己家園上的悲哀。以色列人的屯墾區就像加州的豪華郊區,一棟棟的房子整潔漂亮,寬敞舒適的客廳,各種先進的電器,再加上湛藍的游泳池,除了外圍嚴密的安全防衛外,根本和好萊塢電影裡的場景沒兩樣。

巴勒斯坦人的社區到處掛著苗圃的招牌,那是當地少數的產業之一。他們的家窄小擁擠,用品陳舊簡陋,生活水準之所以差以色列人一大截,是因為整個巴勒斯坦人的社會流動被以色列切斷,土地被占領,沒有自己的國家政府,也無法伸張人民的權利。

試想,一個聰明的孩子,生在其他國家,可以在良好教育下成為律師、科技菁英、金融巨頭,或從政當議員、部長甚至總統,但巴勒斯坦的孩子再優秀也沒有前途,因為他們整個民族遭到壓抑,沒有自己的國家、政府、大學、金融等上層組織,大家只能在低層營生中勉強糊口。有時還糊不了口,當時因為巴解的攻擊行動,以色列動輒封鎖巴勒斯坦社區,一封幾個月都有,缺食少藥也不管,經濟活動和產業發展必然受限,一個世代又一個世代的絕望下,累積了多少恨?

以色列占領了西岸、加薩等地,卻不願兼併,因為一納入領土,巴勒斯坦人便取得以色列國民資格,以色列可不想在財政和選票上承擔近500萬的巴勒斯坦人。近年來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狀況有了進步,巴勒斯坦成立自治政府,加薩則是更激進的哈瑪斯掌權,但以巴兩國案的實現仍然渺無機會,因為以色列現在鷹派當道,納坦雅胡因貪瀆被起訴,3月要舉行1年來的第3次大選,得靠民粹催票。川普則是想討好親以色列的猶太裔和福音派選民,並且轉移彈劾案的焦點,因此力挺納坦雅胡,包括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並違反國際共識地宣布以色列的屯墾區並不違反國際法。

其實以巴之局,關鍵還是在力量的對抗。巴勒斯坦靠著國際社會的同情爭取到如今的自治地位,但沒有足夠的實力迫使以色列作更大讓步,提一個讓巴勒斯坦滿意的兩國案。川普的中東和平計畫,基本上是就現狀給以色列更多好處,巴勒斯坦不喜歡?那就維持現狀。占領者的善意不能指望,國際政治真的常是拳頭說了算。巴勒斯坦人想決定自己的命運,這個願望放在現實中,卻是千難萬難。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