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病毒擴散中心》139確診、19死 「一帶一路」讓伊朗成武漢肺炎重災區

邱立玲
·6 分鐘 (閱讀時間)

伊朗庫姆市議員法拉哈尼爆料,在庫姆市死於武漢肺炎的人數高達50人,並批中央隱匿疫情。(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伊朗的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持續升溫,確診病例今(26)日增加了44例,達139人,其中19例死亡。

綜合外媒報導,伊朗衛生部發言人賈漢普(Kianush Jahanpur)透過國家電視台公布最新疫情發展,確診人數增加至139人,其中死亡病例比昨日又多了3例至19例,是中國以外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

伊朗死亡病例19,僅次於中國

賈漢普也敦促伊朗人避免「不必要的旅行」,尤其是前往該國重災區吉蘭省(Gilan)和庫姆省(Qom)。

中東國家目前160多例確診大多數都和伊朗有關。伊朗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也坦承,伊朗要控制該病毒擴散可能需要「一兩三週」。

此外,羅哈尼也試圖把疫情牽扯上伊朗與美國的緊張關係。他在公布於總統府網站的文件上表示,「絕不能將冠狀病毒變成敵人的武器,讓我國停止工作和生產」。

美國經貿制裁伊朗,兩國交惡時,中國「一帶一路」提供低利貸款和大批中國工人到伊朗蓋鐵路、公路、橋梁,成為伊朗最大貿易夥伴,更多陸資進入伊朗開工廠,伊朗也賣石油給中國賺取現金,解決被美國制裁引發的經濟危機。

伊朗疫情擴散對中東地區造成大威脅

但也因為伊、中為親密盟友,往來太密切,目前伊朗已成為疫情最嚴重的中東國家,伊朗衛生部官員就說,是庫姆的「中國勞工」傳播病毒到伊朗。馬什哈德(Mashhad)醫科大學的校長聲稱,在庫姆神學院學習的「700名中國神職人員」是傳播武漢肺炎病毒的幕後黑手。

儘管如此,伊朗客機航班仍然沒有跟中國斷航,目前疫情恐已波及伊朗所有城市,甚至開始對整個中東地區形成巨大威脅。

在伊朗國民普遍質疑政府掩蓋確診跟死亡病例的聲浪當中,什葉派聖城庫姆(Qom)議員法拉哈尼(Ahmad Amirabadi Farahani)周一驚爆,本月在庫姆死於武漢肺炎人數高達50人,他還譴責中央政府隱瞞疫情。

法拉哈尼對當地媒體說,庫姆市有250多人被隔離,周一在德黑蘭舉行的一次會議之後,他發表講話,被伊朗勞動新聞社(ILNA)和其他半官方新聞媒體引用。

議員爆料3周前庫姆就爆發疫情

這位議員說,3周前庫姆就爆發疫情,這50人的死亡日期可以追溯到2月13日。但2月19日伊朗政府才首次通報庫姆出現確診病例和第一例死亡病例。

庫姆市另一位議員Alireza Zakani也跳出來爆料。這位新當選的國會議員周一表示,在過去兩個星期裡,庫姆有42人死亡,其中有9人經檢測為COVID-19陽性,27人為疑似病例。

與此同時,伊朗社交媒體網友留言聲稱新冠肺炎已經奪走庫姆70多人的生命,更是讓各種謠言滿天飛。

衛生部次長才說掌握狀況,第二天就確診

當天德黑蘭隨即出面否認議員們的指控。伊朗衛生部副部長哈利其(Iraj Harirchi)召開記者會時,駁斥法拉哈尼的說法,哈利其說,議員無法獲得冠狀病毒的確切訊息,而且有可能將其他疾病(例如流感)的死亡人數與新冠肺炎死亡人數混在一起。

在24日記者會上,哈利其一邊狂擦汗,卻一邊強調,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否認政府有隱瞞疫情,還信誓旦旦說:「如果議員們能證明他的數字是對的,我會辭職」。

沒想到25日哈利其在公開的影片裡說:「我昨天晚上發燒,到了半夜,我的初步檢測呈陽性反應。從檢測呈陽性反應那一刻起,我一直自我隔離,並開始接受藥物治療。我想要告訴你們─『病毒是不長眼睛的』。」

伊朗衛生部通報,北部的庫姆為疫情通報起點,已有50人感染新冠肺炎,其東北部120公里的首都德黑蘭也有22人確診。

伊朗地圖來源:維基百科。

伊朗鄉下地區疫情完全不透明

但是其他省分跟鄉村地區的疫情完全不透明,同時,官方聲明表明,另有916名患者被懷疑(但未確診)患有該病,因此,伊朗民間和國際對伊朗官方通報的數字,抱持高度懷疑。

新冠病毒在伊朗迅速傳播,使中東地區出現更大風險。區域專家說,伊朗通過宗教朝聖者和工人的旅行與中東地區相互聯繫,加上伊朗經濟形勢嚴峻,更讓德黑蘭難以招架。

Tellimer董事總經理馬利克(Hasnain Malik)說,伊朗是公共衛生基礎設施薄弱的國家,每一千人只有1.5張病床,只有美國或沙烏地阿拉伯的一半。而美國總統川普去年開始制裁伊朗,也導致伊朗無法取得醫療器材,限制該國應對疫情的能力。

中東鄰國確診病例都和伊朗有關,關閉邊境

包括伊朗,已有9個中東國出現確診病例,伊拉克、科威特、阿富汗、巴林和阿曼24日都首次通報第一個新冠肺炎病例,他們說這些病例都與伊朗有關。

黎巴嫩、阿聯大公國、巴林、加拿大都通報源於伊朗的病例,這些情況促使所有鄰國關閉與伊朗的邊界,並暫停往返伊朗的航班。

土耳其、亞美尼亞、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已關閉邊界,伊拉克表示已禁止國人前往伊朗的旅行,伊拉克還關閉與科威特的唯一邊界,該邊界有三宗確診病例,據報導都是來自伊朗的公民。巴林、阿曼、約旦、沙烏地、阿聯酋也停飛往返伊朗的所有航班。

伊朗為宗教朝聖和區域交通樞紐

馬利克說:「杜拜、麥加和伊拉克的卡爾加拉等旅遊和朝聖中心和相關公司,受到影響最大。特別是那些已經負債累累的小型航空公司,受到的打擊最為嚴重。」

伊朗作為宗教朝聖的主要區域樞紐,加劇中東疫情大流行的風險。Chatham House全球衛生計劃主任達爾(Osman Dar)通過電子郵件告訴CNBC:「大量信徒經常聚集在密集的場所,從而增加傳播病毒的風險。」

達爾說,大量難民和朝聖者越過伊朗邊界,來到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伊拉克,這意味著病人可能已經從陸地邊界轉移到這些國家。

據報導,僅在今年1月份,就有約3萬人從伊朗返回阿富汗,每年有數百萬什葉派朝聖者和工人在伊拉克和伊朗之間往返。

更多信傳媒報導
大甲媽被誰「綁架」了?一場鎮瀾宮顏清標與蔡政府的角力戰
白宮經濟顧問談武漢肺炎》納瓦羅:美經濟依然強大 製藥供應鏈須回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