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關係:澳大利亞總理微信賬戶風波

·6 分鐘 (閱讀時間)
Scott Morrison
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

澳大利亞一家報紙周一報道,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的官方微信賬戶被一個「親北京的宣傳組織」「接管」,這一報道引發了一場風波。

悉尼《每日電訊報》的頭條標題是:「中國的網絡。」

大多數澳大利亞人可能不知道他們的總理甚至有一個微信賬戶,因為這個社交媒體平台在該國幾乎只有澳大利亞華裔使用。

微信由中國科技巨頭騰訊持有,在全球擁有超過10億用戶,其中澳大利亞用戶約100萬。

因此,該報道在一個越來越認為中國對其安全構成威脅的國家引起了恐慌。

自2017年以來,對中國的指控包括企圖進行間諜活動、網絡攻擊和據稱對國內政治和社會的干涉。北京否認了這類指控,但澳大利亞政府的立場越來越堅定。

諸如此類最新的消息,政府最尖銳的反華批評者之一迅速呼籲抵制微信。

參議員詹姆斯·帕特森(James Paterson)稱,這一事件是中國共產黨試圖「(干涉)我們的民主,壓制我們的言論自由」。

唯一一位華裔澳大利亞議員廖嬋娥(Gladys Liu)表示,她將停止使用微信。她說,鑒於澳大利亞大選定於5月舉行,「這裏存在一些嚴重的問題」。

然而,對於據稱的國家安全漏洞,澳大利亞情報機構沒有就任何威脅發表任何評論,這或許有些奇怪。

與此同時,熟悉網絡的公民和中國研究人員正在對這些說法進行探究。

Chinatown in Melbourne
墨爾本中國城

微信官方賬戶,也就是允許向關注者推送提醒的賬戶,必須由中國公民註冊。

專家早在2019年就警告稱,莫里森的賬戶可能存在漏洞。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中國問題分析師費格斯·瑞安(Fergus Ryan)表示,一直就清楚,這只是「一個隨機的中國公民註冊的」。

「這一直意味著,在任何時候,該賬戶都可以被停用、刪除、出售;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因為最終賬戶控制權並不掌握在莫里森或他的辦公室手中。」

莫里森的賬號在去年7月停止更新。10月,他的個人資料已被刪除,並改名為「澳華新生活」。

去年11月,該賬號獲得了一個組織的授權,而非個人賬戶,這一改變至少需要微信一定層級的批准。

墨爾本迪肯大學學者楊帆(音譯)在澳大利亞研究微信平台,她表示:「(報紙)報道發佈的時機令人懷疑。」

賬戶到底怎麼了?

新賬戶尚未發佈任何內容,因此,楊帆和瑞安都質疑,這家新聞集團的報紙和政界人士怎麼能給它貼上「宣傳機構」的標籤。

澳大利亞其他媒體的研究很快從另一個角度解讀了這個故事。

澳大利亞特別廣播服務公司(SBS)聯繫了該賬戶的新的所有者——一位名叫黃愛鵬(音譯)的商人,他並不知道這是莫里森的賬號。

他說,他從註冊用戶那裏購買了這個賬戶,因為該賬戶已經在特定人群中擁有7.6萬名粉絲。

隨後騰訊也否認了澳大利亞政府的說法,稱「沒有證據表明存在任何黑客或第三方入侵」。該公司補充說:「這似乎是一場賬戶所有權糾紛。」

中國外交部表示,澳大利亞的指控「純屬毫無根據的詆譭和污蔑」。

但這時,公共對話已經變成一場更大的辯論:政府議員提議禁止這款「不可靠」的中國應用。這曾引發美國前總統特朗普以安全為由禁止微信,最終被法院阻止。

但一些分析人士表示,抵制的最大影響將落在澳大利亞華裔身上,對他們來說微信是日常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它最常被用來與在中國的家人交流,但它也是一個市場,一個社交空間,甚至是一個支付平台。

它也是一個巨大的新聞來源。2021年一項調查發現,超過50%的澳大利亞華人為此使用該應用。

澳大利亞各政黨於2019年使用該應用,為了在當年的選舉中鎖定選民。澳大利亞下次選舉將於今年5月舉行。

澳大利亞華裔約佔總人口5%,在悉尼和墨爾本的搖擺選區中佔很大比例。

「當進入政府和成為反對黨之間只差幾個席位時,微信的使用可能真的具有決定性。」瑞安說。

但他和其他安全分析人士長期以來一直呼籲政界人士退出該平台。

這主要是因為微信和中國所有的科技平台一樣,都受到了嚴格的審查,並受制於中國共產黨制定的內容限制。

即便在2020年12月一場外交風暴中,莫里森在該平台上被審查,但他仍繼續運營自己的賬戶。在那次事件中,主持人刪除了莫里森對中國外交部一位發言人的官方回復。這位發言人在推特上發佈了一張可怕的、經過修改的照片,照片中一名澳大利亞士兵傷害一名阿富汗兒童。

為什麼現在要抵制?

對於瑞安來說,對於騰訊何時及如何回應總理辦公室退還該賬戶的請求,存在一些合理的疑問。騰訊和總理辦公室都沒有回應BBC關於此事處理的詢問。

「但我發現很難認真對待政府(關於外國干預)的說法,因為他們似乎以前從未認真對待過這種情況。」他說,「現在,在政治上更應採取權宜之計的時候,他們卻在呼籲抵制。」

他表示,鑒於政府在6個月前失去了對該賬戶的控制,這對政府來說應很「尷尬」。

A screenshot of Scott Morrison's new WeChat account with its new profile
莫里森之前的微信賬戶現在變成"澳華新生活",為澳洲華僑提供生活資訊

「但他們把這件事交給媒體並敘述的方式,在某種程度上激發了社區的情緒。對中國、中國共產黨及其對澳大利亞政治的干預的擔憂是一個真正的問題,這有必要。但很可惜,因為在這種特殊情況下,我不認為在沒有證據支持時就應該用這種方式描述它。」

楊帆還說:「公眾對中國科技的焦慮正被用來在選舉前鼓動一場政治運動。」

楊帆稱,這種焦慮已經轉移到了澳大利亞華人社區。

去年,幾名澳大利亞華裔被議會質詢是否效忠澳大利亞,這一質詢引起了爭議。其他人則選擇退出公共生活。

她認為,一些包括對中國企業和產品的審查源於偏見。

「人們對微信可能帶來的不確定性感到焦慮,他們不知道用戶在微信上做什麼,而微信在中國僑民中似乎如此廣泛。」

「但這種假設是建基於語言障礙,而且該領域還沒有以英語為母語的人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