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俄三角關係:冷戰的博弈教訓和「美國最大的戰略失誤」

·5 分鐘 (閱讀時間)

俄羅斯總統普京最近指美國正在「重蹈蘇聯覆轍」,令人回想起冷戰期間美中蘇的大三角博弈,以及美國「離間俄中」的戰略。

美國總統拜登6月16日將同俄羅斯總統普京在日內瓦舉行峰會。這是拜登就任以來與普京的首次面對面會晤。

美俄關係近期由於一系列問題跌入低谷。

白宮透露,拜登將和普京探討一系列「緊迫」問題,包括俄國軍方在烏克蘭的活動、俄羅斯黑客、俄羅斯打壓異見人士等問題。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6月7日對記者說,拜登將在戰略穩定問題上對俄羅斯表態,討論在軍控和核武方面下一步如何減少緊張。

美國媒體報道認為,薩利文此言顯然下調了對美俄峰會的希望。拜登總統和他的外交顧問似乎在執行對俄羅斯強硬的政策。

此前在特朗普總統時期,美國似乎更希望採取 「分而治之」策略對付俄羅斯和中國。他們試圖模仿1970年代初基辛格對蘇聯和中國採取的又拉又打的策略。

特朗普任期內的國務卿蓬佩奧曾說,同時與中國、俄羅斯對抗,應該利用俄羅斯對中國的擔憂,破壞他們的關係,讓俄羅斯同美國一起對付中國。

但近期俄羅斯、美國和中國的許多專家評論都認為,美國試圖緩和同俄羅斯的緊張關係、集中對付中國的策略很難奏效。

俄中利益重合度高

在中國的國際問題學者認為,冷戰後美國多次背叛俄羅斯,因此普京不信任美國政府。中國外交學院學者李海東在最近《環球時報》的評論中還說,美國戰略家希望普京-拜登峰會取得突破也是一廂情願。

評論引述一個在北京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專家說,美國及其盟友希望俄羅斯衰落,而中俄關係則在互信的基礎上持續發展。

普京6月4日說,俄中關係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水平」,雙方有廣泛的共同體利益。他對新華社說,俄羅斯要同中國在更多領域深化兩國的合作。

普京在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期間同世界主要通訊社負責人舉行的會議上做出以上評論。

同期,中國外長王毅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通電話,雙方承諾中俄在兩國核心利益問題上彼此提供堅定的支持。拉夫羅夫還說,俄羅斯願意和中國在國際和地區問題上進行密切戰略協調,在事關雙方核心利益的問題上彼此提供堅定的支持,共同反對霸權主義。

「美國走蘇聯老路」

普京6月4日講話時還指美國過於自信、對北京和莫斯科構成威脅,而且說美國正在「走蘇聯老路」。

普京說,「作為蘇聯的前公民,讓我告訴你,帝國的問題在於他們以為自己如此強大,他們能夠不在乎誤差和錯誤。」

「但是問題會不斷積累。到了某個節點,他們就無以為繼。美國現在走蘇聯的道路,他的腳步如此自信和堅定。」

冷戰期間為什麼美國和中國能夠接近、共同對付蘇聯?一般分析都認為,主要原因是當時的蘇聯對美國和中國都構成了威脅。而在目前的中美俄三角關係中,是美國讓俄羅斯和中國感到了威脅。

卡內基俄羅斯和歐亞項目主任尤金•魯默(Eugene Rumer)和該中心研究員理查德·索科爾斯基(Richard Sokolsky)撰文指出,美國同時同中國和俄羅斯交惡是目前中俄伙伴關係的基礎,中俄都希望遏制他們眼中的美國霸權,即美國推行民主和單方面使用武力的做法。

他們認為,冷戰後美國無論是在宣傳和實踐中,在促進民主的同時都一直在批評俄羅斯和中國國內缺乏民主,支持國外的專制政權。這種做法被中俄兩國視為對他們主權的侵犯和威脅。而且俄羅斯和中國都認為,美國接近他們邊界的聯盟和軍事存在威脅到了他們的國家安全。

「美國的戰略失誤」

冷戰期間的中蘇分裂在1969年發展到了在珍寶島的武裝邊界衝突。當時雖然中國是中美蘇三國當中實力最弱的一方,但卻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因為中國偏向任何一方都能改變美蘇對抗的平衡。

冷戰中的美蘇中「大三角」的系被學者描述為意識形態和地緣政治對抗的零和博弈。

今年一月底,一位據說是有和中國打交道豐富經驗而且專業知識精湛的美國政府前高級官員模仿1947年署名X的文章撰寫了一篇主張遏制中國的文章。

美國外交官喬治·凱南1947年發表的「X論文」被認為給對蘇冷戰提供了重要的理論依據。

這位美國政府前高級官員的匿名文章說,21世紀美國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在習近平領導下越來越專制的中國,中國不僅是美國的問題,而且是對整個民主世界的嚴峻挑戰。

文章建議,不管美國是否喜歡,都要同俄羅斯調整關係,並說離間俄羅斯同中國的關係至關重要,「過去十年讓俄羅斯全面滑入中國的戰略懷抱將被認為是美國政府所犯下的最大的單一地緣戰略失誤」。

不過尤金•魯默和理查德·索科爾斯基在莫斯科卡內基中心發表的文章中認為,像冷戰期間聯中反蘇一樣,現在美國希望聯俄反中的是對歷史的誤讀。目前中俄兩國除了有重合的地緣戰略利益,雙邊經貿關係的互補性也很強。

那位在北京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國際問題專家在《環球時報》的評論文章中也說,現在的情況完全不同,「現在是美國表現得像過去的蘇聯、促使其對手彼此接近,而不是中國。」